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篇:黑沙黨

日期:2015-03-28,農曆二月初九,星期六
地點:西貢橋咀一帶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20

力蘇的冰箱
力蘇的冰箱

龍哥今天直出白沙洲。

「今次不停一水。」我在金爆群組「現場報導」。「一水」是「第一釣點,水警總部」的簡稱。

「三股強大的殺氣於西貢海面出現。」處長傳回短訊。

「打爆所有冰箱!」黑人說。

「今天一定好!」細陳說。

淺藍晴空
淺藍晴空

飄著幾片薄雲,陽光柔和地哄著身上黑色長袖的「毒王戰衣」,溫度恰到好處。不遠處,有外國人划著小艇,載著兩頭小狗,甚是寫意。

同行的是握著玄凪的筏狂,和拿著台灣老師傅工房「野舟」的力蘇。

「毒王,可否放我兩枝筏仔在後排座位上,可減少意外,謝謝!」昨晚筏狂因今早要上班數小時,故預先約我把冰箱和筏竿交給我。筏狂這樣說,足見其「愛竿心切」。

海面的波漾偶而閃耀一兩星藍光。海底魚訊不強。

不久,龍哥使出龍抓手第七式,忽地裡變出一條小火點來。

「毒王,玄凪哥哥好像有些異樣……」美兒說。

黑沙立
黑沙立

這時,玄凪果然有異樣,不消一分鐘,筏狂已輕鬆地上了一條標緻的黑沙立。

「CP。」我在群組報導,因為龍哥見沒有魚訊。

「CP是甚麼意思?」鐵人留言。

「Change Position。」大師回答。噢,原來大師也在留意戰況……

忽然,力蘇也有異樣,不多久,一條……

小八爪魚也上水了!

「CP。」我在群組再報導,龍哥第二次轉位。

轉位之後,釣況似乎開始有些喵頭: 力蘇上了一條黑沙,筏狂也再上多一條。

龍哥再直驅滘西洲附近。

「美兒,我要換釣組啦。」我說,因為今天的黑沙較「精口」,所以換上了分鉤結。

「卡卡,卡。」海底似乎有些微魚訊。

「毒王,應該是魚……」連美兒也不大肯定。

抽了一下,果然是魚,上水,是一條黑沙。今天的黑沙魚訊極輕微,美兒看著也搖搖頭。

「我們去龜島!」龍哥見魚訊稀少,於是宣布再轉位。

「哈!原來龍哥也知道我們的暗號。」心覺有趣,因為「龜島」其實是橋咀島,這名稱大概是夢人和我一年前起的。

當然,「龜島」今天名符其實。

龍哥再轉位。

「卡卡!」美兒忽然捕捉到奇妙一刻:上水是一條良型黑沙。

下午五時多,筏狂的玄凪有異樣。

「好大力啊!」筏狂叫著說。

「玄凪哥哥說條魚忽上忽落,游得好快!」美兒說。

「又忽然覺得輕了!」筏狂說。

「有機會就快回絲啦!」龍哥提點著說。

筏狂的頭鱸
筏狂的頭鱸

不多久,對手上水了,原來是一條約斤頭的頭鱸。

「小心,毒王,敵人來襲!」美兒忽然說。

一手手絞上來,原來也是一條黑沙。

這時,海底頗有魚訊,但已差不多要回程了。

在完場前一刻,野舟大動,我們都留意著。

原來是黑沙,力蘇笑得開懐。

上了岸,我們慶祝「黑沙黨」被瓦解,把魚分了,每人都有一些。

「今天魚獲不多,但釣得很舒服。」吃飯的時候,筏狂説。

「毒王,你享受過程嗎?」美兒問。

「開始有些懂吧。」毒王微笑著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