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篇:快釣一小時

日期:2015-10-04,農曆八月廿二日,星期日
地點:西貢岸邊
開始時間:17:00
結束時間:18:00

毒王的高碳鋼鉤
毒王的高碳鋼鉤

「毒王啊,告訴你一個秘密吖。」星期日教會小組聚會結束之後,阿新拉我走到一邊。

「好啊,是甚麼秘密呀?」聽到「秘密」,毒王眼睛也張大了,興奮地說。

「那個釣金鼓的地點,其實就在……」阿新悄悄地說。

阿新跟一眾釣友提及過一個釣金鼓的秘點,那是一個咸淡水交界地方,據說那個地點可目測金鼓;想不到今天竟告訴我。

「待你完成了現在的大Project之後,我們一起去好嗎?」我說,因為雖然得知秘密,但這個地方我從未去過。

傍晚的西貢
傍晚的西貢

「好啊~」阿新說。

離開教會的大門,忽然間好想看一看海。

「我現在飛入西貢玩。」毒王心血來潮發出短訊。

「哈哈哈,真的?」果頭在群組回覆。

「沒錯。」毒王蠻有興緻的。

「我也來。」果頭住西貢,當然方便之至。

下午四時三十五分,已身在西貢的碼頭;今天不見有海鮮艇,明顯地因為颱風彩虹的緣故。

「怎樣連富豪雪糕車也不見了?」心下有絲兒失望。

在魚餌店匆匆地買了一副十五磅手絲,兩小包高碳鋼鉤和鉛,二兩生蝦之後,便跟果頭會合。

「這個位就是之前有位師兄上沙巴躉的釣點,不過這個位要等許久才有魚。」果頭指著海旁某處說。

我們向著滘西洲公眾高爾夫球停車場方向走。

然後果頭熟練地跨越欄杆,走到石駁。

「小心啊,果頭。」我說,不過明顯地,要小心的是我,因為果頭的輕功比我好。

我們分別在兩塊大石上安放好物品,然後開始作釣。

「伏!」果頭的長竿一揮,鉤著生蝦的釣組在遠處落下。

這裡的水不深,大約,兩米吧?

「平時在這裡都有些手板大的立,而且都頗密口的。」果頭說。

把手絲拋了幾次,才追回那種在大潭經拋手絲的感覺;那種在未有「誓不」,更未有「美兒」之前的日子;那個在職場感到困惑的年份……

毒王的星鱸
毒王的星鱸

天飄落微雨。

「生蝦好像不怎有咬口,換隻蝦仁試試先。」果頭說。

不一會,果頭中魚!是一條小沙鑽,但不小心,跌了在石隙。

差不多一小時了,我們都沒有魚。

「好,再釣多兩口走吧。」我說,反正今天也不期望有甚麼。

再拋,鉤著那幾乎一個小時都未換過蝦的釣組,降落在十多呎之外。

「卡卡,卡。」忽然,有魚訊。

「哈哈,小魚終於來了!」心想,拉了一下。

「卡卡,卡卡卡。」魚訊忽然慌亂,而且重手。

「悔劍勢!」美兒不在,於是以手代劍;這時,對手發力了!

只見不遠處有魚在打水,回絲的時候,由左邊高速游到右邊……

「不好,勾著石就麻煩了!」心想,於是大手回了幾圈的絲。

上水,原來是一條足一斤的星鱸,閃亮亮的銀色,配著藍色的尾巴;那個高碳鋼鉤,紥實地勾在魚咀上。

六時左右,我們都收拾好釣具,回程了。

「果頭,帶新手上岸通常都有驚喜吧?」毒王笑著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