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篇:龍潭三劍

日期:2015-03-07,農曆正月十七日,星期六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00

毒王和美兒
毒王和美兒

「毒王,今天讓我出擊啦?」出門之前,美兒緊張地說。

「你上星期不是已出過嗎?」我明白美兒的心意,仍故意地笑著問。

「讓美兒出啦,她上星期出擊得不夠暢快。」誓不輕輕地說。

「唔……好吧。美兒,今天我們出東水。」我說著時,美兒眼睛發出光芒。

「誓不哥哥,謝謝你啊!」美兒感激地說。

跳上毒王號,出發去接載另外兩位戰友:筏狂,和鐵人。

「早晨,筏狂!」接了鐵人後,毒王號在筏狂家樓下乖乖地等著。

「早晨,抱歉今天晚了!」筏狂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握著套上竿套的筏竿,打開車尾箱。

那是Gamakatsu的玄凪1.3。這個「凪」字(讀音止)是日語漢字(相信是古代中國漢字),解作無風無浪。在香港有時會見到釣具店寫著「玄風」,但其實意思恰好相反。

鐵人的冰箱
鐵人的冰箱

玄凪在套內隱隱發光。

「鐵人,你今天帶了甚麼武器?」

「今天帶了枝船竿,和筏竿……」鐵人說著,我彷彿感受到帶著兩枝竿的矛盾心情。

鐵人的筏竿,名叫月光波,150先調子。同來的還有經磯釣歲月洗禮的冰箱。

在毒王號上,我們無所不談。鐵人分享他的工作理念,分享在醫護工作上的趣聞;而筏狂,剛由沖繩島回來,興奮地說著因為日圓匯率低水而買到的超值釣具。

「呀,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公司剛跟我簽了約,這個星期開始已轉做長工了。」我開心地說,自「勝記之約」之後,工作上再有奇妙的安排:現在責任大了,並且在新的領域上有更多的學習,實在非常感恩。(詳見:「釣魚篇120之:勝記之約」)

「恭喜你啊,毒王!今晚一定要慶祝了!」鐵人,筏狂同說著。

勝記的碼頭,是一貫的清爽;雖然沒有陽光,但覺天朗氣清。

「龍哥,祝你身體健康!」上艇的時候,我興奮地說,畢竟沒有見龍哥好一陣子了。

「龍哥,近來釣況如何?」

「不知道啊,今天是我過年後第一次出海。」龍哥的生意繁忙,真替他高興。

「龍哥,今年賺多些啊!」我們都說一些祝賀的說話。很快地,船已到了第一釣點。

今天改了釣組;在「波子」(即中通鉛)之下,加了轉環,縛上一條約十吋的子線,一個五號千又鉤。

這裡是龍哥最常去的釣點,我稱它為「奇點」。

釣點景色
釣點景色

這時候四週甚少船隻;水頗清,海底出現了一些魚訊。

「毒王,好像勾到奇怪的大石啊。」美兒說,著意我看看。

於是我用手試行扯一扯魚絲……

不扯尤自可,一扯之下,竟然有一度向下的拉力!

「是魚!」我立即握著絞柄,嘗試回絲。

「毒王,小心啊!」美兒叫著,只見美兒整條竿腰大彎,自出道以來,還是第一次看到。

我立即把竿向下,抵消那道力,之後,再回兩手絲時,感到回絲也有些吃力。

「天啊!這次碰到怪獸了!」我在想,對手會是甚麼呢,千萬不要讓牠走了才好。

「毒王,又來了!」忽然,對手又發力了,美兒又大彎,但這次美兒有了心理準備,顯得格外頑強。

當美兒回過氣來時,我再上兩手絲。

「唔,這傢伙真不簡單。」美兒雖然是碳纖做的,但做出這種彎度的對手,絕不是一般斤頭魚。

再讓多幾手之後,回絲的次數也多了。

可是,那度力似乎未有減弱,拉力把絞內的絲拉出少許,發出吱吱聲。

美兒接了數招之後,我再回了幾手絲。

龍哥這時,已把大撈箕拿在手。

「噢,天!,現身了!」當對手距離水面約十呎時,已隱約見到那灰白的龐大身影。

「現身吧!」美兒說,這時,龍哥的撈箕絲毫不差地把魚網個正著。

原來,是一條四斤半的「三間細鱗」,又稱為「包公」!

「嘩,恭喜你啊,毒王!」鐵人和筏狂興奮地說。

「我實在太開心啦,第一次釣到這麼大的魚!」我說著,不知是手累還是緊張,竟有點手震。

原來筏狂一直細心地為我拍了整個過程,立時上載了片段到「金美爆釣團」Whatsapp群組。

「毒王,好精彩!我小朋友都看到嘩嘩聲!」是處長的短訊。

「毒王好波!」是莊臣的回應。

毒王的四斤半包公
毒王的四斤半包公

群組非常熱鬧。

忽然,鐵人的船竿有異樣,上水,是一條黑沙!

