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篇:藍色多瑙河

日期:2015-11-28,農曆十月十七日,星期六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1:00
結束時間:17:00

西貢的雪糕車
西貢的雪糕車

「早了一個小時上岸,可以見到跟平時不同的風光。」我對筏狂說。海傍可熱鬧極了,非洲鼓的攤子任小孩在玩著,海鮮艇在盡著最後努力促銷那一格格的魚蝦蟹,貝類,又或者用網子縛著的八爪魚。

海傍碼頭對著的小巴站,慣常泊著一輛雪糕車,最愛播著那首熟悉的「藍色多瑙河」的音樂。

「給我四個。」前面的大姐說,身邊圍著四個不同年紀的小保鏢,像巢內等吃的鳥兒抬頭望著。

大姐從雪糕叔叔手中拿過雪糕後,幾對眼睛就跟著雪糕的軌跡移動,盼望那件物體降在自己的手中。

吃著雪糕的孩子,眼神總是帶著光釆,又略帶迷茫。

「嘟。」拍了八達通後,我也要吃軟雪糕。

「唔,今天的雪糕不夠實。」吃了一口後,心想;軟雪糕是實的好吃,但不是「蓮花杯」的「死實」,而是那種咬下去有一種凝脂跟你稍稍對抗的綿實。

「毒王,加油。」筏狂說,那是依莉莎上了一條疏蘿之後,整個早上只有我仍未破龜的時候。

龍哥說今天晚上要入東涌吃自助餐,故此提早一小時上艇,也順時提早完結。

毒王和美兒
毒王和美兒

「毒王,加油。」美兒也說。

「美兒,你也是啊。」毒王微笑著說。

冬天吃軟雪糕,不怕太快融化流出餅筒;可以慢條斯理地把雪糕向筒內塞下去,再一口一口咬著那夾雜著軟和硬,脆和綿的那種幸福感,那種孩子時候的奢侈品。

「龍哥,今天是否忘了告訴魚兒我們會早到啊?」在滘西洲對開的海面,筏狂打趣說。

忽然,依莉莎神色有異,只聽到龍哥在旁低聲地傳著好像龍抓手的心法吧;然後依莉莎一手一手地,拉起那筆直的魚絲,拉起了……

「嘩,火點啊!」一條良型的火點就這樣上水了。

可是這個釣點今天有些不濟。於是龍哥轉位,到了三丫口。

「小心!」忽然,有大型遊艇經過,一個人造浪朝著我們打過來。

「浪劍勢!」美兒忽然使出少用的一招。

全船魚穫
全船魚穫

「卡卡,卡!」這個釣點的魚訊明顯比之前的幾個釣點豐富得多,立時教人精神為之一振。

忽然,竿頭一沈,美兒立即迎戰,不消十數秒,一條良型的火點上水了。

龍哥曾經說,冬天最多不怕冷的魚,例如立魚,例如火點。(見「釣魚篇83之:不怕冷的魚」)

「毒王,小心!」重新放下餌不久,美兒忽然說。

「卡,卡!」果然是有點魚訊,但是卻頗輕微,不值得大驚小怪吧?

忽然,竿頭又沈,對手開始發力了!

「讓劍勢!」美兒像是早知這一著似的,立即還招;我卻恃著剛配了四號的Sunline子線,一手也不放地回絲。

「噠!」由於回絲太急,整條魚被扯上水直接跌在艇上。

是一條十兩的細鱗。不過自覺這一招有些霸氣,不夠漂亮。

「細鱗也不怕冷嗎?」美兒問。

毒王的細鱗
毒王的細鱗

下午四時多,龍哥轉到最後一個釣點。

忽然,筏狂的竿大彎,頂了不多久,對手現身了!

「這條火點好大條啊!」我說。

其實龍抓手今天起了兩條黃腳立和十二兩左右的黑沙立;這兩種魚我們倒沒有一個釣到。

「再見了,龍哥,自助餐吃多點啊!」上岸時,我跟龍哥說。

早了一個小時上岸,風光真的有點不同。

「卡勒!」吃到最尾的是一個實實的小尖頭。

吃得有技巧的話,那裡還能躲著一點兒雪糕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