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篇:勝記新約

日期:2015-04-25,農曆三月七日,星期六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2:30
結束時間:18:30

在龍哥艇上
在龍哥艇上

「很抱歉,由於香港的項目暫停了,十一月底以後我們也不會續約的。」主管說。

那是上年「勝記之約」慶祝晚宴後大約一個月。(詳見釣魚篇120之:勝記之約

項目暫停的日子的確比較無聊。不過我還是趁著這些時間,努力地閱讀了很多工作有關的文檔。

「總會有出路的,難得上帝讓我有機會上這個訓練課程』,更何況還有收入?」心想,人們常說,有危便有機……

「對了,內部招聘網!」忽然想起,立即打開公司的內部招聘網,興致勃勃地找起工作來,感覺上有點像上帝在說,「你隨便揀吧,這餐我請客!」

「我不客氣了!」想到這裡,嘴角不禁微笑起來。

不過,我的「構思」很好,但沒有一份申請有回音。倒是項目的安排作了三次變更之後,忽然有一天……

「環球項目現有一個空缺啊,你來補上吧。」環球項目主管對我說。

這種奇蹟,最喜歡跟教會的小組分享;因為聽眾不單津津有味,鼓勵和支持的說話也總不缺。

「有一天,如果轉了做永久僱員的話,我們就一起去勝記慶祝吧!」

不記得是那一天,我們就這樣約定了。

兩碟冬瓜火腩飯
兩碟冬瓜火腩飯

「毒王啊,我們現在正行過來,可否幫我落單點冬瓜火腩飯啊?」今早,阿新在西貢海旁邊走邊打電話。

「阿業跟你一塊兒嗎,他要吃甚麼?」我問。

「粟米斑塊飯啦。」阿新說。

是啊,真像發了一場夢。上班至今九個月,跟小組的「勝記之約」竟這麼快可以實現。

「第一個勝記之約是跟揪哥和處長約定的,這一個約是新的,就叫勝記新約啦!」心想。想起勝記之約竟也有「舊約」和「新約」之分,愈想愈有趣。

「這碟冬瓜火腩飯,味道真不錯。」吃著的時候,阿新看來也蠻餓似的,「三爬兩撥」便吃完。

在碼頭上了龍哥的艇,直出第一個釣點。

「阿業,以前在那釣魚多?」我問,知道阿業是老手。

「青龍頭,但許多年沒有釣了。」阿業說。

「原來是西水的。」毒王在想,不知揪哥認識嗎?

今天的黑沙
今天的黑沙

忽然,龍哥急不及待地露了一手「突魚其來」,一條標緻的黑沙忽然上水!

「嘩!龍哥即是龍哥!」阿新興奮地說。

未幾,身後感到有水聲,回頭一看,又一條黑沙給龍哥請了上水,龍抓手果然獨步天下。

在龍哥請了大約六條黑沙之後,阿新終於忍不住了……

只見阿新的絲畢直,一大手一大手地起絲,漸漸地,一條標緻的黑沙也上水了!

在一旁靜默的「西水」阿業,「東闖」而來開始習慣戰場了,只見他的絲又被拉得畢直……

不多久,阿業三兩手便把魚上了,原來又是一條標緻的黑沙!

「毒王啊,是不是鉤有問題啊?」美兒有點兒著急了。

那個鉤,是上次用剩的,於是也乖乖地把它換了。

龍哥說,今天的黑沙很精口,感到魚訊就要快抽,因為兩三個魚訊之後,魚餌就會「被消失」。

「卡卡,卡,卡!」拉上來一看,天啊,果然只剩下空鉤了,於是再縛上。

「卡卡……」忽然又來了……

「看招!」美兒叫著,「去劍勢!」這一招,跟「讓劍勢」有半招相似,但奧妙在於讓與不讓之間,並且回竿迅速。

「上來!」一條黑沙竟也乖乖地上水了。

活倉盡是黑沙
活倉盡是黑沙

「做得好,美兒!」我高興地說,也慶幸自己終於也過了今天的Level One,黑沙。

「去劍勢!」美兒忽然又叫著,那急速又輕忽的魚訊竟又被捕捉了,再一條黑沙上水,有十兩。

不多久,美兒已上了七,八條黑沙。

龍哥轉位,在鹽田梓的北面停下。

「毒王,魚訊有點不同!」美兒說;是啊,但不同在那裡又說不上來…..

