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篇:第四釣點

日期:2015-06-12,農曆四月二十六日,星期五
地點:東果洲,薯莨洲一帶
開始時間:10:00
結束時間:17:30

wpid-wp-1434233746008.png「沒有蝦賣了。」電話中傳來魚餌店的回答。

「是甚麼原因啊?問過其他店也是沒有。」覺得很奇怪,同一時間多間魚餌店也是這樣。

「因為…因為沒有來貨。」店員支吾地說。

打了幾個電話,最後還是在香港仔逸港居那間訂到。

今早根叔再帶我們出戰東果。

夢人帶了其愛竿「夢人」,而莊臣則照舊用手絲。而我,則奢侈地給自己,買了一隻新絞。

我們都在短洲仔放下魚餌。

「嘩,隻絞超順!哈哈哈!」我在海中大笑,開懷極了。

「毒王,有魚訊啊!」美兒忽然說。

連忙回絲。上水,是一條…

「小心呀,毒王!」不記得是誰的提醒了,但見上水的魚樣子詭異,顏色也是怪怪的。

「是甚麼魚?」我問,小心奕奕地用布托著。

「是石獅。」船家說。石獅的背鰭是有毒的,給刺著可不得了。

「毒王釣毒魚。」大家都笑著說。

解開魚鉤之後,把牠放回大海。

「卡卡。」不多久,又有魚訊。

上水,是一條像punk頭的老虎魚,又是有毒的!今天怎麼了?

「老虎毒些還是石獅毒些?」我好奇地問。

「老虎毒些。」船家說。

「那麼最毒是甚麼魚?」我再問。

「是石頭魚。」夢人說。

後來再釣到老虎魚之後,船家決定轉位。在那裡我們起了些石狗。夢人也起了一條石馬頭。

wpid-wp-1434233805588.png
左石馬頭,右白頸

半天下來,沒有一條大魚。船家決定轉個大位,直飛其主場:火石洲。

「有次就在這釣到斤頭黃腳。」我説。那是一年前吧?

不過,今天的火石洲,擦不出火花。

大約下午三時,根叔決定再轉位,直驅橫洲。

「給我一個位,就夠了。」我笑著跟莊臣說。

「莊臣,來些生猛的!」夢人在冰箱的發泡膠盒内抓了一把沙蝦,放在桶子裡。蝦跌入水不久,立即硼硼跳起來。

忽然,根叔使出其必殺技,只見他左手控著絲,右手拿著撈簊…

一條磅頭沙立就上水了!

莊臣見到這個黃金機會,也立即抓緊…魚絲。只見他神色有異…,手絲收了一把又一把。

「沙立呀!」是的,一條標緻的沙立又上水了!

wpid-wp-1434233911925.jpeg
莊臣和他的沙立

今天的釣組,用了兩粒魔術豆,中間隔著一粒28克中通鉛,底下縛了個鉛頭鉤。這樣,便可以隨意調教鉛和鉤之間的距離。而上面的魔術豆,又可防止回絲太快時竿頭給鉛撞到。

「卡卡,卡。」忽然,海底傳來魚訊,急速地吃餌。

「卡卡,卡卡卡!」不到三秒,這個魚訊竟愈來愈強!

「上劍勢!」知道不能再等,於是立即抽竿…

「毒王,小心!」美兒說時,竿腰已忽然向下彎。

不過新絞的造工精密,上絲時的暢順感讓我倍添信心。

「撈簊!」我叫著。這次不再猶疑了,根叔立即走過來。

魚身漸現…

撈上來的,是一條斤半的沙立,強而有力!

太捧了!第一次釣到這種尺碼的沙立。

不久,夢人的「夢人」大彎,只見他沉著地對抗。

「多半也是沙立。」心想。

未幾,一條粉紅底色,橙點,夾雜著白色斑駁的,有一絲兒像梅花鹿的斤頭魚上水了!

「是紅斑呀!」好漂亮的東西。

「好勁啊!」我們都喝采。

海底這時充滿生機。

wpid-wp-1434233978839.jpeg
整天魚獲

莊臣又有異樣…只見其功架節奏極好,上絲不徐不疾。

上水,是條斤頭沙立。

我們樂透了。

「今天真是V型反彈啊!」回程時,我們都回味著横洲的一幕。

「給我一個位,就夠了。」毒王在想。

2 thoughts on “第159篇:第四釣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