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篇:軍事演習

日期:2015-08-29,農曆七月十六日,星期六
地點:東果洲,火石洲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30

根叔的紅斑
根叔的紅斑

「立會通過今年9.3抗戰紀念日列法定假期…」七月某一天,白Sir在「金爆」群組傳來喜訊。

「不如9月3日搞個抗戰爆釣日,包艇?」毒王忽發奇想。

首先報名的是白Sir,然後處長,繼而黑人,之後Kenny和他的三位同事,頑童,莊臣,家樂和朋友Jammy,揪哥,夢人,筏狂,最後果頭也「入伍」了。

「當日我打算搞搞新意,請隊友們穿著有軍事元素的服飾。」毒王再發奇想。

群組一時非常熱鬧,時而有戰士分享「迷彩」圖案的領巾呀,防水衣呀等等的相片。

好像903這種「巨型」戰事活動,印象中還是頭一趟。我把它命名為「抗戰集訓」。我們找到了一艘可載十六人的艇,目的地是果洲和火石洲。

「抗戰」前五天。

「誓要去,入刀山,豪氣壯,過千關…」最近不知何故,想起了多年前電視劇集「陸小鳳」,想起了他們的比試,想起了那種「地獄也獨來獨往返」的男兒氣概。

「高生,今天出果洲嗎?」根叔帶著點鄉音問。

「根叔,你話事啦!」我信任地說。然後聽到根叔的艇咆哮,直驅東果洲。

「唔……五天後抗戰集訓的戰士們將會在這裡展開激戰啊!這一局算是演習吧?」心想。

船停下不久,果頭第一個中了條良型石釘。

「原來這裡有石釘。」心想,果頭的石釘大概八,九吋,跟南水的……

「卡卡,卡。」忽然,有一道狼吞似的魚訊出現。

「上劍勢!」美兒一感到不對勁,又看到果頭的石釘,便以一式上劍勢起手。

一條九吋的石釘上水了。

不多久,根叔施展根氏釣法,也上了良型石釘。

「嘩,開場五分鐘入了三球哩,今天可要爆了。」不知道其他人是否這樣想呢?

不過,明顯地,大自然「看穿」了這種想法,於是幽了我們一默:之後非常靜。

「收魚絲啦。」根叔說,即是轉位的意思。

魚絲收了幾手,忽然感到有魚吃餌!

「去劍勢!」美兒機靈地出招,對手的那道反抗力漸漸化成一道死沈沈的阻力。

上水,是一條銀光閃閃的長鞭:原來是磅頭的牙帶。

轉位的時候,留意到不遠處已經有幾艘艇在作業,而且全是假餌派的。

忽然,假餌派其中一位高手竟然中了像是鮫魚的物體,目測起碼兩三斤以上,船上有人用搭勾似的物體協助把魚拉上船。

「這裡遲早叫香港的大青針啦。」我笑著說。

香港的大青針
香港的大青針

轉位後,我們上了好些石狗呀,蔬蘿呀之類的雜魚,也有些手掌大的沙立。

「唉,雞泡!」聽到根叔說。回頭看,原來船家中了英勇的死士:雞泡。

「有雞泡,不會是有紅杉魚吧?」心想,南水的那一套在東水不會適用吧?

忽然,白Sir有異樣,上水竟是一條九吋的紅杉!

「像是去了南水!」我們都笑著。

中午時份,我們返回火石洲附近。

突然間,白Sir的手絲功架改變。

「這功架不似上石狗啊。」心想。

上水,是一條手板大的沙立,沙立果然與別不同。

「又是雞泡!」忽然,根叔叫著,不停手地回絲,我也沒有多加留意。

「你們看!」不多久,根叔叫著;我於是回過頭來。

「噢,是,紅斑啊!」我驚叫。只見根叔起初以為是雞泡的魚,上水後方知是條一斤十兩的紅斑。

「這個時候還有紅斑!」根叔帶點奇怪地說,這條魚在魚市場賣過千。

這天,我們說著釣著,一直到蝦餌用光為止。

我們在咖啡店坐了下來,喝著,聊著。

「不如去勝記碼頭等筏狂,黑人和莊臣囉?」白Sir說,這時他的Cappucino杯差不多見底。

勝記碼頭的四大冰器
勝記碼頭的四大冰器

「好啊!」我和應著,連忙快點喝完手中的Latte。

漫步到碼頭時,龍哥剛巧載著三位戰士到達,約定也沒有這麼準時。

「今天斷了條大的!」黑人上岸後,有點概嘆地說。

「事情是怎樣的?」大家都聽著,要知道由來。

「在重慶大廈,起初支海夢筏竿頭點了幾下,我不以為然,搞了幾下;忽然龍哥提醒,是魚呀!這時,支海夢筏彎得前所未有!然後,很快便斷了絲。」黑人說著時,還做著手勢,那個彎道,像是個英文字「J」倒轉。

我們都替黑人不值。

是啊,不過,903我們的敵軍多著呢,有大斑啦,大立啦,大細鱗啦;

「黑人,希望你再遇巨物啦。」我說。

還有那條跟海夢筏交戰的不知名對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