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篇:讓劍勢!

日期:2015-07-18,農曆六月初三日,星期六
地點:西貢橫洲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30

毒王的大石崇
毒王的大石崇

「讓劍勢!」果頭唸著竿法,然後回頭微笑。

「毒王啊,這位叔叔是誰,為什麼懂得我們的竿法?」美兒感到有點困惑。

「這位是果頭叔叔,擅長岸釣,大概在日記看到竿法,說說玩玩而已。」我笑著解說。

「那麼果頭叔叔知道這一套橫瀾竿法的九式嗎?」美兒好奇地問。

「唔……如果他有留意日記的話,或者會知道有六式吧?」我說。

「橫瀾竿法」,大概是跟美兒在橫瀾島釣瓜杉時醞釀的一套竿法。由於當其時正在重讀武俠小說,所以竿法的九個招式,均以「劍勢」為名。(見釣魚篇145之:橫瀾之美

毒王的大沙猛
毒王的大沙猛

第一式,拋劍勢,通常在較淺水區域,又或者是近礁的釣點。用陰力揮竿,把絲拋近目標然後收回,目的是擴大餌的「能見範圍」。在深水區用處不大,因為在船上,釣組最終會落在自己的正前方。

第二式,盪劍勢,釣組沈底後,把竿上下抽動,輕微晃餌。

第三式,讓劍勢,把竿稍稍放鬆,讓魚拖著竿走,減少試餌時的阻力感。

第四式,去劍勢,跟讓劍勢有半招相似,但奧妙之處在於讓與不讓之間,中途迅速回竿。

第五式,落劍勢,回絲時用陰力把半秒的爆發力拖長為一至兩秒,化解魚的爆發力。

第六式,上劍勢,把握魚吃餌的一刻,巧妙地迅速回竿,勾著對手。

第七式……

橫洲西南的三塊石
橫洲西南的三塊石

「毒王,有魚訊啊!」美兒忽然叫著。

「去劍勢!」感到那道力不小,但去劍勢一出,似乎已經制服了對手。

回絲的時候,感到有些重,但反抗力卻不大。

「嘩,大石崇啊!」上水,的確是一條頗大的石崇,顏色鮮紅。

想不到在橫洲的西南面,這三塊石頭,有這麼多大石崇。根叔在這一帶遊走。

雲層極厚,除了早上的一場大雨之外,下午天氣甚佳:天陰,無雨。

忽然,細陳的竿有異常反應!上水,又是一條大石崇。

這「三塊石頭」,原來也有名字。網上有資料說,1985年的地圖,稱這三塊石為番鬼倫洲,但2005年的海圖卻沒有了這個名稱,而把它們由西至東分別叫做圓崗洲,棟心洲,和扁洲。

坐在船前方的果頭,這時也似乎有異樣,只見他的竿大彎,呈向下的U型!

「難道又勾石?」心想,於是看看竿頭的魚絲……

「天啊!會動的!」那不是巨物是甚麼?

這時,只見果頭吃力地絞了幾下……

「哎呀!」忽然間,魚絲斷了。

「相信是班類。」果頭冷靜地說。

「應該是。」我說,想著可能是一條五斤以上的青斑。

「毒王,又有魚訊啦!」美兒警覺地說。

「難道是巨物回頭?」心想。

「讓劍勢!」美兒叫著。

釣上啦!

是一條體形不錯的,石狗。

上岸的時候,我們帶走了數斤的石狗,一條大沙猛,一條雞魚,一條八吋黃釘,細陳的烏絲班,和連同船家四人每人釣到一條的大石崇。

至於那條巨物……

大自然永遠擁有保留緘默的權利。

***

後記:

竪日的Whatsapp,又開始熱鬧了。

「下次,再戰東水!」毒王說。

「龍宮夢!」細陳說。

「期待!龍艇探龍宮!」果頭說,「這次我要換新武器,不許重複昨天的遺憾!」

八月初,我們再見。

 

 

10 thoughts on “第163篇:讓劍勢!”

  1. 毒王毒(道)行深呀! 原來重有咁多招式……若果我當時識得耍番幾招*,話吾埋條橫蠻的巨斑就見到美兒了。咳。

    不過我應承你,下次我吾會再咁吾爭氣! 首先,我吾要再嘔! 第二,我要真斑!! 第三……

    果頭

    *我暈嗮浪,連最基本的原則都忘掉。毒王你出發前叫我留意磅頂,但釣斑之前kick石,收線時系咁打滑,所以set左磅頂響最大處,吾記得鬆返少少,咁點扯得過條斑王喔。

      1. 毒王,
        想請教有沒有三家村去東龍島駁艇既電話?
        Thanks,
        Dickson

  2. 一路看你的日記,彷佛就象跟著你們大伙兒一起東征西討。釣魚初哥的我,常常做龜仙人,看著你由初時什麼都不太懂,暈船打龜。到現在能自創橫瀾竿法,心裡面又羨慕又佩服。所以我都在小島上努力練習竿法,釣技。希望終有一日能有機會跟你們一起爆釣。努力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