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篇:喜雙紅

日期:2015-02-08,農曆十二月二十,星期六
地點:西貢火石洲
開始時間:08:45
結束時間:16:30

早上的西貢碼頭
早上的西貢碼頭

早上的西貢碼頭,寧靜,溫和。

「根叔,有份禮物送給你。」今早只有莊臣和我兩人出海,幾天前把根叔上次釣到紅斑的相片印出來過膠,算是給船家的小小心意。(見「釣魚篇137之:四大長老」)

「張相好漂亮啊。」隱隱聽到根叔在說。

論台型,根叔實在先贏一仗。

「今天的海很平靜啊,不知會釣到甚麼呢?」我跟莊臣說,欣賞著內港的景色。

「現在我出海都不帶任何期望啦。」莊臣說。

莊臣的「釣道」,己開始進入化景了。

最近流感肆虐,今早起床時感到有些不適。頭套,雪褸是少不了的。

經過伙頭墳洲,漸漸感到天文台的「四級風」是甚麼意思。

「哈哈,來吧,來吧!」古代的超級火山彷彿又再呼喚著。

火石洲
火石洲

根叔在橫洲的南面停下。

「根叔,你買蝦嗎?」昨天想起要買魚餌,給船家「撥了」個電話。

「你買一斤沙蝦,大隻的,我另外再買大蝦。」根叔滿有信心地說。

根叔的活大蝦,有六吋長,如果用豉油王煎封,會是極品。

我們都放下魚餌。

船不停地搖擺著。

「天啊,今天拜託別再暈船了。」我在想。

由於沒有魚獲,根叔決定轉位,到他最喜愛的釣點,火石洲的南面。這個釣點,我稱它為「長老排」,記念那天跟黑人和莊臣請得四大長老上水。

水底下似乎魚訊不強。

忽然,莊臣有魚上水,是一條烏絲。

不多久,莊臣又上了沙立,石狗。

其實我最怕長老排,因為浪大。每次來到,都後悔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

「唉,為什麼會在這裡呢?」我在想,看著「誓不」在緊守崗位,好像在提防有甚麼會突襲似的。

「撈箕!」根叔忽然說,只見莊臣反應極快,立即收起自己副手絲,拿著撈箕等候。

根叔的撈箕,是重量級的。直徑恐怕有兩呎半吧?

只見根叔一手一手地抽起魚絲,全神貫注。

魚身漸現,莊臣略為停頓,似乎在看著魚頭的走勢。

忽然,莊臣伸出撈箕,往水中一兜……

原來是,一條五斤十二兩的青斑!

根叔幫青斑放氣
根叔幫青斑放氣

「根叔,要膠布嗎?」解魚的時候,根叔給我們看他手指一厘米長的血痕,原來給燒手了!

把魚給放氣後,根叔再貼上膠布。

「根叔,副絲有多粗?」莊臣問。

「二十磅啊。」根叔說。

說著說著,我的魚絲不知是否纏上海底的爛網,怎樣也抽不斷魚絲。莊臣走過來幫忙,到最後,只有……

「擦。」剪刀一揮,幾十呎長的布線,再見了。

餘下的布線相信未必夠應付水深,於是拿起5號炭絲,打個雙聯結(Double Uni Knot),再重放下魚餌。

這時水底的大部分都是炭絲,彈性加強。

忽然感到有魚試餌,試了一下,便大咬起來。

「誓不」感到不大對勁,絞上來時發現對手有一股頑力,不是一般魚訊。

而且力度似是綿綿不盡……

「撈箕!」我意識到要買保險了!

根叔欣然跳起,拿著撈箕在旁。

忽然手起箕落,一條斤多的魚上水了!

毒王的雙紅斑
毒王的雙紅斑

「是紅斑啊!」根叔叫道,我還未意識到是甚麼一回事。

「是紅斑啊!嘩!」這是我的第一條紅斑。

浪愈來愈大,之後沒甚魚訊。

「我支持不了啦,可以去沒那麼大浪的釣點嗎?」我說,實在投降了。

根叔有些不捨地離開長老排。如果身體狀況可以應付的話,必定奉陪。

最後,根叔在火石洲的西南面停下,這裡浪較細。

這時,莊臣的手絲大法再建奇功!一條標緻的三蘇上水了。

「今天釣的魚條條不同。」莊臣說。

莊臣的魚獲
莊臣的魚獲

沒多久,莊臣又抽到條連尖,然後是火點!

「這條火點帶金色的,比西水那裡的漂亮。」我說。

這時,在這個釣點,浪又開始大了,天啊!

忽然,誓不又捕捉到一個魚訊,而且一咬即中。

不停地絞呀絞……唔,這條魚可有點份量啊!

終於上水了!條魚十二兩,不用撈箕。

「是紅斑啊!」根叔說。

我簡直難以相信,我的第二條紅斑!

「今天的日記應叫做紅雙喜啊!」莊臣笑著說。

好名字,倒過來也通順!

青斑炒球
青斑炒球

晚上,我們邀得「黑白兩道 」,即是黑人和白Sir,在西環權記來分享這條青斑。

「嘩,好大碟啊! 」青斑炒球和蒸頭腩。由於蒸頭腩實在太多,分成兩碟。

「是自己釣的嗎?在那裡釣的啊?吃不完分一碟過來啊?」鄰座的食客忍不住說。

我們都微笑著。

 

2 thoughts on “第141篇:喜雙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