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篇:有時,只喜歡靜靜地釣個痛快

日期:2015-07-04,農曆五月十九日,星期六
地點:南丫島一帶
開始時間:08:15
結束時間:17:00

毒王的瓜杉
毒王的瓜杉

有時,只喜歡獨自走上「不省油的艇」,靜靜地釣個痛快。

不記得是一九七幾年了,也不知是否因為阿姨在香港電台工作關係,那年我參加「少年行」節目的活動。隱約記得是參觀石崗軍營吧?

一班孩子坐軍車,我坐車頭。兵大哥開著沒彈頭的機關槍,燒著的金屬碎激濺四散,降落在我因穿短褲而露出的大腿上;那種痛法仍依稀記得。

那時我只盼望快些回家。

不過午餐的時候,有機會吃到軍餐:每人分配了一盒鹽水雞髀飯。拿著飯盒,獨個兒走在一旁,慢慢地吃。

之後有一天,阿姨不知跟母親說了甚麼,然後跟我單獨談話。依稀記得,阿姨好像語重深長地跟我說應多跟其他小朋友玩之類的。

回想起來,自小的確有些微不合群。用現代的語言說,是否社交障礙?是否輕微自閉?

管它吧!

今天的運天然氣的船特別多
今天的運天然氣的船特別多

「噢,毒王,又走了!」美兒今天好煩惱,因為不知何故,身旁的師兄已上了多條紅杉,但我們的魚一是不吃餌,一是試了幾口又不回頭。

「卡卡!」魚訊又來了。

「讓劍勢!」美兒立即使出看家本領。

「天,又走了!」美兒叫著,因為魚兒竟不回頭,所以讓劍勢也沒有用。

忽然,右手旁的師兄用手絲又上了一條大紅杉。不計小的,這條應該是第六條了。

「卡卡!」忽然,難得再有魚訊。

「盪劍勢!」美兒想引魚兒多試餌,果然,魚兒回頭。

「讓劍勢!」美兒忽然變招,竿頭忽然一重,一條標緻的五兩紅杉上水了!

這條紅杉得來不易。

這時,左邊用長竿的師兄又出招,一條大紅杉又輕易上水了,這已經是他的第五條吧?

用竿的,用手絲的,在船上個個釣得不亦樂乎;上水的紅杉,都是街市裝的。

不記得從何時開始,喜歡了釣紅杉的感覺。

紅杉吃餌的時候頗有力,但卻又頗小心。南水近石澳,又或者南丫海域的沙泥底,這種魚多的是。

有人說,在香港,紅杉已不復見。我們所釣到的「紅杉」,其實是「瓜杉」,因為身上近胸鰭有一大紅點,而真正的紅杉是沒有的。

啊,那我釣到的,是瓜杉了?

「Patrick, What is this? 」Ally問。上星期三,跟一班同事包艇出海,釣了幾小時;有一位外藉同事釣到一條瓜杉。(註)

「That is Melon Coat.」我說。Melon Coat,即是「瓜杉」,魚類統營處的譯法

魚類統營處網頁
魚類統營處網頁

「毒王,有魚訊啦!」美兒又緊張地說。

上水,是一條小瓜杉。

回程的時候,「不省油」上的高材生,釣到七斤八斤瓜杉是等閒事。

「放下魚絲到底後,不用急,等牠慢慢食餌。」左邊用竿的師兄說。按成績表排名,應該是第一名。

自問不心急,而且也有讓魚啊;為什麼成績差這麼遠?

最大可能的因素是……餌!

左右兩邊的師兄,今天都用蝦仁做餌;而我只有生沙蝦。

「上船要生蝦,蝦仁都帶些啊!」上岸時,船家嬸嬸說。

幾小時的心靈靜處,實在舒暢極了。

「下次,一定要帶蝦仁,釣它一箱瓜杉!」毒王在想。

 

(註:星期三有十位同事跟我出海,這一局太怱忙,不記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