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篇:熨波光影

日期:2015-09-28,農曆八月十六日,星期一
地點:銀洲,熨波洲一帶
開始時間:11:00
結束時間:17:00

熨波洲邊
熨波洲邊

「釣得。」細陳在銀洲停下,我們都欣然放下魚餌。

「毒王,好大流啊。」美兒說時,那條縛著七十五克鉛的魚絲像放紙鳶一樣。

「沒法子啦,今天是農曆八月十六啊。」毒王無奈地說。

美兒和我,在銀洲旁,耐心地等著;釣魚,是急不來的。

「經驗是永不過時的履歷。」這個中秋檔期,有齣在港上映的電影廣告是這樣說的。

年多前「重出江湖」,在電腦前把履歷表「精雕細琢」一番,無奈N年前的工作細節只剩下零碎記憶,下筆時竟有點不知所措之感;較近期記憶較新的,寫多了又嫌不夠精簡。好不容易整份履歷表寫完了,才發覺這二十多年來做過不同崗位,「亮點」竟不知應放在那裡。

有一天,曾跟我共事的朋友準備向僱主推介我應徵某個職位前,給我看那給他「翻新」了的履歷;

「你真是比我更認識我自己啊!」我笑著說,心裡由衷感激。

寫在紙上的,多是工作崗位,職務,技能等等硬資訊。那些經過多年工作沈澱下來的處事態度,難題拆解的手法,優次考慮的原則等等心得,往往難以儘寫在履歷表上。

「毒王,有空不如寫一份釣魚履歷表?」三弟認真地說。

「真是好主意!」大哥讚道。

忽然,水底有魚訊,美兒立即提高警覺。

「悔劍勢!」一道劍勢剛出,竿尖隨即傳來對抗力。

上水,是一條晚來了的瓜杉。

不多久,果頭中魚,原來是一條三鬚。

「果頭,好!」我說。

果頭的三鬚
果頭的三鬚

下午四時多,細陳直驅熨波洲。

「原來熨波洲在淺水灣旁。」心想;這裡從未來過。

偏西的太陽把熨波洲的倒影壓在水面上。

「拋劍勢!」美兒看準了那倒影與陽光之間的分界線,忽然出招,釣組落在光影之間。

「卡卡,卡!」忽然,有魚來襲。

「上劍勢!」一條標緻的芝麻斑竟然上水。

芝麻斑
芝麻斑

大家紛紛叫好,知道黃金時間來了。

忽然,身後傳來果頭和細陳的聲音。

原來,有條大魚把果頭微微拉起!

「嘶嘶嘶,嘶嘶嘶嘶!」果頭看著絞不停出絲,急忙調節磅頂。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啪!」忽然,不幸的事情發生了,果頭的魚絲又給扯斷了。

「能夠把人都拉得起的,條魚起碼十斤!」細陳評論著戰況,開始有點「船家」的味道。

「拋劍勢!」美兒看準了光影交界,釣組不偏不倚落下。

「卡卡,卡卡卡!」慢慢拉回魚絲的時候,又有魚訊了!

「悔劍勢!」對手接了劍勢,頓變強頑,綿綿的力度傳來!

上水,是一條十兩左右的細鱗。雖然體型不大,但力度不錯。

細鱗
細鱗

「美兒,你怎知道那裡有魚?」我託異地問。

「『經驗是永不過時的履歷』,嘛!」美兒帶點俏皮地說。

毒王微笑著搖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