記得上年在這個季節,筏狂,夢人和獅王曾經有一局爆滿三箱這種魚……

這時,筏狂的玄凪也不遑多讓,也上了一條黑沙。

龍哥見狀,也不甘後人,立即使出龍抓手第十式之「雙龍取魚」,變出一條黑沙來!

接近兩點,鐵人的船竿忽然被巨物拉入石隙,怎也拉不出來。

龍哥走過去幫忙,也沒有辦法。最後,只有斷絲。

「噢,包公重臨!」頑童傳來短訊。

當「奇點」再靜下來時,龍哥轉位到白沙洲附近。

停下不久之後,輪到玄凪發功了!上水,竟然是一條雞魚。

「雞魚應是一群的!」然而感到水底下有雜訊,卻沒有人再捕捉到雞魚。

三時左右,龍哥再轉釣點,穿過橋咀西的燈塔,直駛去……

龜島。

「這裡甚麼魚都有!」筏狂對於「龜島傳奇」一局記憶尤新。

海底有輕微魚訊。

「哈哈,包公出現了,那麼,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呢?」我笑著說,想到武功高強的展昭(註)。

放下的蝦好像被吃掉,於是急速絞回,準備換餌。

「毒王,小心啊!」忽然,美兒鎮定地叫著。

和「包公」戰鬥之後,美兒竟在數小時內變得更沈著,更自信。

這時,有一度強頑的力,在海底四處奔馳!那是一種截然不同的釣感!

小心地回絲,那道力竟然仍是那麼自由奔放!

「好傢伙,我們打個照面吧!」

對手終於上水了,原來是一條跟我的22公升冰箱一樣長,銀色中帶彩暈的魚!

「嘩,好勁啊,毒王!」

「這是甚麼魚啊?」我問。這條魚型格中帶著一種秀美之氣。

「是章紅啊!」筏狂說。

「天啊!今天竟然釣到章紅!」我在想,真的不可思議。

心情久久未能平伏;這個龜島,非常神奇。

「毒王,又來了!」五分鐘後,美兒又叫著。

「不是章紅吧?」已經不及分辨了,只顧回絲,回絲,回絲……

上水,是一條斤頭芝麻斑。

「今天不是你生日吧?」龍哥打趣著說。

這時,不幸的事件發生了,鐵人的船竿前截,被一個突然的抽竿動作,弄斷了!

「該是月光波出場的時候了。」美兒說。她一直留意著那枝在旁觀看,不動聲色的師兄。

在月光波上,鐵人小心地放上Ryobi 60歐洲出口特別版的絞;顯然是經過精心配搭。

海上忽然湧起微浪。

只見鐵人的月光波忽然大彎,那種力度,是多麼的奔放,難道又是……

「月光波師兄一定駕馭得了的。」美兒說,師兄堅毅中帶著幾分謙遜,每當對手出盡全力時,師兄總能柔韌地化解那度力。

對手也現身了,龍哥立即撈個正著!

是一條比剛才更大的章紅!

鐵人和章紅合照
鐵人和章紅合照

「勁啊,鐵人!」我們都興奮地叫著!

章紅在船上不停地擺著魚尾,那種美,是天然的!

放進生倉之後,連同之前釣的魚,竟開始有點擠的感覺。

月光波伸展了全身的骨骼之後,發出不一樣的神采。

鐵人再放下魚餌……

不久,月光波又再進入作戰狀態!

「不會又是章紅吧?」我笑著說。

「是啊……」鐵人說著,聲音中聽出那種禁不住的驚喜!

這時,月光波已經成為一枝經過歷煉的筏竿……

很快地,另一條章紅又上水了!

海浪繼續拍打著。

筏狂的玄凪,也接到挑戰訊號,展現著一道美麗的弧型!

「玄凪師兄好沈著和淡定啊!」美兒讚嘆地說。

只見筏狂操著筏竿的姿勢相當帥氣,把「筏」的藝術充分表現出來。

上水,也是一條體型相若的章紅!

筏狂和章紅合照
筏狂和章紅合照

「師兄,好厲害啊!」美兒拍手叫道。

浪過後,龜島回復平靜,我們多了四條斤多兩斤的章紅在手。

「哈哈,原來是王朝、馬漢、章紅』、趙虎!」,失敬,失敬。

在最後的釣點,龍哥讓我們多上一些黑沙之後,便回航了。

冰箱裡的章紅
冰箱裡的章紅

「謝謝你啊,龍哥!」回到勝記碼頭時,感激地跟龍哥告別。

這晚,我們跟黑人,阿發共五人在權記吃飯,盡慶而歸。

「釣過大魚後的筏竿覺得特別美。」鐵人說。

「是啊,特別美。」毒王在想。

 

(註:在香港曾有齣電視劇集叫包青天,片中的主角包拯,也被稱包公,有四大護衛,名叫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和他的得力助手展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