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篇:秒殺龍抓手

日期:2015-09-23,農曆八月十一日,星期三
地點:西貢滘西洲一帶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00

莊臣的黃祥
莊臣的黃祥

龍哥在第二個釣點停下,莊臣手一揮,魚絲輕鬆愉快地飛出了十呎之外。

「啊!」忽然,莊臣的手絲被拉直,斜斜地指著海的盡處。

「龍哥!」莊臣收了幾手後,感到不到勁,只見龍哥走過來,接過莊臣的手絲。

龍哥毫不猶豫地發了三手「魚躍在淵」後,忽然轉攻為守,綿綿地使出「亢龍有悔」。

「魚躍在淵」是至剛至陽的招式,顯然對手並不能硬碰,否則斷絲風險相當大。

「是黃祥!」莊臣凌厲的鷹眼,一直望著遠處,手不停地幫龍哥收起多餘的絲。

「這功架帥極了,真要好好練習悔劍勢啊!」美兒忍不住讚嘆。

「唔,要悔得這麼隨心所欲真不容易!」我點著頭說。

銀光在水下幾呎盪漾,一條約兩斤的黃祥被龍抓手請了上水!

黃祥,曾在南水聽人說釣過,今天終於親眼見到。這種魚的側線上方給上帝畫了幾個莫名其妙的圈圈。

海底靜了下來不久,龍哥決定轉位,在「高速公路」停下。

未幾,阿全的手絲有異樣!上水,是一條標緻的黃腳立。

「好厲害!」黃腳立不是易釣的。阿全是莊臣的的朋友,相信釣齡不淺。

毒王的馬友
毒王的馬友

「有次在青龍頭不知怎的,連續上了幾條四,五斤的細鱗。我們自以為已經很厲害啦,豈料回到碼頭看到有師兄拿著十多斤的大紅鮋!」阿全談到戰績,眉飛色舞。

「毒王啊,第三個釣點了,我們怎麼仍沒有魚訊啊?」美兒嘟著咀說。

「好啦,換輕鉛啦,不過換了之後,拋劍勢較難使出可不要怪我啊!」我笑著說。

十五克的鉛換成了只有十克;這時,龍哥已駛到了第四釣點:「重慶大廈」。

「卡卡,卡卡卡!」船停下不久,釣組已經收到清晰的魚訊,而且……

「讓劍勢!」美兒等得不耐煩了,急於「先發制人」。

「美兒,別急!」剛說出口的時候,絞子上的絲竟不停地被高速拉出!

「嘶嘶嘶…嘶嘶嘶……」

莊臣的芝麻斑
莊臣的芝麻斑

「悔劍勢!」一招剛出,回絲時頓感那種奔放豪邁的拉力,難道是…章紅?

不一會,對手現身了,原來是一條馬友!

「噢!專程到西水釣馬友不到,反而在東水釣到!」真是高興滿懷;釣局的驚喜是無法預計的。

「我也要釣馬友!」阿全說。

忽然,阿全的手絲又畢直了起來,只見他熟練的功架,一手一手地回絲。

一條斤頭的黃腳又上水了!

龍哥曾說「重慶大廈」甚麼也有,真的沒錯。

魚獲
魚獲

「卡卡,卡卡!」忽然,有一道強橫的魚訊來襲!

「上劍勢!」

「伏伏伏,伏伏伏!」對手發力了,而且意志堅決,絕不就範。

「要撈箕出聲啊!」龍哥說。

「是,要啊!」魚上了水面時我叫著。

莊臣撈上來的,是一條金頭立,約十三兩重。

「謝謝莊臣!」上魚的時候,別忘了感謝那位默然承受走魚心理壓力,替你拿撈箕的朋友。

不多久,莊臣又中魚,一條良型的芝麻斑再加一條大黑沙也上水了。

一陣涼風,吹來許許秋意。

龍哥再轉回內灣時,已是下午五時多。

「這裡到底有沒有魚的呢?」等了良久沒有魚訊,正開始懷疑,四週張望。

只見龍哥單手在控絲,忽高忽低,正是龍抓手的「亢龍有悔」!

不多久,一條兩斤多的星鱸上水了!

西貢的黃昏
西貢的黃昏

「這裡竟然有鱸!」我們說著說著,龍哥的魚絲竟又畢直了!

龍哥又是一招「亢龍有悔」,一條大小相若的星鱸給龍抓手請了上水。

還剩下半小時,龍哥決定轉位。

「這裡有點不對勁!」美兒以乎感到不安。

「啪!」忽然,後方傳來清脆的一聲,於是回頭一看。

「究竟發生甚麼事?」

「好大的勁道啊!」龍哥驚叫道,「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完全不放我在眼內的對手!」

「沒有四,五斤以上的級數是發不出到這個力度的!」龍哥續說,「可能是大紅鮋之類的魚。」

原來這次,龍抓手還未出完招,已經被對手「秒殺」了!

西貢入秋的黃昏,天空抹上一層薄薄的橙藍色的胭脂。

「毒王,我們會遇到這種對手嗎?」美兒問。

毒王微笑不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