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篇:北水之北

日期:2015-04-06,農曆二月十八,星期一
地點:沙頭角魚排
開始時間:10:30
結束時間:18:00

沙頭角海碼頭
沙頭角海碼頭

「今天可以見識一下北水了!」早上出發的時候,心內充滿好奇。

香港釣魚界的朋友慣常把香港的釣點按其地理位置分為東水,南水,和西水。至於「北水」則比較少聽聞;有說塔門,高流灣一帶向北伸展的海域屬於「北水」。也許因為「北水」比較「隔涉」,所以少人提及吧?

在大埔購入魚餌和誘餌材料之後,我們一行七人直驅北水之北:沙頭角。

往沙頭角,從地圖看有兩條路可去,第一條路由大埔汀角路經新娘潭;第二條路由粉嶺聯和墟經沙頭角公路。後者是今天我們走的路線。

跟「毒王號」前往的有黑人和細陳,兩人均是單車迷,話題自然離不開這嗜好。

「在台灣環島踏一轉要多久?」我問,聽說台灣是單車迷的超級樂園。

「大約十天。我試過完成了四份之一。」黑人說。黑人曾經由廣州踏單車去深圳,百多二百公里的路程不停地踏,練就扎實的身形。

路旁兩邊愈來愈多樹木。偶爾出現一些起碼五十年歷史的村屋,有一間寫著「渤海」兩個大字。

「這家人大概也源自山東吧?」想起福建的祖屋,寫著「渤海傳芳」。

不多久,禁區的閘口出現在眼前了,遂把車泊在「海景」酒家附近。由於每人都早已申請了禁區紙,於是「大搖大擺」地到沙頭角街市和附近的超市購買飯盒和食物,然後上船,直出漁排。

 

「看,這兩條芝麻斑的尺碼差不多的,你要學效人家啊!」忽然記起三十年前,舅父帶我到魚排釣魚,把魚絲放下養魚區,不消兩分鐘,兩條芝麻斑就輕易上水,放在膠桶裡。在碼頭有兩位不知就裡的師兄,看到那對芝麻斑便彼此談論起來。

每次想起來也不禁會心微笑。

排上有一間簡單的小屋,拉著帳篷,把豔陽遮掩了一大片。

筏狂和白Sir,開始忙碌地預備誘餌的材料,今天我們當然不是來釣養魚。

黑人一馬當先走到排邊作釣;獅王和鐵人也各就各位。

細陳看到養魚區內的八斤星鱸和青斑,忍不住拿了幾隻蝦,拋下魚池……

忽然,池內的魚爭先搶奪那幾尾蝦,海水像是沸騰了一般,轉眼間又平靜了下來。

沙頭角海的魚排
沙頭角海的魚排

在魚排垂釣,別有一種休閒。

忽然,黑人在遠處提著一條烏絲班走過來,我們都高興地為他打氣!

兩個小時很快便過,似乎除了那條烏絲斑之外,暫時沒有其他魚供應。

毒王的飯盒
毒王的飯盒

在帳篷下,吃著別有風味的叉燒飯:飯是在街市「龍記」買的,放了許多薑蔥,及鹹菜。飯粒偏硬,卻正合胃口。

「毒王,有沒有魚訊啊!」筏狂問,只見他仍舊努力地搓著一個又一個誘餌球。

「沒有啊!」我說,在排邊的一隻艇上垂釣時,閒得無事可做,看著生倉內的藍蟹。

生倉內的藍蟹
生倉內的藍蟹

「要不要試試這煉餌?」不記得是否細陳問我了,但反正沒有魚訊,試試無妨。

那包煉餌,是台灣製的「磯釣人」,質感像實實的麵粉團,氣味初聞有點像草莓,細聞帶有南極蝦和魚腥。我搓了一小粒,包著鉤,放下海裡。

忽然,有一個細小但堅決的魚訊,搶吃著餌!

「讓劍勢!」美兒喊著,於是一條手板尺碼也沒有的小泥猛(台灣叫臭肚)上水了。

「這包東西,出南水可能很有用,可以買來旁身!」我笑著說,這包神奇的魚餌應叫做「力保不龜」。

下午,我們都上了一些臭肚,而那些臭肚,都送進大星鱸的肚子裡了。

黃昏時份,我們回程了,順道在「海景」吃飯。

「今天實在太熱了。」我們都沒有釣到目標魚,估計是因為氣溫高,所以而未見立魚影踪。

「總算踏足了北水啦。」想著,喝一口加冰的樽裝細可樂,

「唔,太好飲了。」毒王微笑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