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篇:斜陽裡,氣魄更壯

日期:2015-10-22,農曆九月初十,星期四
地點:昂船洲一帶
開始時間:17:30
結束時間:23:00

夕陽西下
夕陽西下

「莊臣,這個景多美,不要錯過啊!」舉起手機,忍不住給這夕陽多拍幾幅。

船家是力蘇介紹的,今天在大角咀直出昂船洲一帶。

「這幾個星期實在忙透了。」心裡的確有些沈重。

浪花被艇的動力激起,映襯著天空那種短暫又幻變的絕色。忍不住又拍了一幅。

「莊臣,你看,這張不錯吧?」我問。

這張相我最喜歡,於是為它題了個名字:「斜陽裡,氣魄更壯」。

資訊系統的項目,常常在某個階段因為某些原因處於膠著狀態;就好像血液循環受阻,讓人力資源在呆等中消耗,資源調配也因為不明朗因素受影響。例如在項目未成氣候的初期,由於新方案的功能往往會取替舊系統的某些現有功能,故此在規劃的過程中難免觸碰到機構不同部門的利益而引發相應的「討論」,如果機構沒有清晰的決策機器配合,項目就容易流於「浮游」階段。到項目「開波」了,又會不知那裡跑出來的技術問題,需要穿梭各系統負責的同事之間,尋找解決之道。

這幾個星期碰到的,不外乎就是這類問題。

斜陽裡氣魄更壯
斜陽裡氣魄更壯

「管它吧!」清爽的秋風迎面拂拭,把煩惱吹到下週一吧。

到了釣點,我們放下魚餌。

「毒王,你用手絲啊?」力蘇笑著問。

「是啊,我最初開始釣魚是用手絲的。」我說。今天帶了兩副絲,開了副15磅的,32磅的在背包。

這裡水不深,但今天魚訊不多。

太陽悄悄然躲起,是「東方之珠」亮相的時候了。這天,ICC的外牆換上甚麼Dot Com的廣告,忽然飄來一朵雲,然後灑著雨……

「卡卡。」魚訊傳來,手指略略放些少絲。

「卡卡卡。」對手更得意了。

「美兒,可以出劍勢未?」我剛想問,才驚覺美兒今天不在旁。

「亢……亢龍有悔!」學著龍抓手的一招半式,試著使出。

哈哈,一條七吋的青斑仔竟被請上水!

「有青斑仔,即是也有大青斑啦?」我天真地想。

「卡卡,卡卡。」過了不久,又傳來魚訊,這次更有力。

「亢龍有悔!」武俠小說中,時常使出同一招式的話會容易給敵人發現破綻,除非……

莊臣的火點
莊臣的火點

這次上水的,是一條更大的青斑,大約六兩吧?

我想說:「除非是內功超強的高手吧?」

忽然,背後有聲,回過頭一看,原來船家上了一條斤頭牛廣,上水後仍有力地不停左擺右擺。

之後,海底又靜了下來。有好一段時間,我呆呆地望著海,望著那些穿插的船隻。

有一條船,頂上串著有兩盞白燈,在海面劃過……

「是一艘拖長不超過200米的拖船!」想起著船主課程的內容。

然後遠處又有另一艘船,頂上串著一白一紅的燈,快速地駛過。

「那是一艘領航船!」晚間的領航船也真多。

是晚魚穫
是晚魚穫

「小心,有浪!」忽然,見到遠處有個浪正打過來!

「船家會用船頭以四十五度角向著浪化解吧?」心想。

果然,船家立即把船頭側對著浪,差不多四十五度角;船搖擺了十數下又平靜了下來。

不久,輪到前面的莊臣有動靜了!

「給我一條魚?」心想,莊臣發功了!

上水,是一條標緻的火點。

「這回是『不准點火』的續集,」船家再轉位時,莊臣笑著說,「那麼快就一年了。」(見釣魚篇126之:不准點火

「是啊。」我說。

想著那個一起尋找奇蹟的晚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