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篇:恭喜你,Passed!

日期:2015-10-10,農曆八月廿八日,星期六
地點:西貢橫洲,吊鐘洲
開始時間:08:00
結束時間:17:00

根叔的釣點
根叔的釣點

「考完船主試,87.5分,Passed!」星期三補考遊樂船二級操作人的船主牌終於合格了,收到成績單時頓感放下心頭大石,立即在金爆群組報喜。

「幾時買船,毒王?」筏狂問。

「有錢時就買。」毒王笑著答。

「恭喜毒王!」群組成員相繼道賀。

在金爆群組,今年考取二級操作人的,也有夢人,佐治,細陳。

「搞一次全港一日遊,由北去到西可不可以?」忽然心血來潮。

「毒王,想知行程路線。」黑人說。

「可能要找定中途補給位置,最大可能是由南區上西貢再落去。」細陳船落實能力相當強。

「行程方面在構思中。可能是:赤柱,東龍,果洲,東壩,塔門,然後掉頭,走維港,西行出青馬,青龍頭,機場附近,轉回南大嶼,長洲,南丫,赤柱。」我在想,這樣走法,油費一定很貴;但走過這一轉,對香港水域的掌握一定更深刻。

「棒啊,縱橫四海。」Kenny發個笑哭臉圖標。

「是啊,縱橫四海。」毒王心想,「有一天,毒王二號和史丹尼號並駕齊驅。」(註)

今早根叔直飛橫洲。

「今天個海算是平靜的了,平時經過這裡已經好大浪。」經過伙頭墳洲的時候,我說。

我們都穿上外套。多了一層衣服保護,份外享受那種秋涼。

Tyrone是第二次一起出戰,Anthony即是首次。Anthony是工作上的前輩,具有超強的記憶力,對於金庸小說的情節人物能夠即問即答。

「毒王,你的冰箱是新買的嗎?」Tyrone忽然問,真好眼力。

「是啊,舊的太大,坐公車不方便。」我笑著說。

「這副絲是你的。」縛好了手絲的釣組後,遞給Anthony。

根叔在橫洲頭停下。

「拋劍勢!」我已經按捺不住,立即向著橫洲頭遠拋。

不過,今天出奇地靜,真的。

海面漸漸大湧,船左右搖擺不定,是四級風的格居,五級風的先兆。

整個上午Tyrone和我只釣到一些石狗,梳羅之類的魚;而Anthony仍未破龜。

根叔把艇轉回橫洲的西面時,Tyrone把寶劍借給Anthony。

「卡卡!」忽然,海底有動靜了。

「上劍勢!」美兒今天看來有點不適,不知是否上次出擊之後沒有用淡水洗淨。

上水竟是一條大石崇。

「美兒,做得好!」我說。

這時,Anthony的神色有點凝重,竿微彎,絞上來的,是一條……

「是沙立,身上有藍星的!」我說,看著那條手板大的沙立。

「卡卡,卡卡卡!」不久,美兒又有魚訊,這個魚訊較為進取。

「悔劍勢!」美兒吃力地晃出一道劍勢,上水的是一條九兩細鱗。

毒王的細鱗
毒王的細鱗

這時,Anthony的竿又有動靜了,被請上水的,是一條銀光閃閃的長劍,其牙齒鋒利。

「是牙帶!」我小心地用毛巾包著魚頭,解下鉤來。

忽然,根叔抽了條沙立上水,大約十二兩。

「真厲害!」心想,船家用的是跟我們一樣的魚餌,鉤也是一樣大,為什麼……

「先生,有甚麼鞋款看合意?」星期三的下午,懷著「考試合格」的好心情,在戶外用品的店子Window Shopping。

「啊,想看看防水,出海釣魚的。」我說;其實防滑更重要。

「先生,你也釣魚?我五歲就開始釣魚,已三十年了!現在經常出南澳那些地方,用1.75號絲,起數斤的大沙立啊!」售貨「師兄」眉飛色舞。

「1.75號?好幼啊!其實,用粗絲魚會感覺到嗎?」我問。我的確固執地認為,1.75跟3號4號粗分別不那麼大吧?

「牠們的側線會感覺到的。」師兄笑著說。

「牠們的側線會感覺到的。」我獨自在想。

回程之前最後一站是吊鐘洲,今天的魚訊真教人失望。

「毒王啊,為什麼我們沒有魚訊啊?」唉,美兒,不要再問我了,好嗎?

忽然,根叔又抽了一條沙立上水,比剛才那條更大,真是別有一手。

「Anthony,你今天收穫很不錯了。」在茶餐廳時,我們開「檢討會」。

「今天是我第一次真真正正出海釣魚,而且一釣八小時,自己也沒想過。」Anthony興奮地說。對新手來說,第一次出海釣到十條八條魚,成績優異!

「唔,可惜你釣不到大沙立,否則真會中毒。」毒王心想。

至於Tyrone和我,或許有點覺得「考試不合格」吧?決定十一月再,補考!

 

(註:「毒王二號」是夢想的快艇名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