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篇:南水的大家族

日期:2015-08-17,農曆七月四日,星期一
地點:南丫,蒲台一帶
開始時間:08:15
結束時間:17:00

瓜杉「毒王,你看!」果頭忽然叫著。

「噢,是大瓜杉啊!」別過頭來,果頭手裡多了一條標緻的瓜杉。

「毒王,今天的瓜杉特別大啊!」美兒說。

忽然,右邊的師兄中了魚!上水竟是一條雞泡。

這個時段,船上陸續有師兄中了瓜杉。

「毒王,為什麼我們沒甚魚訊的?」美兒問。

「唔,或者是時機未到,又或者…」我說著,想到了一件事情。

「又或者甚麼呀?」美兒追問著。

「又或者釣組有些難以言喻的問題吧。」我說。

這時,果頭的竿又動了,只見他絞著絞著,又一條大瓜杉上水了。

看來,果頭多年岸釣的經驗,搬過來船釣很快適應了。

不一會,右邊的師兄又中魚,上水依舊是一條雞泡。

「卡卡!」一個魚訊之後,絞了兩下子,魚絲忽然輕了!

拉上來一看,布線從中斷開。

「雞泡又橫行了!」美兒叫著。

「好極,反正釣組有些不順眼,不如重新縛過!」我說。

南水的天然氣船有時直覺一個「縛得不好」的釣組,會特別釣不到魚。「不好」的原因可能是子線特別長或短,鉛不夠重或過重,鉤太大等等。釣魚難以太「科學」,這些「不好」的判斷非常主觀,亦未必一定是主因。然而,經驗的累積卻是一個複雜的學習過程,人腦在不知不覺間比較和吸收了許多釣局中各種客觀因素和結果,繼而建立起獨特的判斷系統,主導著,也許還改善著,下一局的部署。

「毒王啊,似乎帶新人出戰會讓你釣不到魚哩!」果頭打趣著說。今天果頭第一次跟我出南水,我倒也真希望他釣到魚,領略南水的樂趣。

「唔,我會打破這個宿命的。」我笑著說。

新縛的釣組落水後,魚訊真零舍不同。

「卡卡,卡!」一個霸度的魚訊忽然出現了。

「悔劍勢!」美兒已經急不及待了。一道悔劍勢使出,上水的是一條大瓜杉!

「哈哈,做得好!悔得好!」瓜杉在手,世界擁有。

南水泛指香港水域內港島的南面,包括正南面的赤柱,石澳,東南面的螺洲,蒲台,宋崗,橫瀾,西南面的南丫,長洲等。這個水域,經常給幾個大家族佔據。

第一個,雞魚族。2012年曾經出現雞魚高峰期,也是「金美爆釣團」見證「南水方程式」的日子。那些年我們的竿都縛上仕掛,南極蝦,嘩啦嘩啦地釣上不少磅頭甚至斤頭的雞魚。

第二個是池魚族。池魚有好多種,也是用仕掛和南極蝦這「方程式」去釣比較有收穫保證。

第三個是䱛魚族。這家族包括上價魚如黃花,也包括白䱛,雞蛋䱛,三牙䱛,花䱛等等。較常釣到的是比手板略大的白䱛和雞蛋䱛,常聽人稱為䱛仔。䱛仔對魚絲的鬆緊較敏感,所以南水的船家多數會教你稍為放鬆魚絲去釣這種魚。

「卡卡!」一個急速的魚訊來了。

「讓劍勢!」讓對手拉了兩下之後,立即回竿。這時候,感到對面的拉力也頗不弱。

花䱛

上水,是一條半斤的花䱛。

「毒王,你今天不是想釣到花䱛嗎?」美兒說。

「唔。」我敷衍地回應,看著這花䱛覺得牠的紋出奇地細緻。

瓜杉是第四個大族。瓜杉上鉤時的爆炸力相當不錯。記憶上牠們多出沒於雙四門附近,又或者橫瀾一帶。

這時,船家嬸嬸在船艙內忽然施展了手絲大法,一條教人嘩然的芝麻斑竟上水了。

不過芝麻斑算是較不常見,不算為大家族。

雞泡倒常出沒在多瓜杉的地方,可算是一個最不受人類歡迎的「南水家族」。不過我欣賞這個家族的「行俠仗義」,「見義勇為」:見到朋友有難時,奮不顧身地為朋友咬斷魚絲。

下午時段,「䱛時代」竟然重播!果頭和我都上了不少䱛仔。

「咯咯,咯咯咯。」䱛在水桶內不時發出聲音;怪不得英文叫Croaker,因為常發出Croak Croak聲。

「為甚麼你的䱛會咯咯叫,我的不會呢?」果頭甚有發問的精神。

忽然,果頭的竿有些不尋常的振動。

永遠的珍寶
永遠的珍寶

「要撈箕。」果頭低調地說。

正懷疑自己是否聽錯的時候,果頭已在回絲。

「呀,又不用了。」果頭又說。

絞著,絞著,一條九吋的大瓜杉上水時真耀眼。

回程的時候,我們的冰箱都有不少瓜杉和䱛仔,和少量池仔。

南水的魚種當然不止這些。斑,立,鮫,細鱗,馬友,甚至石鯛,花金鼓也有;只是較罕見,又或者出現的時間較短。相信只有南水的資深戰士,又或者消息靈通者才較能掌握牠們在何時何地出沒。

如果你在網上討論區看到有魚獲照都是這四大家族的話,那你可以猜想,多半是南水的出品了。

One thought on “第168篇:南水的大家族”

  1. 確實,長期的經驗可累積成下意識或直覺,也許不大容易對此加以解釋,但常常都 Works.

    那天最慘的是右手邊那位兄長,上了不下於10條雞泡!

    雞泡們可能不知道,牠們在日本會較受歡迎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