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篇:潛魚勿動

日期:2015-08-03,農曆六月十九日,星期一
地點:西貢內灣一帶
開始時間:12:15
結束時間:18:30

毒王的咖啡
毒王的咖啡

「來一杯美式咖啡,要Tall的。」坐在咖啡室內,點了一杯慣常的「毒藥」。

「毒王,這杯東西很臭啊,是甚麼來的?」美兒皺著眉頭,好奇地問。

「是Americano,不加奶,不加糖。」毒王笑著說。

「毒王盡興嗎?」群組傳來筏狂的訊息。

在攝氏三十三度的高溫下作業了半天,喝足了一公升半的水,帶點疲累的身軀,獨個兒在銅鑼灣的一間咖啡店歇下了。

「今天用手絲嗎?」出發的時候,看到米克的裝備輕盈。

「是啊,自從上次在汀九用手絲上了條兩斤多的細鱗之後,就愛上了用手絲。」米克興奮地說。

「這小子倒長大了不少。」心想,差不多一年沒有見米克了。還記得對上那次我們出戰蒲台,米克上了條體形不錯的雞魚。轉眼間,今年升大三了。(見釣魚篇119之:摘A小子

「那你副絲幾磅啊?」我笑著問。

「十二磅。」米克堅定地說。

在第一釣點沒有甚麼斬獲之後,龍哥轉位。

忽然,米克有動靜了,上水是,一條烏絲。

白沙洲今天美極了,海水展示著有層次的藍,遠處有幾隊人在練習獨木舟。

不久,果頭又有動靜,也是一條烏絲。

「你們過了Level One啦!」我說。龍哥這時似乎有些阻滯,原來他的手絲炒粉了。

龍哥解決了這堆粉之後,把艇稍為調整位置。

「這個位置有不少石啊,毒王。」美兒說著,忽然,絲又卡住了。

遇到這種情況,唯有用布握著絲,把它扯斷。

「毒王,你看!」正埋頭重新縛釣組的時候,左邊的果頭興奮地說。

「嘩!是大芝麻!」回頭一看,果頭的釣組,已勾著了條一斤七兩的芝麻斑!

原來在我專心縛鉤的時候,果頭中魚!

果頭的大芝麻
果頭的大芝麻

「感覺如何?」我問。這麼大的芝麻,不常見。

「比想像中倒沒有那麼大力。」果頭說。

星期一的西貢海,感覺比假日更悠閒,因為來往的船隻不多。

不知道是否天熱,龍哥在「重慶大廈」流連了多時也沒有動靜,於是再轉位,在一個私人碼頭對海的位置。

「這個位置不要輕視啊,誓不的釣組在這裡曾試過被秒殺。」我對美兒說,那局是難以忘記的「勝記之約」。(見釣魚篇120之:勝記之約

「連誓不哥哥也應付不了?」美兒吐了吐舌,不敢相信。

「卡卡,卡!」說時遲,那時快,忽然有一個強橫的力拖走魚餌……

「毒王!突襲呀!」美兒冷不提防這一道突襲,整條腰彎得厲害,只見釣組往船底方向被扯走。

「慢慢來,就住啊!」龍哥緊張地說。

「伏伏伏,伏伏!」美兒的竿腰又再出現這種夢魘般的聲音。

「讓劍勢!」由於對手太大力,在怕斷絲的情況下,唯有立即還以讓劍勢。

「毒王,別讓了,我們快使出悔劍勢啦!」讓了一秒半後,美兒感覺不妙。

「悔劍……」悔劍勢還未使出,回絲的力度竟忽然消失了!

「天啊!又走了!」拿起釣組一看,蝦被咬爛了,應該是鉤沒有勾上咀。

對上一局走魚是因為忽略細節,這一局,卻是因為技術不佳。

「是我的悔劍勢出得太慢了。」我後悔地對美兒說。

傍晚的時候,龍哥轉位到近岸處停下。這裡頗有魚訊。

「悔劍勢!」上水,是手板大的火點:一份安慰獎。

忽然,在後排的米克好像碰到難題。

原來,米克的手絲似乎勾到了魚,但又很快地被魚拖到石隙。

龍哥走過來,拿起米克的魚絲,抽了幾下;然後一手掌擼改變船的方向,一手拉著魚絲嘗試扯出釣組。

忽然,船略為轉向時,龍哥立即使出罕見的龍抓手第八式……潛魚勿動!

一度沈厚的手力藏著一種暗勁,石隙中的東西竟順勢地一手一手地被拖出!

一條斤四兩的芝麻斑又上水了!

「嘩!又是芝麻斑呀!」米克的芝麻斑也是極有看頭的。

「這條芝麻斑比上次的細鱗還好力。」在西貢茶餐廳的「檢討會」中,米克開心地說。

整天魚獲
整天魚獲

「毒王盡興嗎?」群組傳來筏狂的訊息。

「有些未滿意。」毒王說,喝著一口咖啡。

「不要緊,808一次過釋放吧!」筏狂安慰說。

「808鐵三角重臨!森美加美兒。」鐵人忽然在群組現身。

「好!」毒王說。(註)

 

(註:八月八日,筏狂,鐵人,和毒王,將會攜手出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