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篇:毒王的新衣

日期:2015-05-23,農曆四月初六日,星期六
地點:西貢內港一帶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6:30

毒王的新衣
毒王的新衣

「預計天氣極差,如果有戰友打算退出,不用客氣。」前天,看完天文台的天氣預告之後,立即在群組發出短訊。

這一局的戰友莊臣和Gary,都一致決定,出擊。

「要買條真正GOR-TEX的防水褲才行。」下班的時候,跳上巴士,決定到尖沙咀中港城的一間運動服Outlet看看。

因為曾經在網上買了一條防水褲,但經實戰証明,不堪一擊,所以今天決定要買條好的。

「請問有沒有那條有肩帶的GOR-TEX防水褲,薄身那一款?」曾經在別間店看中一條,但已斷碼,店員介紹我到這Outlet試試。為什麼要有肩帶呢,那是因為即使褲袋放了銀包,也不怕地心吸力。

「啊,那條褲現在打四折,不過很抱歉,暫時未有貨。不如留下姓名有貨時通知你?」店員歡容地說。

「好啊,謝謝!」留下姓名後,自己在店內繼續逛逛。

「噢,這件好標緻啊!」忽然眼前一亮,看見一件GOR-TEXT薄身外套,布料挺直,穿上身感到合適,而且,半價啊!

莊臣的連尖
莊臣的連尖

「買啦買啦!」毒王裡面的三兄弟,幾乎一致通過,買!

於是,今早帶著「毒王的新衣」,直闖西貢。

這幾天下著雨,而且間中有雷。在西貢會合了莊臣和Gary吃了個Brunch之後,便往勝記碼頭等候龍哥。Gary是舊同事,又是新公司同事。

這時,雨停了,但天仍陰。

上了船不久,又下雨了。

「唔,GOR-TEX果然有些料子。」心想,看著在布料的表面,有的小水珠凝結,也有些滲入了布料的表層,但卻透不過底層,而且,感覺比膠雨衣清涼。

「卡卡!」忽然有魚訊,美兒稍微發力,一條烏絲便上水了。

不過,今天的魚訊是電報式的,可能因為海底太多細魚。

龍哥於是轉位到白沙洲附近。

「嘩……嘩!」莊臣忽然叫起來,原來他的手絲抽到半水,立即被偷襲!

「是章紅!」莊臣見到條魚,不敢怠慢,一手一手地和牠對抗。

「好像卡住石!」只見魚絲忽然卡住了,然後……

「走了!」莊臣說。

「走了之後再釣更大的。」我說。

雨愈下愈大,龍哥再試其他位置,「高速公路」試過後,便去「重慶大廈」。

忽然,莊臣不知從那裡抽了一條連尖上水,好像變魔術一樣,大概得了龍哥的真傳吧?

「轟轟!」雷開始咆哮,好像在說:「不送了!」

龍哥驅著艇,趕快離去,最後,在一個僻靜的私人碼頭邊停下。

私人碼頭

「有樁柱,好極。」心想。這個碼頭,讓我想起大潭碼頭,立即揮竿把絲拋近樁柱。

水底有著很多小魚訊。

「卡,卡卡!」忽然,像樣的魚訊來了。

「讓劍勢!」稍微讓竿之後,對手開始認真地吃餌。

「上水吧!」抽竿之下,對手同時發力,那道綿綿的力好像在說,「吃小覷我!」

原來是一條十吋黑沙。

忽然,Gary有動靜了!上水是一條梳羅。

「好!」我叫道。首次和Gary一起出海,真不想他在這種惡劣環境下作釣,並且打龜啊!

這時,雨大如黃豆,不停地打在身上,幸好我們都在碼頭邊。

「紅雨啦!」頑童在群組發出天文台的「紅色暴雨」警示。

「毒王,小心!」美兒這時卻發出另一種警示,叫做「紅色捕魚」,表示未來十秒可能有大魚來襲!

海底果然有些怪異的魚訊。

「去劍勢!」幾個頗有誠意的魚訊之後,感到不能再等,於是抽竿!

一抽之下,對手也發力了,那種力度比剛才的黑沙更強!

收了幾下,對手忽然加大力度。

「讓劍勢!」美兒叫道,彎了一下化解力度,我的手也相繼配合。

「高生,要撈箕嗎?」龍哥問。

「唔……撈…撈箕啊!」我說。

(毒王啊,你幾時才能學懂作出快速,準確的判斷呢?)

上水,是一條磅頭石蚌。其實這個尺碼不用撈箕應該無問題,不過今天的魚實在太矜貴了,不買保險不成。

今天魚獲
今天魚獲

石蚌上水後,整個海面白茫茫,傾盤大雨之下,已經沒有魚訊。

這天,我們提早回程。

「Gary,今天覺得如何?」在茶餐廳,我們喝著熱巧克力,談著釣局。

「真想不到在香港真的可以釣到魚。」Gary笑著說。

「今天的釣況很差,平時不是這樣的。」我說。

「看,我們上次釣到的魚。」莊臣立即拿出手機,展示上次的魚獲。

笑著談著,然後Gary駕車子,載我們去旺角朗豪坊。

「謝謝你,Gary,我們下次再釣。」下車的時候,我說。

大雨灑下,傘子在彌敦道熙來攘往。

毒王穿著新衣,右手拿著17 Litre的冰箱,左手握著美兒,

昂然地走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