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篇:南丫,曾經咬著鴨脷洲

日期:2015-07-25,農曆六月初十日,星期六
地點:南丫島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30

南丫
南丫

「去劍勢!」美兒每次出擊都努力練習竿法,今天也不例外。

上水,是一條晶瑩,有著複雜橙色的,蔬蘿。網上說,這種魚屬於天竺鯛科。

六級風的環境下,船家駛到南丫島東北面的一個海灣作釣。天氣好的時候,船家很少會來,或者因為太近,怕釣客們有微言吧?看著這個海灣,尤其是疏落的一兩間小屋,和那幾株像椰樹的,竟有一點異地,教人興奮的感覺。

「毒王,有好多急速的魚訊啊!」美兒說。

蔬蘿
蔬蘿

「讓劍勢!」一個急速的魚訊又給美兒捕捉了。

「美兒,我們的讓劍勢要練得純些。」我說。有時候,這種小魚未必比大魚易釣。

上水,是一條孩子氣的小沙猛,Q版的。

「再見了,小朋友!」蔬羅和小沙猛都太小了,回歸大海吧。

從地圖上看,南丫島其實跟香港仔非常近。以前遊南丫島,由中環坐船,由於沒有地理概念,就覺得好像去了很遠的「離島」。

「去劍勢!」這一招回得極快,上水的,是一條小沙立。

小沙立是化餌高手,其魚訊緊密,又難以捉摸,真是煉竿的好對手。

小沙猛
小沙猛

「毒王啊,這招去而不盡,叫做去劍勢好像不夠貼切。」美兒說。

「唔,說的也是。那麼……改名叫做悔劍勢好不好?」我說。

「好!悔劍勢!」美兒立時發力,上水的,是一條體形不錯的䱛。

不過,以為「䱛時代」重臨的我,等了很久都沒見第二條。

這區的小魚,最喜歡黃豆大的蝦仁。用三門仕掛,每個鉤各勾上一粒蝦仁,你會比用生蝦感到更豐富的魚訊。

「卡卡,卡卡卡!」一輪轟炸式的魚訊又來了!

「上劍勢!」美兒出招,上水是扯旗立。

整個下午,來的都是池魚,沙立,扯旗立,石狗。

「卡卡,卡!」魚訊又來了!

「讓劍勢!」美兒再出招,對手是……

一條街市裝的大瓜杉,Bingo!

整天魚獲
整天魚獲

船家再靠島向南駛,在一塊大礁石附近停下。這裡非常接近島的最東面。

「這條是東博寮海峽。」記得上遊艇課時老師說。

南丫在古時稱為舶寮洲,後來雅稱為博寮洲,到了近代,才因其地型而起名為南丫島。不過,其東西面兩條航道仍保留舊名,分別稱為東博寮海峽和西博寮海峽。

忽然,左手邊有師兄要撈箕。上水,是一條斤頭沙立。

不久,船倉又嘩然,在這個釣點第二條斤頭沙立又上水了。

回程時,船家橫過東博寮,向鴨脷洲方向駛去。

「美兒,今天練夠了沒有?」我說。

「差不多啦!下次我們去那裡啊?」美兒問。

「莊臣有約,我們找龍哥去。」我說。

有個盤古超大陸的理論說,陸地原是一塊,後來分裂成現在的樣子。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從地圖看,南丫的鹿洲灣應該曾經「咬著」鴨脷洲;而索罟灣則「咬著」海洋公園的那塊地吧?

「唔,陸地還是現在的好…..」毒王在想著,那因上帝之手而多出了的海岸線。

3 thoughts on “第164篇:南丫,曾經咬著鴨脷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