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篇:武士,看劍!

日期:2015-04-18,農曆二月(大)30日,星期六
地點:果洲龍船排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6:30

出發時天色古怪
出發時天色古怪

「高生,今天出果洲嗎?」上船時根叔問道。

「唔…..果洲釣況好嗎?」真覺自己有點「廢話」;這種問題,船家不會有答案的。

「不知道啊,去看看嗎?」根叔再問。

「根叔,你決定啦,我們看你頭啊!」我們異口同聲說。

「好!」船在引擊聲怒吼之下,勇猛地在海面飛馳。

天色看來卻非常古怪。

「今天會遇到怎樣的對手呢?」心想。

一起出戰的有「大尾魷專家」Kenny,和擅玩手絲,穿上Gortex的阿忠。

Gortex,應付雨季比任何物料都好。

果洲群島,英文叫作Ninepin Group,中文名為「九針群島」。據說Ninepin其實是英國水手經過此海域,發覺地勢有點像Ninepin這類「保齡」遊戲,因而得名。至於後世為甚麼把「九針」變為「果洲」,想必是出自某位鬼才之手吧?

從地圖看,群島的西面有兩個大島,北果洲和南果洲;相隔不遠的東面只有三個像薯仔的小小島,分別是薯莨洲,短洲仔,和龍船排,可不就是三顆「保齡球」?

三個薯仔
三個薯仔

引擊聲漸漸減弱,眼前出現兩個小小島,呀不,是三個,有一個在後面被擋了。這三個小島的設計,跟火石洲那些柱狀石塊同出一轍。

不知為甚麼,這裡讓我聯想起大青針,雖然沒有去過;如果潛水的話,相信可以看到億年前的超級火山遺址。

根叔在這「三個薯仔」附近停下。

「那邊就是果洲了。」根叔指著右手面不遠處的大島。

「毒王,今天為甚麼不去火石洲啊?」美兒好奇地問。

「船家大概覺得這兒有可為吧?」我說著,同時留意到附近已有幾艘小艇在作業。

我們放下餌不久,在船頭的阿忠首先中魚,上水是一條石狗。

未幾,Kenny也中魚,也是一條石狗。

「美兒,輪到你啦。」我微笑著說。

「毒王,看劍!」水底幾下急速的震盪給美兒捕捉了,一條石狗輕鬆地被請了上水。

「好了,大夥兒都過了Level One啦!」我跟美兒說著,把石狗放進活倉內。

忽然,船家發功,於是回頭一看……

只見根叔手裡已拿著撈箕,撈起了白得帶點透明的東西。

「是甚麼?」我問。

「大尾魷啊,可惜就是沒有帶姣蝦。」Kenny望著大尾魷,眼神中無奈夾雜一點後悔。

我常常分不出大尾魷和針墨,一定要補補課。

「這尾大尾魷,怕有兩斤啊!」根叔說,隨手便把牠放進活倉。

魚訊不多,但根叔勤力,不停轉位。

不久,根叔絲落手起,一條沙鱲被請上水了。

「毒王,是武士啊!」美兒說。(見釣魚篇105之:沙立,Salute!

「是啊,這裡怕有不少武士,待會你試試身手!」我說。

過了不久,根叔再上了一條半斤裝的火點。

這時,輪到阿忠的手絲有異樣了。

只見阿忠謹慎地一手一手上絲,不急不躁,然後……

另一位「武士」現身了!

「快過Level Two啦,美兒。」我笑著說。

水底明顯有極聰明的東西在試餌。

不一會,一個有力的魚訊給美兒捕捉了。

武士上水了
武士上水了

「看劍!」美兒叫著,只見美兒讓了幾下,於是回絲。

魚的力度不弱,肯定不是石狗。

「現身吧!」魚身出現了,原來是一條磅頭的沙鱲!

武士總不成整天都出場吧?其他的時間,我們釣到很多石狗,有烏絲,也有石釘。

這時,阿忠的手絲又發功了,這次的對手似乎更強。

我把撈箕拿在手。

魚身漸現了,那是……一條近斤頭的沙鱲。

下午四時左右,根叔把船駛得更近岸邊,「薯仔」在眼前更顯立體。

一個快速搶餌訊號掠過……美兒立即回敬!

「讓劍勢!」美兒叫著,只見有道強橫的力把竿彈了幾下。

我慢慢回絲,感受到對手在水中飇著。

「落劍勢!」美兒忽然變招,因為對手中途忽然發力。

再回多些手絲之後,對手現身了!

阿忠把撈箕一落,一條近斤的沙鱲又被請上水了。

回程的時候,活倉內有大量石狗,和八條左右沙鱲,都是磅頭級以上的。

「毒王,我要過Level Three!」美兒嚷著說。

「等下星期啦,晚飯的大魚靠你了。」我笑著說,想到下週六跟教會小組的「勝記新約」,中午和阿新跟龍哥出海,然後當晚二十多人在勝記有感恩晚宴。

「主啊,感謝祢。」毒王心裡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