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篇:衝出紅海

日期:2016-02-11,農曆正月初四,星期四
地點:西貢火石洲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6:15

紅潮下的西貢
紅潮下的西貢

「以前都未試過這樣的,附近的魚排也死了很多魚。」根叔邊說邊駕著快艇在啡紅色的糧船灣海飛翔。

「海水真是紅色的,像泥水一樣!」我拿起相機,拍下這個糟極了的西貢內灣。

漁農自然護理署說,這紅潮由不含毒素的「血紅赤潮藻」組成。

由西貢市中心碼頭至橫洲的十多公里的海面,全被染成啡紅色。海面像多了一層油,並且有許多垃圾,充斥著一股臭味。

今天四級風,根叔在橫洲頭左轉,到它的東面作業。

「一點魚訊也沒有!」果頭,尤長跟我一樣,在早上的兩個小時,即使根叔轉了多個位置,都沒有半點收穫。

真是悶透了。

「看,那邊的水比較清啊!」果頭指著遠處說。

根叔由橫洲轉戰火石洲那片清澈的水域,我們再放下魚餌。

「卡卡!」忽然有魚訊,真的教人驚喜!

上水是一條石狗。

不多久,尤長發功,上了一條閃亮的䱛。

果頭見狀,也相繼發功,上了一條大小相若的䱛。

「美兒,為什麼我們沒有魚訊的呢?」我笑著問,想看看美兒會怎樣回答。

「毒王,你看!」美兒忽然指著我背後的根叔說。

「嘩,是白鱲!」轉過頭來,根叔手裡多了一條十三兩的白鱲。

根叔的白鱲
根叔的白鱲

「我也好想釣到白鱲啊!」我對美兒說。

「毒王,海底有些異樣!」美兒悄悄地說。

「是嗎,甚麼樣的異樣?」今天不知為什麼,竟不斷地說著廢話。

美兒目不轉睛地看著海面,好像聽不到我的說話。

「毒王,你看根叔!」不多久,美兒又說。

這時,根叔又拖了一條白鱲上水。

「噢,根叔好厲害啊,連上兩條白立!」我搖搖頭,既羨慕又妒忌。

忽然,一道強力的魚訊來襲!

「上劍勢!」美兒立即還擊。

回了幾手絲,忽然感到輕了;於是再回幾手…

最後確認真是走了魚,才不忿地回絲換餌。

「剛才的是甚麼魚呢?」我問。

「我也不知道啊,毒王,大概也是白鱲吧?」美兒無奈地說。

片刻間,根叔的手絲又有異樣。(根叔的神情倒也泰然非常,真高人也。)

只見根叔回了幾手絲,左手忽然多了個撈箕。

一條斤二兩的黑沙鱲在蹦蹦跳。

根叔的黑沙
根叔的黑沙

「如果我們每人釣到三條這樣的魚就好了!」尤長笑著說。

回程的時候,我們三人都輸給根叔,一條鱲也沒有。

「今天的四級風倒也辛苦得很,船不停在搖,我的頭一直在痛!」吃著餐廳的叉燒河粉,我說。

「連你也覺得辛苦?我也有頭痛。」果頭說。

「但你今天沒有暈船啊,有沒有吃暈浪丸?」我問,算起來,和果頭一起出海也有半年了。

「沒有,我不吃暈浪丸。」果頭堅決地說。

「那麼你的功力大增啦。」我笑著說。

根叔的三條好魚讓我們分了:尤長和我各拿一條白鱲,果頭則領了黑沙回家。

晚上把白鱲蒸了八分鐘:黃腳的魚味雖然較濃,但白鱲那種清甜,

無法抗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