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篇:讓浪花凝結

日期:2015-06-06,農曆四月二十日,星期六
地點:東果洲,薯莨洲一帶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00

泰龍拍的作品
太郎拍的作品

根叔今天出奇地沒有說我們的餌太細,驅趕著快艇,直出東果洲。

東果洲由「幾塊大石」組成,最大的一塊叫「短洲仔」,其次最像薯仔的一塊叫「薯莨洲」,然後是「龍船排」;算起來今次是第二次到訪。

「嘩,好爽呀!」在海上飛馳的時候,準備換上長袖的白色的防曬釣魚服。

海風吹得涼快極了,如果不是因為紫外光,真想赤膊上陣。

「我也要買件你們這種衣服!」太郎說,看著莊臣那件螢光黃,和我穿上的白色戰衣。

太郎在工作上經常合作,可說是戰友。聽太郎說,上一次釣魚已是二十年前了。

船在短洲仔停下。

「這地方真美,如果不是釣魚的話沒有機會來。」我說。

只見太郎拿著手機,不停地拍。

東果洲
東果洲

放下魚餌不久,最先上魚的,依然是莊臣:一條石狗打開了今天的序幕。

「毒王,今天我們會碰到武士嗎?」美兒問。美兒所說的武士,自然是這一帶的沙立了。

「唔,或者啦,不過今天隻絞出絲好像有點不順啊!」我說。今天隻絞出絲好像很緊,扳下出絲掣也不能自動出絲,要用人手幫助;相信是有一次出海回家沒有用淡水洗淨,零件因而有些積垢吧?

「卡卡。」有一陣魚訊,上水果然也是一條石狗。

太郎的新竿是在佐敦買的,今天應是開竿日。黑黝黝的1.2米長,一支過的碳纖,非常有型。

太郎也輕易地上了石狗。

船家根叔時不時微調位置。除了石狗,我們都上了一些烏絲,紅杉,狗棍,梳羅之類的雜魚。

忽然,根叔手部動作有點異常,只見他急速且較大動作地收魚絲,收了許多手之後,忽然回過頭來。

「根叔,要撈箕嗎?」我問。

說時遲,那時快,根叔的左手握著絲,右手已拿起撈箕,往海中一兜……

一條斤半重的白立就這樣上水了!

「這個月份還有白立?」我們都不大相信,不過事實擺在眼前。

船家通常都好像較大機會釣到大魚的,這一點不由得我不服。

「毒王,有魚訊啊,這次抽竿要快啊!」美兒忽然說。其實有魚訊並不是甚麼稀有的事情,但美兒這麼說,一定有點不尋常。

這種魚訊,快速,又不大口,是石狗吧?算了,我……

毒王和沙立
讓浪花凝結

「上劍勢!」一抽之下,竟暗暗吃驚,回敬我的那道力,那裡是石狗?

回絲的時候,真怕那個絞出亂子。

上水,是一條近斤頭的沙立!

「武士啊!」美兒開心地叫著。

整個下午,大一點的魚不多見,不過也有一兩條八吋的石釘。

四點左右,船家駛近龍船排。龍船排其實只是一塊稍大稍高的礁石。

忽然,莊臣使出「給我一條好魚」的上乘武功,只見他雙手的功架……

「毒王,那是……」美兒問。

「似是龍抓手。」我說,看著莊臣一手手地上,會是甚麼好魚呢?

當魚上水時,原來是一條半斤的紅斑!

整天魚穫
整天魚穫

「第一次釣到紅斑。」莊臣快樂地說。

回程的時候,我們把魚穫拿出來拍照,最大的四條,叫做「四大天王」。

「看看這幅相?」太郎遞過手機,分享他拍的照片。

「嘩!好漂亮啊!」我們都讚嘆。

其中我最喜愛的,有兩幅。

第一幅,也是這篇日記的第一幅,太郎說完全沒有用甚麼攝影的效果,但這幅相,我只能以Stunning形容。

第二幅,記錄了毒王拿著沙立皺眉的時候,那種真實的個性。

「讓浪花凝結。」毒王在想著,給這照片起一個名字。

2 thoughts on “第158篇:讓浪花凝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