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篇:每次季候風

日期:2015-02-28,農曆年初十,星期六
地點:南丫一帶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00

在南丫避風
在南丫避風

早上七點半,逸港居的戶外停車場仍有十個車位。

「好奇怪啊,平時這個時候,只有一兩個車位而已,莫非因為加價?」心想。

天色灰暗,走在海旁的行人路,原來Kenny已到。

早餐不敢吃太飽,不知為什麼,最近狀態差了點;釣魚當日早上,好像己有些胃悶的感覺,平日倒沒有。

「難道暈船跟心理有關?」心想。

「那裡釣大尾魷較好?」忽然想起這個課題,難得有專家在旁。

「東水比較好。西水好像不見有。通常要等到中秋過後才當造。我試過中秋當天去釣頭水。」Kenny說。這是我第二之聽他說「頭水」。

「自中秋開始,大尾魷會愈來愈大,可釣到十二月。之後就不當造,但釣到的,必定很大條。」Kenny續說。每個人談到他在行的課題時,眼神自然流露出一種與別不同的神采。

「讓我先回車取工具。」我說著,走向停車場,在毒王號取出冰箱和竿。

「這是美兒吧?」Kenny看著,好奇地問。

「毒王,這位師兄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啊?」美兒悄悄地問。

「是讀者,因為毒王的日記有提起你嘛!」我笑著說。

「是誓不哥哥上星期提及的那位大尾魷專家嗎?」美兒仍然好奇。

「是的。有機會會帶你去的。我們走吧。」我說。

在碼頭等了一會,大師也到了。

大師穿著水靴,非常型格,永遠準備充足。

今天上船的,只有七個人。船向東行,船家打算出蒲台。

去到海洋公園附近,風浪極大,有些打風的感覺。

「是季候風。」心想,「這次真要靠奇蹟了。」

「各位,這種情形你們想繼續,還是轉到南丫避風?」船家問。

眾人沒有異議,船轉向南丫。

「可以放餌……」好不容易在釣點停下。

海底,卻沒有生命跡象。

又是大風,大浪,吹著,搖著。

而我,竟有點睡意。

中午到了,我們都沒有魚。

空的桶子
空的桶子

船家轉了好幾次位。不久,太陽出來了。

忽然,大師上魚了,是一條紅杉!

在如此逆境,仍能上魚的,可說是高手。

「卡卡!」呵呵,有魚訊,我也是高手了?

上水,是一條未成年的石狗。隨手便拋回海中。

「哈哈,原來是高手中的低手!」

不多久,Kenny也中魚了,是一條黃釘,體型不錯。

這叫做「破龜而出」,可喜可賀。

完場前不久,大師再上了一條䱛。

「從未如此試過這麼想早些上岸!」大師說,今天的釣況差極了。

「美兒,我們走啦!」看到美兒好像不在狀態似的,我拍拍她膊頭說。

「唔,讓我睡多一會啦!」美兒說。

上了岸,走在硬地的感覺,實在捧極了。

「哈哈,怪不得今早這麼多車位啦!」回到停車場時,心想。

「這似季候風,吹得那樣兇,彷似世上一切……」大哥少有地在唱。(註)

「難聽極了……」二哥,三弟都在抗議。

(註:大哥,二哥,和三弟是毒王的三種性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