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篇:用餌,是一種搏奕

日期:2015-05-30,農曆四月十三日,星期六
地點:大嶼山,青龍頭一帶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00

黃立倉上水
黃立倉上水

「有沒有細一點的蝦餌啊?」上船的時候,艇家梁太問。

「沒有啊,賣餌的地方最細的就是這種細眼仔,而且其中己經揀最細的了。」我說。

餌的大細,有時候真的教我困惑。

「你們的蝦不夠大,下次要再買大一些的。」有一次出擊東水的時候,根叔對我說。根叔的「地頭」是火石洲。最記得跟根叔出擊曾經上過斤頭的紅斑和黃腳立;根叔自己上條四斤多的青斑時我也在場。

「是啊,餌真是大的好。」拿著紅斑青斑回程的時候,想著根叔的話真覺對極了。

「蝦是否愈大愈好?」有一次,不記得那位釣友問龍哥。

「你試試放隻龍蝦看魚吃不吃?」龍哥說;龍哥常出沒西貢牛尾海一帶,跟龍哥的艇,斤頭黑沙,紅魚,芝麻斑,白花,石蚌,細鱗等等是常見的魚獲。記得有一次,龍哥用他的蝦仔起了一條十多斤的懞仔魚上水面……

「龍哥好有道理啊!」看著龍哥艇大堆頭的魚獲,絕不會懷疑龍哥的說話。

今天梁氏雙艇齊飛,直出大嶼山的扒頭鼓灣。

用頑童的口吻說,我們今天都出「雙糧」。

梁生艇有頑童,白Sir,莊臣,細陳。飛馳的時候,頑童拿著手機拍我們這艇。我們的艇由梁太掌舵,成員包括毒王,阿新,阿業,和Kenny。

船停下不久,Kenny抽了一件似塑膠的物體上水。

Kenny的蝦蛞
Kenny的蝦蛞

「蝦蛄啊!竟然釣到蝦蛄!」是的,在香港,我們叫牠做「瀨尿蝦」。

之後,這個地點似乎沒有多大作為,而且常常勾石,再加上……

「嘩,好大雨啊。」天空忽然下起大雨,我立即拿出「毒王的新衣」穿上(見釣魚篇155之:毒王的新衣)。幸好這場雨來得快,去得快。雨停之後,船家決定轉位。

Kenny和他的黃立倉
Kenny和他的黃立倉

「是倒扣灣啊。」經過一個工程船隻的碼頭時,船家沒有停下的意向。

再往前走,是青洲灣。船終於停下。

「這裡是班區。」我說,想起上年七月,梁生在這裡請了一條約五斤的青斑上水。(見釣魚篇113之:群魔亂舞

今天的魚訊非常精口,抬頭看看船上各人的動靜,只見Kenny又勾石。

「噢,不!」只見Kenny握緊彎得厲害的竿,卻又可收得幾下!

是大魚!

「Kenny,要撈箕嗎?」我心知「不妙」,只見Kenny如臨大敵。

阿新和他的兩斤級青斑
阿新和他的兩斤級青斑

「要!」Kenny堅決地說,這時,梁太立即遞過撈箕給我。

當Kenny再收的時候,似乎顯得非常吃力。

「伏伏,伏!」隱然聽到竿頭被扯彎時發出的聲音。

「呀!」這時,不幸的事件發生了,Kenny的絞竟然鬆脫了!

「用手起啦!」我說,Kenny也開始一手手地回絲,而且把絲緊貼魚竿,以防被布線燒手。

只見水底開始有一大片銀光出現。

「天!好大餅啊……這是……」望著海面,知道緊張時刻來到了。

當銀光逐漸近水面時,我把撈箕伸出。

「天啊!這次別讓我失手。」握撈箕的我,心裡的確有些壓力。

忽然間,銀光一閃,那條魚發力四竄,想逃回海底。

只見Kenny吃力地支撐著,把竿稍微向下,消解那道力。

當銀光再度接近水面時,我立即伸出撈箕,一條兩斤半的魚就這樣上水了!

「Wow!好大條黃立倉呀!」經過一輪搏鬥,Kenny拿著撈箕,望著手機鏡頭,一張「勝利的微笑」就這樣拍了下來了。

這個強橫的對手,拆了Kenny的絞,橫掃了幾副絲之後,我們花了好幾分鐘時間把糾纏的絲分開。

「阿新,下一條輪到你啦!」我笑著對右手邊的阿新說。

不一會,看到阿新站起來,大手地忙著上絲。

難道又是大魚?

「阿新,要撈箕嗎?」這個問題,今天第二次問。

「要!」阿新又是一個堅決的回答,我立即把撈箕傳給在右方船頭的阿業。

阿業重出江湖,二十年前常出沒青龍頭……只見阿業手起箕落……

「嘩,青斑呀!」撈上來的,是一條兇猛的青斑,尾部拍打得很厲害。

這條青斑,足兩斤重。

阿新和Kenny都說,今天第一次釣到這種尺碼的魚。

「真好像發夢一樣!」魚放了在活倉之後,不停地游著。阿新時不時探頭去看自己的戰利品,有時候更想網牠上來再拍照,不過這條斑非常惡,堅拒合作。(我明白的,給人類無端端捉了去還要說合作?)

清蒸青斑
清蒸青斑

不多久,梁生艇傳來喜訊,原來梁生也上了一條兩斤的青斑!

整天下來,兩條船除了三條兩斤級的魚,和西水出名的石狗之外,其他魚釣到不多。

「下次餌買細一些啊!」梁太再三叮囑。

晚上,傅記把兩斤的青斑蒸得恰到好處。

「大魚不吃細餌嗎?」用餌這個課題,在腦海仍不停盤旋。

「魚餓起來甚麼也吃!」馬生曾經說過。

「大餌較吸引大魚嗎?」所謂大和小,其實是相對的。一條大白鯊會為了一隻細眼仔游過來嗎?還是一條吞拿魚較吸引?我比較相信較大的餌,在某程度上會吸引較大的魚;也當然,較不吸引較細的魚。

我也相信船家,對於其主場有甚麼魚所掌握的資訊和經驗,遠比一般釣客好。

用餌,是一種基於釣場環境的掌握,與及自己對於魚獲取向的一種搏奕。

「明白了,毒王。」毒王自言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