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篇:黨大會的不速之客

日期:2016-02-27,農曆正月二十,星期六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2:15
結束時間:18:30

筏狂的黑沙
筏狂的黑沙

「毒王,美兒的傷勢如何?」在坑口跳上小巴後,筏狂和我討論美兒的健康情況。

「你看,就是這些關節位,每一節都有裂痕。應該只是塗層破裂,內層的碳纖應該無事。」我說。

「是啊,真有些裂痕。」筏狂握著美兒,仔細地研究。

「毒王,你們在看甚麼。」美兒不明白地說。

「在看你的傷勢啊,生怕你出海後支撐不住。」我說。

「找找細陳吧,或者他認識人可修竿。」筏狂說,把美兒交回我的手中。

「好的,我記得大角咀也有間漁具店會修竿的,下星期去看看。」我說。

「毒王,下星期帶我去那裡啊?」美兒問。

「帶你去看醫生。」我說時有點無奈。

「我不要看醫生!不要看醫生!」美兒有些不高興。

「乖啦美兒,不看的話下星期六就不能出海啦。」我安慰著說。

美兒扁著嘴不再說話。

毒王的斤頭紅魚
毒王的斤頭紅魚

在西貢的海邊,特意不拉起外套的拉鍊,好去享受那種半寒半暖的春意。

「天氣這麼好,今天好有希望。」我們說著,笑著,走著。

在勝記碼頭等待的時候,立即爭取時間縛釣組。

「毒王啊,你穿少一個圈了。」我正在把魚絲穿過導環時,美兒說。

「是的,美兒,因為這個圈的內層掉了,如果穿上線的話會磨斷的。」我說。

第一釣點今天毫無反應,於是直飛橋咀島。

「卡卡,卡卡卡。」甫放下魚餌,立即有反應。

「讓劍勢!」美兒又再活潑起來了,上水是一條八兩黑沙。

「美兒,做得好!」我說。

在這個時段,絲王,筏狂,龍哥也各出奇謀,分別也上了幾條黑沙。

「毒王,海底又靜了下來啦。」過了一會,美兒說。

「可能大夥兒逃脫了,去開黑沙黨大會。」我笑著說。

可能真是這樣,之後龍哥由「高速公路」掃到「重慶大廈」,再掃到Outward Bound也不見黑沙的影子。

傍晚時份,我們在最後一站停了下來。

「看,沒有風那艘風帆不知何時才能到岸。」龍哥指著遠處說,只見船上的人正努力地用槳划船。

風靜,水靜。

全船魚獲
全船魚獲

「卡,卡卡。」忽然,魚訊來了。

「毒王,小心!」美兒警告著說。

「讓劍勢!」是時候了,對手的力度也不弱啊!

上水是一條黑沙!

「毒王,原來牠們到了這個會場啊!」美兒開心地說。

這時,龍哥使出龍抓手,一條條黑沙相繼被抓進倉內。

另一邊廂,筏狂的「櫻瀨戶」也大彎,黑沙黨羽也一條條上水。

至於絲王,只見她的手勢忽地轉變,似乎碰上來頭不小的對手。

上了幾手絲之後,絲王忽地收起內力,然後一抽,一條斤多的魚被請上水了!

「好厲害啊,是青斑耶!」我說。

「看來,黨大會有特別嘉賓哩!」美兒認真地說。

「卡,卡,卡卡卡。」這時,又有魚訊。

「毒王,這個魚訊好奇怪的,有點兒像…」美兒好像想到些甚麼。

「卡卡,卡卡卡卡!」忽然,強魚訊終於來了!

「悔,劍,勢!」這一刻等得太久了!

「伏,伏伏伏,伏,伏伏伏!」終於有一道像樣的力出現!

「讓劍勢!」美兒再變招,我立即趁機回絲。

「要撈箕嗎?」龍哥問;這時,魚已上了水面。

我握著美兒順勢一抽,一條斤多,金光閃閃的紅魚被拋了進艇內!

「這個會場真熱鬧啊!」美兒愈說愈興奮。

很久沒有見到這種場面了。我們各人都忙著應戰,倉內很快堆滿了黑沙,大約四十條。

回程的時候,呼吸著冷風,感受著心跳,享受著這一刻的美好。

「多謝龍哥!」絲王說。

「多謝龍哥!」筏狂說。

「多謝龍哥!」毒王說。

「多謝個海啦!」龍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