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篇:四道防線

日期:2016-01-16,農曆十二月初七,星期六
地點:西貢火石洲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4:30

莊臣的白鬚公
莊臣的白鬚公

「我已有條Gortex褲,吃完飯去國貨公司選一條阿伯長褲穿在內就行了。」我說。幾天前,Whatsapp群組已經開始討論寒冷天氣的對策。

「外套呢?」筏狂問。

「上面雪褸,準沒錯。」我說。

「最內要夠貼身通爽,最外要防風防雨,這兩層最重要。」頑童說。

「對啊,不可以弄濕,否則防禦陣線都崩潰!」果頭接著說。

這個話題在群組內斷斷續續地說了好幾天。

根叔的艇在咆哮著,伙頭墳洲又在眼前出現了。

「毒王,你有篇日記提到有聲音說來挑戰我吧,是否這裡?」莊臣忽然轉過頭我,笑著說。

「是啊,就是這裡。」我點點頭。

可是今天有點不尋常,海浪沒有發聲。

船在火石洲西南面的內灣停下了。平時,根叔一定繞過左邊,在它的南面作業。

東北風在吹著,攝氏十三度左右的氣溫,一下子像十度以下。

微微的雨點降下,衝擊著我的第一道防線,那件全黑的「衝鋒衣」,在布面凝成大大小小的水珠。這次本來想帶羽絨雪褸,但打開衣櫥看到這衣服,便改變了主意。

「指揮官鯊魚皮軟殼衝鋒衣,高科技…」數年前在網上看到這類衝鋒衣的廣告,剪裁硬朗,防風防水,真吸引。

「穿著它出海一定可以克服大大小小的風雨!」心想,雙手已經等待不及在鍵盤發出購買指示。

我們都放下餌,海底似乎頗靜。

「毒王,你看!」美兒忽然叫道。

我抬起頭來,只見船頭的莊臣忽然神色「莊嚴」。

「莊臣,要撈箕嗎?」我說;這種情況,我稱為「開場十五分鐘便要射十二碼」。

只見莊臣以純熟的功架,一手一手地起絲,不一會,一股強烈的魚味自船頭傳過來。

「嘩,是白鬚公啊!」這條十四兩重的魚,發出一種特有的鮮腥。

「厲害啊!」我連忙拿出相機拍照,然後趕快放下魚餌工作。

海裡又靜了下來,一個小時很快過去。

「毒王,有事報告!」忽然,有聲音傳來。

「你是誰,快說!」我平靜地回應。

「我是第二道防線藍色Gortex外套,雨水已衝破了第一道防線了,寒流也跟著衝擊著我!」聲音說。

「好,保持鎮定,緊守崗位!」我說。

所謂防水,在實驗室有一定的測試標準,例如該布料能承受多少的水量直至被滲透。可是單單防水還不夠,更要透氣,不然穿塑膠衣就行了。

「幸好還有Gortex。」心想。(見釣魚篇155之:毒王的新衣

根叔微調了幾次位,最後決定離開火石,前往沙塘口,三個小時很快過去。

今天的蝦相當生猛,沙蝦中也有些不同的品種,有幾隻是花竹。

「毒王,今天海底好靜啊。」美兒說。

風似乎愈吹愈猛,熱量不停地被風掠奪。

「毒王,有事報告!」忽然,又有聲音發出。

「是Gortex嗎,請說。」難道Gortex抵受不住雨水?不是吧?

「不是,我是第三道防線,尼龍黑色長袖擋紫外光的戶外衣。第二道防線抵擋了水,但擋不住冷風的衝擊,我也開始支持不住了。」聲音說。

「好,保持鎮定,緊守崗位!。」我說。

這件戶外衣,開始愛上釣魚不久,在Megabox的一間運動服店買的。基本上是一件長袖恤衫,既不保暖,也不擋風,其實較適合春秋季節。

「卡卡。」忽然,有魚訊,上水,是一條梳蘿。

四個小時過去了,根叔在吊鐘洲附近一個礁位停下。

「哈哈哈,來挑戰我們吧,來挑戰吧!」忽然浪發聲了,船搖擺不定,且幅度愈來愈大。

「啊啊啊,有熱能啊,我們來吸吧!」另一把聲音說。

「報告毒王,我是第四道防線天蠶衣,冷風已經闖入,我也支持不住了!」天蠶衣說。

「吓,唔係嘛!」我驚訝地說。(廣東話,「噢,不是吧?」)

這時,胃開始作悶,立刻把頭伸出船外,嘔了好幾口。

「哈哈,好得很!很久也未試過這麼痛快地嘔!」心裡不服地說。

「不如回程吧,反正沒有魚。」根叔說。

「毒王,我沒有所謂,反正待多一兩小時也不會有甚麼作為。」筏狂說。

根叔驅船返岸。站在岸上,別有一種新生的感覺。

「毒王,對不起,今天我們失守了。」四道防線同聲說。

「不,你們已盡了力,做得好!謝謝你們。」我說。

「毒王,你還會再來嗎?」心裡有聲音說。

「會的,我會重新擺陣,捲土再來!」毒王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