第135篇:小禮物和大禮物

日期:2014-12-24,農曆十一月初三,星期三
地點:南丫島一帶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00

朱先生的艇上
朱先生的艇上

「來了沒幾天,還以為你明天才走。」祖母對我說。

「我會密密來看你的啊!」我說。祖母差不多九十九歲了,在她的心目中,也許我仍是那個揹著上菜市的小孩子。

離開故鄉的大門,坐車到廈門機場乘晚機返港。

早上起床,繼續一切熟悉的生活。而那種蠢蠢欲動的釣意,又發作了。

「請問今早朱仔出艇嗎?還有沒有一位?」我知道艇家一定早起,有Whatsapp真好。

「出,你可以來。要蝦仁嗎?這陣子那些魚愛吃蝦仁。」艇家回應。

「好!」實在太好了!不知道由那時開始,出海,彷彿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今天是聖誕前夕啊,連孩子的禮物也未買,就趕著去釣魚,不好吧?」心裡面最正直的「大哥」出聲了。

「晚上才買也未遲!釣完魚開開心心去買還不成?」另一把聲音說。那很明顯是三弟,那個愛創作,愛玩的小子。

「大哥」這幾天看來有一點鬱悶,或者出出海也是好的,所以再也沒有說甚麼了。

艇家直出南丫島。

「聖誕老人會否派禮物給我呢?」不記得那年自己是否六歲,不記得有誰告訴我聖誕老人的故事;只記得在平安夜,悄悄地把一隻襪子放在枕邊,然後安然入睡。

第二天早上起來,那隻襪子裡當然甚麼也沒有。

「釣得啦!」船停下時,船家說。

把蝦剪粒,勾在兩個分叉鉤上。「美兒」喜孜孜地放下魚絲。

「卡卡,卡!」一分鐘不到,海底已經有反應!

「上來!」美兒叫著,一條䱛仔就這樣上水了。

「卡卡!」再放下魚餌不久,又是小䱛,八吋那種尺碼。

「卡卡,卡卡!」這個魚訊頗有勁兒,上水的時候,仍不停發力。

原來是一條八吋紅杉。

「極好!」心想,開場不到半小時,桶內已經有六條魚了,勢頭真好。

海面好像有一層薄薄的霧氣,大概是水的溫度比空氣暖得多吧?

「你的蝦仁最好剝殻啊,會更易上魚的。」忽然聽到船家在旁說,於是把殻去掉。

之後的兩小時,魚訊非常豐富。

「上半場13䱛,8紅杉,1馬友郎。」我在金美群組發出短訊。

中場魚穫
中場魚穫

今天真順手。

「爸爸,你知道有聖誕老人嗎?」又有一年,剛為人父不久,年幼的女兒這樣問我。

「你乖的話,晚上聖誕老人就會派禮物給你的了。」我認真地說。

之後,許多年的聖誕,我們都玩著聖誕老人的遊戲。不記得從那一年開始,這個「秘密」後來變成一種「默契」。雖是如此,「聖誕老人」有時也等到午夜時份孩子睡熟了才出場。

「卡卡!」忽然有一個強魚訊,之後又消失了,真奇怪。

把絲不經意地絞上的時候……

「小心,力度好強啊!」美兒說。噢,原來中了魚!

把魚絲不斷絞上時,仍感到那種力度比之前的䱛和紅杉強頑得多。

現身了!原來是一條十兩的大䱛。上水後忽然鉤脫了,魚在甲板上彈了幾下。我連忙雙手把牠按著,生怕走掉。小心地把寶貝放進水桶。

毒王的黃花
毒王的黃花

「咦!是黃花啊!」船家經過時,看到水桶說。

「是黃花嗎?怎樣分啊?」我問。眼前明明是銀色的大䱛,不敢肯定船家是否跟我說笑。

「是靠經驗的。就好像分辨一個人是中國人,日本人,或者是韓國人一樣,很難描述這種細微的區別。」船家的解釋又的確頗有道理,魚的分類真的要靠實物,多看,多學習。

船家立即把那條魚放進我的冰箱,說不見光會漸變金黃。

「不知聖誕老人今晚會來嗎?」前年聖誕,故意試試女兒們的反應。

「爸爸,別做作了,我們早知你就是聖誕老人啦!」女兒們說,然後告訴我想要的禮物。

每個遊戲也有結束的時候。

四時左右,冰箱內裝了約五斤的魚穫。

「真是一份聖誕禮物啊!」我快樂地跟船家說。

「這份只是小禮物而已。基督降生那份不可思議的愛,才是大禮物啊!」心裡的大哥一本正經地說。

是的,大哥。

吃過晚飯,走在銅鑼灣的街上,

迎著寒冷的風,

懷著感恩的心。

(後記:或者有一天,正在閱讀的你,也追尋,那真正聖誕的快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