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篇:東龍島二三事

日期:2015-01-10,農曆十一月二十,星期六
地點:東龍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8:00

image

「毒王,我們考慮這個船釣加上岸的套票嗎?」幾天前,頑童發出訊息,原來筲箕灣有船家開辦了往東龍島的接載服務,十點半上船的班次還可以加些少錢在船上釣三小時魚。

「好像不錯!其他隊員意下如何?可以船釣,又可以上岸。」這種玩法我第一次見,很有興趣。

最後,「金爆」群組決定兵分兩路。

早上八點半,第一梯隊出發了!

筏狂,獅王,黑人,莊臣和我,有帶竿的,冰箱的,魚餌的,浩浩盪盪地登船,在上層安頓下來。

莊臣開始了新工作,我們談著談著,半小時的船程很快便過。

東龍島有兩個碼頭,船家先在南堂碼頭落客,然後再前往佛堂門碼頭,我們上岸的地方。

迎面而來的是一頭淺啡色的小狗,擺著尾巴,像在迎接我們,又像在找尋甚麼。

image

「可以開始釣啦!」我說。

各人開始在碼頭找自己的地盤。

水極清,可以看到不少石霎,泥鯭之類的小魚。可是今天我的手絲,卻没有甚麼魚訊。

「卡!」忽然,有魚吃餌了,上水的是一條小石狗。

「唔,頑童那班船大概十一點多會到,不知可否加入他們船釣行列呢?」心想。

走在碼頭旁的石灘,看著岩石直線切割的痕跡,看著潮水退去後小水潭内的小螺,小鮑魚。在石澳釣魚的那些日子和情懷又回來了。

image

忽然,第二梯隊的船駛近了,我急忙跑回碼頭。看到在上層的細陳,處長,和頑童,我們彼此揮手,拍對方的照片。

船家讓我補了港幣六十五元,給我上船釣魚,真好!

船在清水灣的大廟碼頭和東龍島之間的海域停下來。我們都放下魚餌。

這裡的流非常大。細陳見狀,立即使用一號鉛。

忽然,頑童的竿動了!同船的師兄們都緊張地看著。

頑童這時小心地絞著。不多久,一條十両多的芝麻斑上水了!

「勁啊,頑童!」立即拍了張照片,然後繼續作戰。

「龍的傳人,龍抓手來也!」我跟頑童開玩笑,模仿龍哥用手絲的姿勢。

image

著實太大流了,不敢肯定魚餌是否到底。於是拉動了魚絲幾下。

忽然,魚絲變重了,拉了幾手,已感到不妙!(或者説「很妙」才對,因為有魚!)

拉到上水面時,見到魚身是斤頭的尺碼!這時候,魚發力了! 因為怕魚絲斷,於是略為放鬆了手就魚。

我的「龍抓手」只學了些功架,至於內功和心法……

就在這一刻,對手脫了口,告別了!

「噢!」船家和師兄們也不禁大嘆可惜。

三小時的光陰過得很快。

「我們上島吃魚片麵去!」我説,大家都叫好。

碼頭這時比早上更多了些釣魚客。

忽然,聽到有人呼叫我的名字。感到奇怪,於是四周望望。

image

只見一個身穿白衣,蒙著面的男人,望著我示意。那是……

「黃生!」我興奮地叫了出來,黃生也就是我有時跟頑童提起,以東龍島為主場的「東海漁隱」!

今天漁隱的釣組,是多門的小鉤,魚餌是蝦肉。這種小鉤用來釣甚麼魚?

漁隱打開他的冰箱,有南極蝦,和一大堆的,石霎!好漂亮的小魚!

image

漁隱真有一手。

image

餓了,頑童,處長,细陳和我走到「假日士多」坐下。我就是喜愛這裡的舊。

等了良久的魚片麵,端上來的,包括一種期待。品嘗的,是那份用心。

登上士多旁的山徑,那裡看到的,是不一樣的東龍島。我們彼此拍照,背景比人更搶鏡。

image

回到碼頭時,已四時多。

「那頭小狗聽說是給主人遺棄在島上,後來給一士多收留了兩星期。剛剛有一個外國人向士多收養了牠,坐船離開了。」黑人説,手上仍是那枝假餌竿。

原來小狗在碼頭尋覓的,也許就是失落了的那份愛。

六點左右,我們都回到筲箕灣。

心靈裡別有一番說不出的味道,也算是一種收穫吧?

當然,除了魚。

2 thoughts on “第138篇:東龍島二三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