「讓劍勢!」美兒忽然叫道,劍勢未盡,一道強頑的力忽地拿住魚絲!

絞著絞著……

毒王的包公
毒王的包公

「現身吧!」我說,上水的,原來是一條半斤的包公!

這時,只見龍哥手勢有變,難道要變招?

「卡卡!」忽然海底的魚訊又來了。

「讓劍勢!」美兒再出招,這一次對手的力量竟也跟上次一樣!

「雙龍取魚!」龍哥的龍抓手也同時變招。

「啊,兩條也是包公啊!」我看呆了,龍哥和我竟同時也上了包公!這個區域今天特別多包公。

不久,阿業也使出看家本領,一條包公也「手到拿來」。

全船魚穫
全船魚穫

這時,還差阿新未過Level Two。

說時遲,那時快,阿新忽有異樣……

一手一手地上,既緊張,又興奮,很快地,一條包公終於給阿新請上水了!

這個時候,活倉已經有相當多的魚,龍哥著我們先把一些放進冰箱。

我們再轉戰斬竹灣。

放下魚餌不久,阿業開始發功,魚絲被拉得極不尋常。

只見阿業全神貫注,頗見這個對手跟之前的不同。

「是紅魚!」魚還未上水,龍哥已叫道。

美兒也目不轉睛地看著,不久,果然一條斤多的紅魚上水了!

「嘩,好勁啊!」我們都讚嘆著,阿業笑得非常開懷。

整個西貢的紅魚今天不知去了那裡!所以,回程的時候,只有阿業過了Level Three。

傍晚六時多,勝記碼頭今天特別多人。

清蒸包公
清蒸包公

「爸爸!爸爸!」只見碼頭有小女孩和小男孩在揮著手,阿業也開心地回應著,原來是他的寶貝們。業嫂Chloe,Michelle和Alan,新嫂Ivy也來了。

我們拿著魚,在碼頭拍了許多照片;有拿著魚拍的,有拿著美兒拍的。

不久,Fankan和Ivan,欣欣和全,Cherry和Victor,也一對一對地來到。

男子組在勝記二樓的露台談天說地。

勝記說這道菜是必吃的
勝記說這道菜是必吃的

「森哥,琛姐!」忽然,見到Kristy和Forest一對的座駕,在代客泊車處停下。

這一個晚上,我們男一枱,女一枱分著坐,談著各人的近況。

包公和紅魚,清蒸了足夠每圍枱有三條;至於黑沙,則更誇張,煎了豉汁另上每人差不多有一條!

這叫做,午捕晚嘗。

吃著,笑著,Whatsapp的群組充滿了許多的照片。

忽然,燈熄了。

「Happy Birthday to you…..」這時,部長拿著生日蛋糕,給這個月生日的兩位壽星女,Kristy和Cherry,我們都同聲唱著,一起拍照,分吃著蛋糕。

我們都忘形了
我們都忘形了

弟兄們都一起擁抱,我們真忘形啊。

再次盡興而歸。

離開勝記,走在漆黑的翠塘路上,村狗在汪汪叫著。

毒王說:「今天的魚似乎特別多,足見上主那默然的深恩厚愛。」

美兒問:「很多材料啊,你今晚寫日記嗎?」

毒王說:「今晚時間不夠了,明天啦!」

「那位上紅魚的Uncle是誰?」美兒又問。

「那……是一位重出江湖的高手。快睡去!」毒王笑著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