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篇:四大長老

日期:2015-01-03,農曆十一月十三,星期六
地點:西貢火石洲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6:45

火石洲
火石洲

早上跟近期的兩大高手,黑人和莊臣,再出海應邀「白立的戰書」。

「黑人」是德哥的朋友,德哥是白Sir的朋友。就是這樣,黑人就加入了金美爆釣團的群組。黑人可能長期操練釣功之故,所以膚色明顯比較黑,故其名。擅長手絲,在一些似沒有甚麼魚的水域,也常有教人驚喜的魚穫。不過最近……

「今天帶了枝筏竿,不知道用不用得著。」黑人指著用布套包著的筏竿,說。

「應該用得著的。」我說,想起筏狂在上一役以筏竿回應了白立的挑戰。

「不過……」不過心想,每個人最好是用自己最有信心的工具。

其實不只黑人最近才開始積極玩筏,還有鐵人,也在操練這門技術。相信跟筏狂的推廣不無關係。

「毒王,不如你也來修筏啦?」有一天,筏狂說。

「哈哈,暫時不買竿啦。兩枝已經夠煩。」毒王說。

想起來,筏狂的毒性,只有比毒王更烈。

至於莊臣,最近被團友們起了兩個綽號,一叫做「戰神」,又叫做「連戰」。莊臣因為轉新工作,所以在一月之前的時間比較鬆裕,有多次連續四天出海的紀錄!相信除了細陳這種發燒友之外,也很難遇到對手。莊臣最出名是擁有「給我一條魚,就夠了。」的這種心懷,可說是一種「釣道」,大概可以出書啦!

「早晨呀,根叔,你今天特別精神!」上了根叔的艇。根叔的口音似潮汕人,樣子硬朗,但說話卻又帶點謙遜,在他的艇感覺自在。

在五級風下,船直出橫洲。

「今天的天氣比上星期好些少,起碼有陽光,應該不會太差吧?」心想,看著船經過內港時,海水相當平靜。

不知為什麼,上星期的悶意似仍未消退。出海,最怕信心不足。

船擦過伙頭墳洲時,海,開始露出真面目了。

「哈哈,來挑戰我們吧!」海浪開始沖擊船身了。

船在靠近橫洲的南面勉強停下,我們在船左搖右擺不停的環境下,放下魚餌。

可是卻,沒有一絲魚訊。

橫洲愈來愈大浪,非常難釣。船家決定轉位,躲進火石洲的西面。

這裡好像一個避風港,遠處見到漁農自然護理處的船隻。

「我感到有一些魚訊。」黑人說。

「沒有魚訊啊!」美兒說。(見註)

在這個釣點,沒有人釣到魚。

船家再轉位,圍繞著火石洲。

忽然,莊臣有魚訊,上水的,是一條大石狗。

「我也有大狗啊!」不久,美兒也開心地上了一條大石狗。

黑人整個早上,沒有魚穫。

「好辛苦啊!」因為浪只見愈來愈大,跟上一局已經有過之而無不及了,心口的悶意愈來愈強。

「我們轉出去啦!」兩點未到,船家說。真是一個非常有挑戰性的決定,因為愈出,就愈大浪!

於是,我們又來到火石洲和橫洲之間。

「是上次斤頭黃腳立的排口啊!」看到地理位置時,心想,這個排口非同小可。

這時候只能夠心想,不能開口,否則很易嘔。

「哈哈,來挑戰吧,來挑戰吧!」強勁的海浪不停拍打,船比之前的任何位置都搖擺得厲害。

「這種環境下,海底還會有甚麼魚?」但聽人說,風大魚大。

忽然,黑人似有異樣!

「是大的。」黑人說,只見到黑人用手絲駕馭著對手。

「不是雞泡吧?」上了不少手絲之後,對手仍然力度強橫,黑人這個推測不是沒有理由的。

不記得是根叔還是莊臣用撈箕了,請上水的,是一條非常標緻,外表威武的沙立,足一斤三兩!(電子磅720克)

沙長老,你好!

黑人的斤頭沙立
黑人的斤頭沙立

「我還是頭一回釣到這麼大條的沙立!」黑人說。是的,釣魚,就是要破自己的紀錄啊!

「啊!嘩啦嘩嘩噢!」忽然間,胸口的悶意爆發了!兩年來第一次,嘔吐了!

我也「破」了自己的紀錄!

「天啊!」人在天地面前,實在不愖一擊。

那邊廂,船家根叔,似乎遇上另一位勁敵!

只見根叔,在船極度搖擺下,仍站穩馬步,一手手起絲!

黑人操著撈箕侍候。

對手現身了,撈上來的,竟然是,

一條兩斤五兩的海紅斑!(電子磅略過1400克)

「這條魚啊,要七百元一斤!」根叔說。

「卡擦!」根叔的英姿,立刻拍了下來。

根叔的英姿
根叔的英姿

根叔,你是最勁的!

大長老,歡迎上水!

全船精神為之一振。

「有魚啦!」美兒忽然說。

不過勁道不大,上水是另一條大石狗。

兩點半過後,莊臣開始使出「我要一條魚」的大法,這門學問真的學不來,但見莊臣不停駕馭對手……

終於請上水了!

原來是白長老!十兩白立一條!

今天的「白立戰書」給咱們的莊臣爺接了啦!

莊臣的白立
莊臣的白立

莊臣的開心,是最直接的。

之後,魚訊又靜了。

四點未到,距離回程的時間愈來愈近。

毒王已經嘔得七七八八。

「天啊!毒王,別再出海了!」心想。

忽然,莊臣在不經意之下,再度發功,只見他這次的魚絲被拉得筆直!

看到他一手手拉上來時,我連忙拿著撈箕準備。

「上來!」請上水的,是一條閃閃生光的,雞籠䱽,足一斤。

莊臣的雞籠䱽
莊臣的雞籠䱽

維基說:「是在本地水域能釣到的好魚,多為中等體型,最大者可達兩斤左右,特徵為魚皮偏白背有黑點,清蒸炒球兩皆宜。」

雞長老,失敬,失敬!

四點正,各大高手離開戰場,結束了第二次「白立的戰書」釣局。

上岸的時候,軀殼感到相當虛脫。

「白立送給你啦,毒王。」莊臣說。

「謝謝你啊,我不客氣了。」展露的,是毒王的微笑。

謝謝你啊,莊臣。

(註:美兒,是毒王其中一枝船竿的名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