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篇:一顆燃燒的心

日期:2015-11-07,農曆九月廿六,星期六
地點:大潭港
開始時間:10:00
結束時間:23:00

永遠的老釣點
永遠的老釣點

「我們一班釣友,給大潭的釣點起了不同代號,」早上帶著阿松和黛絲兩位「新同學」上大潭的「艇釣課」時,急不及待地介紹這個我們久不久都要來探訪的「母校」。

「那口古井叫老釣點,」我指著最遠的那一口說,「還有外面的那座石碑我們叫它做神魔之塔,更出一些有一個紅色的浮泡叫大紅泡。」

心內忽然泛起了一絲,或者是對於歲月怱怱而過的一種,感觸。

「可以開始釣了。」未到「立位」之前,我把艇停下。

「幾年前,我帶著個藍膠桶,在這裡釣到一條黃立倉,比膠桶的直徑更長!」我像是一個喋喋不休的老人一樣說著。

今天來大潭的,還有頑童,Thomas,筏狂,筏狂的朋友,絲王,力蘇,黑人,和果頭;我們相約,這晚釣完魚一起在大潭燒烤。

黑人和力蘇的英姿
黑人和力蘇的英姿

海底下是有些魚訊,可是不強。

「我們轉位到那些浮泡試試吧,」我說,「這裡的浮泡都有一個五個位的編號,我們一眾釣友曾經用這些『密碼』溝通。」

這時,黛絲有異樣……

「是魚嗎?」我問。

「不知道……」黛絲說著,拉著。

忽然,一條小牛鰍上水了!

「嘩!快幫我拍張照啊!」黛絲忘形地笑著。

之後再試過幾組密碼,都未能打開大潭的寶藏,於是我們再轉位。

「阿松,這卷絲是你的嗎?」船划了老遠,才發現原來未收魚絲。

「噢,忘記了……」阿松接過絲來,收了幾手,「不過,好像勾到石。」

「讓我試試。」接過手絲,拉了幾下,有點重,於是再收,再收,再收……忽然,對手發力了!

「亢龍有悔!」龍抓手一出……

「嘩,條狗棍好大條喔!」一條十兩重的大狗棍竟然上水了!

下午的時候,陸續有魚穫照在群組發出,有沙猛啦,有紅杉啦,有沙鑽啦,有黃釘啦……

忽然,黑人發出一幅振奮的照片,原來力蘇破解了其中一組密碼!

晚上,幾組人都上了岸,在燒烤爐邊閒聊。

「力,讓我看看你條大黃腳!」我說著,拿出電子磅。

大潭的燒烤場
大潭的燒烤場

「唔……六百…六百一十克,剛過一斤!」我欣然宣布。

「力未上黃腳之前還說以後不來大潭呢!看來這條黃腳救了阿力!」黑人打趣著說。

我們都開懷大笑。

「咚咚咚,咚咚咚咚……」忽然,不知那裡傳來一些怪聲。

「毒王,是你的手機響啊!」有人說。

「噢!喂?是細陳嗎?你是否來啊?」我問,螢幕顯示細陳來電。

「我剛收工,現在來太晚嗎?」細陳問。

「快來吧!我們這裡好熱鬧啊!」我說。

雞翼啊,香腸啊,牛排啊,香得不得了呢!我們說著笑著,炭火把心都燃點起來。

吃飽了;筏狂,細陳和我決定再落場作戰一小時。

「讓我來吧!」落艇之後,筏狂執起雙槳,在漆黑之中像生了眼睛在背後,幾下子艇已快速地駛了開去。

「現在是九點四十分。」我說。

「一小時應該不計划船的時間啊。」筏狂說。

「當然不計啦。」我笑著說。

大潭之夜
大潭之夜

船悄悄地在一條木板砌成伸出海灣的小徑旁停下。

「這裡是紅鮋釣點;現在開始要靜下來啦。」筏狂說。

過了良久,忽見筏狂手起絲上,一條良型牛鰍又上水了。

一小時就這樣悄悄地過去,紅鮋今天沒來上課。

回程時,頭燈射向海面之處,竟有許多小魚躍出水面,劃出一道道閃閃的弧光,

並且朝著那顆燃燒著的心,

穿越而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