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篇:七點半,史丹尼出發

日期:2015-09-05,農曆七月廿三日,星期六
地點:赤柱,蒲台一帶
開始時間:08:00
結束時間:15:00

清晨的卜公碼頭
清晨的卜公碼頭

上七點半的卜公碼頭,兩旁通往上落船位置的石級,都有船家在賣海鮮。

「不要絲立,要黃腳立。」一位大叔說。

「這條黃釘收你四十啦。」船家把魚撈起,手起刀落劏好後,給另一位大叔。

不久,細陳駕著他的黃色快艇,在不遠處劃過。到了碼頭時,船家立即合作地上岸稍稍拉開自己的艇,讓黃艇靠岸。

「好爽噢!真是超級豪華團。」我說。細陳剛取得遊樂船駕駛執照,今天第一次搭他的艇,亦是唯一的乘客。

115匹馬力,帶動輕盈,鮮黃色的艇身,在水上像飛的一樣,那種存在的活力感忽然襲來。

「每艘艇都應該有個名字。細陳稱赤柱為史丹尼(赤柱的英文是Stanley),何不叫做史丹尼號?」心想。

忽然引擊聲變細,史丹尼號靠近衛星站。

「可以釣了。」細陳說。

史丹尼的風光
史丹尼的風光

「毒王,我們在甚麼地方?」美兒帶著睡意問。

「在赤柱衛星站的西面,細陳船長的艇上啊!」我微笑著說。

「毒王,你支竿是否一米長?」細陳忽然看著美兒問,好像聽到我們的對話。

「細陳船長怎知道我有一米長?」美兒好奇地問。

「是的,一米。」我笑著對細陳說。

「我那支也是。」細陳說,順勢看到他那支黑黝黝的船竿。

「怪不得,原來他的竿也是一米的。」美兒自言自語。

「我們別多說了,出招啦。」我說。

「拋劍勢!」美兒把腰一彎,好一道彈力把釣組落在近岸的山澗盡處。

從來未試過如此接近衛星站的山腳,而且可以靠近那道山水的出口,咸淡水匯集的地方。

「卡卡,卡!」一道重魚訊在吃餌,我輕輕把餌拖回些少。

「卡卡!」忽然,一道突發的搶餌出現了!

蒲台的大烏絲
蒲台的大烏絲

「讓劍勢!」這個魚訊實在太突然了,美兒和我完全沒有提防。

「啪!」布線忽然從中斷開。

「甚麼?竟斷了布線!」我概嘆地說。

「應該是雞泡,你的布線那麼粗,難道這裡是南油不成?」細陳不知是打趣,還是安慰地說。

「唯有說是雞泡,會覺得較開心!」我非常無奈。

「絞子哥哥說,磅頂太緊啦!」美兒說。(註)

「噢,是嗎,我看看?」的確,磅頂有些緊,於是擰鬆一些。

「卡,卡!」又來了。

「這個魚訊好狡猾啊!」美兒說。

「卡,卡!」再來,但仍未大咬。

「又來試餌了!」美兒再說。

「卡,卡,卡!」這一下子……

「上劍勢!」當魚訊轉強時,美兒立即出招。

蒲台一角
蒲台一角

一道稍沈厚的力從海底傳來。

上水,是一條約十兩的花䱛。

這條花䱛,有點眼熟,又不大像花䱛。

「我們出蒲台!」花䱛上水之後海底平靜了下來,細陳決定轉位。

約莫五分鐘,「史丹尼號」已經隱藏在蒲台的一塊大石後面,這裡可以看到島上不同顏色的小屋子。

「卡卡!」海底的魚訊豐富極了,上水是一條石狗。

「哈哈!」轉過頭來,細陳已上了一條大烏絲。

待魚訊再靜了下來,引擊又發動了。

黃艇在海面高速劃過,不消幾分鐘,我們已經到了蒲台的大氹。

「卡卡卡!」忽然,一個強魚訊傳來!

「上劍勢!」美兒忽地出招,接了這個魚訊。

上水,是一條八吋黃釘。

「這條魚跟早上船家賣的那條一樣大啊!」美兒說。

「是的,所以我們賺了四十元啦!」我笑著說。

「細陳,你來過這裡嗎?」我問。

「未啊,第一次來。」細陳說。

不久,細陳也上了條黃釘,之後沒甚魚訊我們又返回衛星站附近。

「細陳,考了船牌,又駕著自己的艇,你的願望成真啦。」坐在細陳的艇,看著他忙碌地起錨,控艇,著實替他高興。

「這裡應該有紅杉魚,除非沒有。」在大排停下,我們都揮竿。

忽然,細陳中了一條,雞泡。

「有雞泡應該有紅杉啊!好,讓我釣一條給你看。」我蠻有信心地說,把蝦剪成蝦仁勾上。

「拋劍勢!」美兒已急不及待地出招,釣組在二十呎外落下。

「卡卡!」這種魚訊,有些像樣了。

「讓劍勢!」忽然,對手上鉤了!

上水,果然是一條紅杉,街市裝,中等尺碼。

「捧極了,美兒!」我開心地說。

這半天的釣局,非常寫意。

在卜公碼頭跟細陳告別,看著史丹尼號遠去。

早上的大叔大嬸,換成了大批的遊客,在碼頭拍著照。

史丹尼的光影,在豔陽下,別有一番風光。

 

(註:絞子哥哥是Calcutta型號的鼓型橫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