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篇:送君千里

日期:2015-05-09,農曆三月廿一日,星期六
地點:大嶼山扒頭鼓北灣
開始時間:13:30
結束時間:17:30

 

暴風雨快來了
暴風雨快來了

「毒王,我們去那裡啊?」前天晚上,美兒好奇地問。

「是啊,毒王帶我們去那裡啊?」小白也忍不住問了。(註)

毒王號的雜物的確不少,有一黑一白放冰箱用的膠箱啦,有常用的藍背包,一枝只用了一兩次的岸釣伸縮竿,小白和裡面的手絲,防水袋子,幾樽礦泉水,和一份聖誕派對得來的禮物;還有鐵人送的吸汗巾。

分了兩次,才把這些物品由毒王號搬回家。

「嗨,美兒,你好嗎?不見一陣子你長大了好多啊!」誓不被我安放在洗手間的角落好一段日子了,一看到美兒,十分雀躍。

「誓不哥哥!」美兒顯得既興奮,又有點激動。

「小白,你也來了?」誓不看到小白,開心又詫異。

「是啊,誓不哥哥。自從上次毒王帶走你之後,我以為不會再看到你了。」小白說。

「誓不哥哥,毒王說,我們要跟大狗告別了。」美兒說。

內子為誓不和美兒設計的竿架
內子為誓不和美兒設計的竿架

大狗,即是毒王號。

今天西水的海底,雜訊甚多;不能說沒有魚訊,但總覺得要捕捉魚訊極不容易。

這時,Andrew似乎碰上小小麻煩。

「海底有些生物似在跟我鬥力。」Andrew說,看著他的魚絲被拉得筆直的情況,像勾石多。

「卡。」這時候,美兒忽然捕捉了一個小魚訊,上水是一條小石狗。

「回去吧!」把小魚拋回大海。

「那邊的雲好黑啊!」CY表妹說。回頭一看,但見青馬大橋方向上空的黑雲看上去真有些觸目驚心,好像黑色的天快塌下來了。

船家急忙收起船頭的篷,直駛去馬灣附近。

黃豆大的雨點嘩啦嘩啦地打在身上,望著空中的黑飛蟻一隻隻被擊落,飄散著在海中。

第一天帶大狗回家時,載著父母親到紅磡的一間美食坊吃擔擔麵。大狗很安靜,跑的時候幾乎一點聲音也沒有。回到家裡,孩子見到大狗很開心地跳上去。在大狗的保護下,我們從不擔心過外面的天氣如何惡劣,即使在極大的暴雨,大埔公路上只剩下不夠十米能見度的環境下。

「爸爸這架可是四驅車啊!」有一段日子,這句說話彷彿成了我的口頭禪。

「千尋的爸爸也是這樣說的。」大女兒說。

後來我翻看千與千尋,果然不錯。

「坐在船裡這樣看雨很舒服啊!」CY說,頗有一種隨遇而安的情懷。

雖然穿上了船家的雨衣,但褲子跟球鞋還是濕透了。

記得有一局,和頑童們一班釣友分坐兩艇,在這個水域碰到一樣的滂沱大雨,那時頑童施施然地拿出一部防水手機拍照。從此,我也決定換一部防水的。

「出海沒有一部防水手機是不行的。」我在想,現在跟頑童兄弟幫,筏狂,細陳…..們統統都用同一牌子的防水機。

艇沿馬灣岸邊一直飄到近青馬。

西水常見的貨櫃船
西水常見的貨櫃船

「拋劍勢!」手一揮,美兒竿腰發力,魚絲瀟灑地飛出二十呎外。

「毒王,卡住石塊啦!」美兒說。

可能拋得太近岸了,真的卡住了石,唯有用些力抽斷魚絲。

今天斷絲的情況特別多。

「噢,天啊!」有一次,在上環停車場取回大狗的時候,發現牠受傷不輕:左門玻璃盡破碎,門外被人用硬物鑿出痕跡。警察派人到現場掃指模最後也沒有結果。那個賊誤以為放在車頭乘客座位下沒甚麼在內的公事包有貴重物品。那一晚,大狗在狗場裡過了一夜。

雨在不經不覺間止住了。

今天除了船家釣到一些石狗和一條烏絲之外,我們的收穫幾乎沒有。

「釣魚就是這樣的了,再接再厲啦!」走在路上的時候,Andrew說。

跳上往荃灣的小巴,竟有一絲茫然的感覺。

小白和美兒在大狗尾巴
小白和美兒在大狗尾巴

「大狗,謝謝你十年來的照顧啊。孩子大了,一起的時間也少了,希望新的主人好好地使用你啊。」告別大狗當天,我拿著手帕,給大狗最後一次清潔。

「毒王,告訴孩子,有天在街上看到我,記得跟我打招呼啊。」大狗說。

「唔,再見了,大狗。」毒王說。

「再見了,毒王。」大狗說。

 

(註:小白,即是毒王以前用來載魚穫的白色膠桶,後來買了冰箱便甚少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