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篇:火煉鐵三角

日期:2015-08-08,農曆六月廿四日,星期六
地點:西貢內灣一帶
開始時間:12:15
結束時間:18:30

鐵三角團隊
鐵三角團隊:左起毒王,筏狂,鐵人

「毒王啊,美兒這個星期都好靜,不知是否有甚麼心事呢?」小白說。(註)

想起來很久沒有帶小白出擊了。小白總是這麼乖,默默地替我保管著舊的釣具雜物。

「美兒,你不高興麼?」我問。

「毒王啊,你今天還是帶誓不哥哥出擊啦。我上兩次都走了魚,怕今次又對不起你。」美兒終於說出心事了。

「美兒,沒有甚麼大不了的。你看,昨天我買了新鉤。」我得意地展示手裡的一包新鉤。

「是釣具工房的六號立鉤?」美兒眼裡忽然發出光茫。

立鉤,在香港又叫千又鉤;那個「又」字其實是日文,不過字樣相似而已。這一局我決定用比平時大一點的鉤。

颱風「蘇廸羅」正在台灣附近活動,以致今天的氣溫異常高。穿上竹纖維的戰衣,抹上防曬,帶了兩公升的飲品,我們又在龍哥的艇上飛馳了。

鐵人剛去完日本大阪,今天帶著兩支愛竿:森美和月光波;而筏狂則以Gamakatsu的競技II迎戰。我們在勝記碼頭,竟巧遇頑童跟他的朋友們吃午飯。

「來,拍張團照!」頑童拿著機,一幅「鐵三角」的團照就給拍了下來。

「好熱呀,毒王。穿鉛的時候記得先濕一濕水啊。」上了船坐下不久,美兒便說。

摸一摸鉛,竟是燙手的。如果不降溫,恐怕對魚絲有影響。

「今天每一個結都不要馬虎。」把絲穿過鉤孔之後,線端先自縛一個小結,然後再像平時般縛鉤。

龍哥在第一個釣點只停留了十五分鐘,發覺不對勁便轉到一個沈船位停下。

每個釣局的每一竿,都是一趟獨特的歷驗,並且或多或少帶著一絲異想。

「卡卡,卡!」忽然,魚訊來了;輕輕把餌拖走些少,試探著對手。

「卡卡卡!」那個魚訊加重了;明顯地,對手想告訴我,牠並不好惹。

「上劍勢!」美兒出招之際,竿尖立時傳來沈厚的拉力!

「來吧!」我們叫著。上水,是一條約十二兩的立魚。

金鯛
金鯛

「這條是…黑沙…不,是稀立!」對了,這條魚跟上次莊臣釣到的是同一品種。

這種立的英文名是Gilthead Bream,中文是金頭鯛,又有人稱金鯛,源於地中海和北大西洋。有網上資料說是最好味的一種立,不過口味這事情實在很主觀。

這一個釣點充滿神秘。

「卡,卡,卡!」魚訊又來了。

「悔劍勢!」美兒和我漸漸學會了果斷。一道悔劍勢發得堅定不移。

「伏伏!」對手發力了,這道力比剛才的金鯛更強橫!

把絲不停絞回時,忽然感到一種微妙的信心。

上水,是一條斤一兩的鱸魚!

斤頭鱸魚
斤頭鱸魚

這時,筏狂靜了良久的筏竿似乎開始有動靜。

忽然,竿大彎!只見筏狂劃出一個弧度,一手手自信地上絲。

一條十二兩的金鯛又上水了。

天氣愈來愈熱,帶來的飲品喝完一支又一支,身上卻不怎麼覺得有汗;這種情況,相信是水份不斷地流失。

「這麼熱的天氣,幸得這件戰衣擋了一擋。」心想。

龍哥轉位往大頭洲方向走,然後在南風灣附近停下。

「毒王,這裡的魚訊好快啊!」美兒說。

「讓劍勢!」美兒出招,但變招卻不夠快,勾不著對手。

忽然,前面的筏狂上了一條火點。

「悔劍勢!」這招一出,忽感到強大的拉大在對抗。

上水時的確教人有點驚訝,原來只是一條手板大的火點。

黃腳立
黃腳立

「這裡的火點可能因為水流急,長期在這環境長大,特別好力。」我說。

這時,在遠處有一大隊騎著水上電單車的車手,竟然在這海域「賽車」,高速地劃過海面!只見有兩艘水警輪正吃力地在前後試圖包圍他們。

海面湧起浪又一浪。

「浪劍勢!」美兒忽然向浪的角度傾斜。

「美兒,這一式是甚麼?」我有點摸不著頭腦。

「是浪劍勢啊。我發現有浪的時候,魚訊有時會忽然豐富起來。」美兒說。

「美兒真是一支奇竿。」心想。

也許龍哥不喜歡這裡被騷擾吧,於是轉位,到了大頭洲之端。

「拋劍勢!」這裡的水不深,輕輕一揮,釣組在十多呎外落下。

海底裡好像有些微的雜訊。

鐵人的沙猛
鐵人的沙猛

「毒王,快放鬆線杯!」美兒說。

釣組其實已到底。但按下橫絞的絲鎖,魚絲竟一碼碼地被拖出。

「毒王,鎖絲啦!」出了幾碼絲之後,美兒忽然說。

這時,那個微弱的魚訊忽然增強。

「卡,卡卡,卡!」

「悔劍勢!」劍勢一出,對手開始反抗。

上水,是一條手板大的黃腳立,怪不得人們常說黃腳立精口。

「美兒,這次釣到黃腳立啦!」我興奮地說。

鐵人的月光波,這時有反應了!鐵人沈著地上絲,一條標緻的沙猛終於上水了。

「毒王,突襲!」美兒忽然說。

那道力的確不弱!上水,是一條六兩左右的花頭梅。

花頭梅
花頭梅

到了六時多,帶來的兩公升飲品終於喝完了。

當龍哥正準備回程,把活倉內的魚一條條撈出的時候,我忍不住拋下魚絲。

「卡卡!」竟然又有魚訊。

「悔劍勢!」美兒今天的悔劍勢耍得帥極了。

上水,是一條五兩的黃腳立,是美兒今天的第二條。

傍晚的檢討會設在西貢市中心的權記。

「這道炒通菜真好味道,雖然略咸!」喝著冰檸茶,忽覺累了。

「是啊,我們要補充今天流失的鹽份。」鐵人以專業的口吻說。

「如果缺鹽會有甚麼後果?」我問。

「會導致體內電解質不平衡,嚴重的可以中暑。」鐵人說。

天文台說,今天是香港百年以來最熱的一天。

「唔,那麼我們這鐵三角經過火煉之後會變成甚麼呢?」心想。

「當然是鐵金鋼啦!」毒王笑著說。

 

(註:小白是毒王釣到第一條黃立倉之後而買的白色膠桶。)

2 thoughts on “第167篇:火煉鐵三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