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篇:橫瀾之美

日期:2015-03-21,農曆二月初二,星期六
地點:蒲台,橫瀾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霧中釣魚
霧中釣魚

碼頭旁的停車場,七點半已剩下一個位,毒王號剛好駛進。

「太好了,今天又可以出擊。」走過行人天橋,在碼頭對面的一間茶餐廳坐下。

「麻煩你,腿蛋治,熱奶茶。」雖然今天只得三,四級風,但不敢吃太飽,尤其即食麵。

「…能見度100米…」餐廳內的電視機正播放天氣預報。

逸港居碼頭今天非常大霧。

「毒王,今天為什麼不帶誓不哥哥出戰?」美兒奇怪地問我。經過龍潭三劍一役之後,美兒似乎更禮讓。(見「釣魚篇144之:龍潭三劍」)

「今天想釣多些細魚,尤其紅杉。你比誓不敏銳,自然帶你了。」我說。

跳上「不省油二號」,由青叔把舵,駛了五分鐘,由於太大霧,在海洋公園附近停下。

水底魚訊不強。

「卡!」忽然有一個微弱魚訊,原來是一條小蝦虎魚,隨手把牠拋進水桶。

過了半小時左右,又有一個魚訊。

「毒王,抽竿啦!」美兒說。

釣上的,是一條石狗,隨手又拋進水桶。不過石狗已上氣,浮在水面。

不多久,蝦虎魚好像有點不高與,游過來咬石狗;可是石狗的皮太硬了,咬不入。

「如果霧散就好了,可以去遠些。」心想。

忽然,眼前的霧好像不斷被撥開,整個銀洲就在眼前,視野也遠了!

青叔著眾人收起魚絲,立即起行。

對面大艇
對面大艇

不一會,蒲台島已在眼前停下。

忽然,左邊的師兄有異樣;只見他的蝦仁釣組上了一條標緻的紅杉!

「為什麼魚不吃我的餌?」心想。

不一會,船上又有多位師兄中了紅杉。

「唔,也許是魚餌太大的緣故。」心想。於是,把帶來的生蝦剪粒。

「卡卡!」魚訊來了,我抽了一下,可是……

「毒王,魚餌被搶了一下就停了!」美兒不甘心地說。

「魚訊倒是有了,但抽不中……多半是我讓絲不夠!」心想。有了想法之後,於是把橫絞的按鈕按下,不讓它鎖死魚絲。

「卡卡!卡!」魚訊又來了,這次我放些少絲,待再強魚訊時再抽。

橫瀾島
橫瀾島

「毒王,抽絲啦!」美兒說。

上水,是一條標緻的紅杉。

這個釣點不是沒有魚,只是魚訊漸少。

中午時份,船家又轉位。

「……這瀾滄江畔荒涼已極,連走數十里也不見人煙…… 」昨天開始重讀金庸小說,在轉位的時候,忍不住又讀起來。

聽到引擊聲漸弱,抬起頭來,眼前是一個陌生的島。

海水的顏色,比蒲台的更藍,更美。

「這是甚麼地方?」心想,立即在手機打開Google地圖。

「噢,原來到了橫瀾島!」這個島離蒲台不遠,然而以前沒有來過這一帶。島上設有天文台的氣象站,所以常聽到天文台有報告說: 「橫瀾島錄得風速每小時……公里。」

放下魚餌後,水底魚訊豐富。

「卡卡!」忽然,魚訊來了。

「毒王,讓竿!」美兒說。

我緊握竿柄,順著魚訊力,把手伸前少許,這時,對手更得意了……

DSC_0045「卡卡!」我立即抽竿,上水,又是一條紅杉。

連釣上好幾條紅杉之後,似乎開始掌握了「讓」字訣:握竿的時候要用虛力讓竿,待對手真吃餌時才抽;從讓竿到魚真吃餌時有時不到一秒,有時也有十秒。

「卡卡,卡!」忽然又有魚訊,這次傳來的力不錯。

上水,是一條十吋䱛。

看到這條䱛,甚是歡喜,這裡釣魚自有這裡的樂趣。

回程的時候,冰箱裡已有十多條紅杉。

「毒王,今天好開心啊!」美兒說,「下星期去那兒啊?」

「下星期跟龍哥出東水,到時你又有機會見到兩枝筏竿啦。」我説。

美兒微笑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