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篇:那裡傳來麵包香

日期:2015-11-21,農曆十月十日,星期六
地點:汲水門,大嶼山,深井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筏狂和他的三斤三爛肉梭
筏狂和他的三斤三爛肉梭

「毒王,你要吃些東西嗎,我這裡有餅啊。」中午時份,筏狂盛意拳拳地說。

「不用了,謝謝。早上吃過碗麵仍然很飽。」今早在荃灣街士跳上小巴才想起未買午餐;到了青龍頭又不夠時間在茶餐廳點一份三文治。

整個早上,梁太帶我們在汲水門附近,上了不少石狗,和一些䱛。

「為什麼西水的䱛偏金黃色的呢?」美兒好奇地問。

「我也不知道啊。」這的確是好問題。

西水金黃色的䱛
西水金黃色的䱛

中午時份,梁太帶我們轉戰青馬大橋一帶。這裡水流甚急。

忽然,梁太的魚絲有反應!只見梁太使出梁氏控魚大法,一手手絲收回……

對手終於上水了!

「細鱗啊!」可能最近因為維港出現許多細鱗,大家的驚訝程度都比以前略減。

這條細鱗不算很大,但超過一斤,是好吃的尺寸。

不過,跟早上相比,下午的魚訊甚少;釣著釣著,竟有些少肚餓。

「好不好問筏狂拿些餅來吃呢?」心想。

「剛才人家問你,你又說不要,現在又問人,也太麻煩了吧?」另一把聲音又出現。

「唉,好吧,不問啦!下次多多少少都要都些食物上艇。」心想。

魚訊靜的時候,我們都在閒聊。

「鹿兒島的石狗,最細都有那樽飲品那麼長!碼頭隨隨便便有十斤八斤的烏頭,日本人都不吃的。」貓哥指著那900毫升的烏龍茶說,「人家談保育,比我們早了二十年!」

「一生人總要去一次。」貓哥又說。

香港,也曾經是釣魚天堂。

深井嘉頓
深井嘉頓

「如果今天有馬友出現就好了。」我笑著說,想到馬友的季節快到,萬一今天我們碰到首批到訪的馬友呢?

「卡卡,卡,卡卡,卡!」忽然,有魚來訪。

「毒王,小心啊!」美兒機警地說,這時,對手忽然發力!

「讓劍勢!」美兒立即還了一招漂亮的。

「讓得漂!」我讚道。

「嘶……!」忽然,對手又發力,橫絞內的絲又不停被扯出。

「悔劍勢!」美兒又變招,這次我不敢再說話,趁機會回絲。

「伏伏,伏伏伏!」竿頭又被扯得大動。

「落劍勢!」美兒再變招時,絲已回得七七八八;Issac在旁用撈箕一兜,一條斤多的細鱗又上水了!

「斤多的細鱗竟然有這種力度,不知是否因為在急流的環境下生活呢?」心想,還以為真是馬友。

毒王和船家各釣一條
毒王和船家各釣一條

下午四時多,梁太再帶我們轉戰深井嘉頓一帶。

「傳聞中的怪獸藏身處。」我笑著說,香港的釣魚雜誌是這樣說的。

忽然,遠處傳來陣陣烘焙麵包的香味。

「好香啊!一定是嘉頓廠房傳來的。」想起如果有一碗濃濃的羅宋湯,配著餐包的話……

「嘩!嘩!」忽然,筏狂有異樣!

只見他整副手絲不斷被扯出,到筏狂可以握緊魚絲的時候,魚已經飛出了幾十米!

「好像走了。」筏狂一手手絲再收回來時,有點不解地說。

「不,還在!」再收多幾手不久,對手又發狂了!筏狂握著絲的手被逼伸出水面就魚!

就了幾手之後,又再好吃力地一手一手收回魚絲。

「加油!加油!」我們都在打氣。

「好重,好重呀!」筏狂一面收,一面說。

印象中未見過筏狂上魚竟要十分鐘。

「嘩,嘩,嘩!」筏狂忽然叫著,原來對手終於現身了!

是一條三斤三兩的爛肉梳!梁太曾說,爛肉梳比馬友更好力。

「如果釣到的不是爛肉梳就真是完美的句號了。」貓哥上岸時笑著說。

爛肉梳,英文Bonefish,屬於北梭魚科,因為「梳」與「梭」同音,所以個「梳」字估計應該寫作「梭」才對。一般聽到對「爛肉梭」的食評都甚低:說多骨,肉質不佳,只能做魚丸。不過,我總相信會有一種煮法,能夠做出這種魚的獨有美味的。

「今晚想吃甚麼?」在深水埗下車時,我問筏狂。

「我想吃西餐,好嗎毒王?」筏狂說。

「好!」毒王說。

「這才是完美的句號。」心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