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篇:筏狂的預感

日期:2015-09-12,農曆七月三十日,星期六
地點:大嶼山扒頭鼓一帶
開始時間:08:00
結束時間:13:00

回歸大海的小沙猛
回歸大海的小沙猛

「我有預感明早強勁的對手在等候。」毒王又在群組放毒。

「我有預感明天有一條要切開才可以放入我冰箱的;我感到有細鱗來襲!」筏狂豪言。

也許因為上次的抗戰集訓未能盡興;我們都寄望有一局可大展身手,有代表性,最好是破紀錄的吧?

兩艘小型登陸艦,今天分別在上午和下午在青龍頭出動。(見「釣魚篇170之:起來,起來,起來!」)

「過了雨季,少了珠江口排洪導致的所謂西流皮,海水沒有那麼淡,回復正常了吧?」心想。

船家梁太在汲水門大橋下穿過,停在大嶼山的東北面。

「週六晨水,有誰共鳴?」兩天前,在群組發出英雄帖,因為知道揪哥,處長,頑童和果頭已經組了隊在下午出擊。

這個星期工作繁忙;開會多,處理文件的時間不夠,欠下了許多「文件債」。而剛好這星期六教會於下午開會,下午是絕對不能出海的了…..

「真的好想出海啊,毒王。」三弟在訴說著。

「我們都是啊!」大哥和二哥也異口同聲說。

「不如……早上出半天?」二哥最擅長執行。

「好啊!但……會不會太趕啊?聯會開會啊!」大哥最愛講原則。

「不會啦,一點鐘上岸,有三個小時,足夠交通時間啊!」三弟喜孜孜地說。

「唔……這樣……好吧!」大哥妥協了。

大嶼山釣點
大嶼山釣點

「週六晨水,有誰共鳴?」二弟得意地在群眾發出英雄帖。

「明晚跟大劍有飯局,考慮和毒王早水……」頑童和應。

「毒王,釣上午也有些興趣。」筏狂也和應。

難得兩位英雄應邀。

水底下的似乎沒甚魚訊,但頑童竟一連上了多條石狗。

「這條石狗比較深色,因為生活在較淺水。」看到頑童的石狗時,我說;望了頑童用的鉛,比我的輕一半有多。

「不算深了,在別處釣到的有時近黑色呢。」筏狂說。

「毒王,為什麼我們沒有魚訊呢?」美兒最愛問這個問題。

「或者……或者鉛太重吧。」我邊說,邊拆了釣組再縛,然後放下海。

「嘩,有立體聲啦!」美兒說。本來怕大流,用了80g的鉛;現在換了40g的之後,魚訊真的豐富了。

「啊,啊!」 忽然,頑童叫著,只見這位「頑英雄」的竿大彎,頑童向上抽了兩下後……

「噢!」頑童說,「你看到嗎?走了」,我點著頭。

「頑童,我們幫你報仇!」筏狂打趣著說。

「小心呀!」忽然,美兒竿腰大彎!

「上劍勢……」美兒回敬了對手一招,抽了一下,卻未能勾實對手,讓牠走了。

「最近少了對手練習,這招生疏了。」美兒帶點歉意地說。

「有機會我們再去橫瀾練習一下。」我說。

不到半分鐘,輪到筏狂的手絲有異樣了!

是的,手絲。筏狂今天沒有用筏竿,只用手絲。

看著筏狂的手法,有點似曾相識,那是……

頑童的撈箕已到,上水的,是一條一斤六兩的沙立!

筏狂的沙立
筏狂的沙立

筏狂說是破了個人紀錄。

「我明天終極目標魚,沙立!」大約三年前,跟筏狂相識不久,在西貢大頭艇釣局曾聽他這樣說。

「沙立是甚麼樣子的呢?」那時想。那是第12篇的故事了。

唔,當年出擊的,還有……

「啊!」忽然,頑童又來了。

一抽之下,沒有走魚,一條標緻的牙點上水了!

「毒王,下一條到你啦!」全船人都是這樣說,真有些壓力。

這段時間,水底下的確有些異樣。

「毒王,小心!」忽然,美兒發出警告。

「讓劍勢!」一讓之下,對手搶絲!

「上劍勢!」美兒變招後,對手立即上鉤!

回絲的時候,感到那種絕對不一樣的阻力。

上水,原來也是一條標緻的牙點!

毒王的牙點
毒王的牙點

「恭喜呀,毒王!」總算「不負眾望」吧,如果發Whatsapp,是那個一把冷汗的笑臉。

這個釣點真的神奇,好像東水的「龜島」。

曾聽人說西水有牙點,今天是第一次目睹了。

這時,似有怪事發生。

「筏狂,這條大嗎?」頑童看到筏狂的手絲時,已經知道「很妙」。

「比剛才還大。」筏狂鎮定地說,這時,手起絲上的功架,出處相當明顯了!

「是龍抓手的心法!」雖然手勢帶點「筏感」,但明顯地,力度和角度的運用,是東水的龍抓手!

一分鐘,兩分鐘過去,頑童的撈箕已經在旁侍候。

只見筏狂一手一手地上絲,時借勢讓絲,時又上多手。

魚身接近水面時,忍著呼吸,拭目以待。

「嘩!好大條細鱗啊!起碼有四斤!」魚上水時,我們都呼叫!

這條細鱗,足足重四斤九兩。

筏狂的四斤九兩細鱗
筏狂的四斤九兩細鱗

「你這條細鱗,比我上之條四斤半的包公還要大啊!」走在青龍頭的天橋附近時,我說。

「而且還要是真細鱗啊!」頑童說。(註)

筏狂說,這是今天破的第二個紀錄。

「這種機會……」細陳船長在群組回應。

「這種機會……你也會碰到的。」毒王在想。

 

(註:包公,又稱假細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