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篇:軍事機密之二

日期:2016-02-20,農曆正月十三,星期六
地點:南水一帶
開始時間:09:30
結束時間:18:00

毒王在檢視美兒的傷痕
毒王在檢視美兒的傷痕

「細陳!」早上九點半,在逸港居海旁自有一種悠閒感。細陳在艇上抬頭望了一下,揮手示意在前面的碼頭上船。

「唏,尤長,我們今天參加豪華團啊!」我興奮地跟早已在碼頭等候的尤長說,因為頑童和果頭臨時不能來,只有我們三人。

加油後,細陳的艇慢慢駛出避風塘。

「看,有鱸魚在打水!」目光銳利的尤長,指著不遠處說。

只見有海鳥在水面上似乎想捕捉些甚麼東西,海面忽然看到銀光在轉動。

「在這裡上幾條鱸也不錯啊!」我們放下魚餌。

等了良久,也沒有一個像樣的魚訊。

「毒王,掛底了!」美兒忽然說。

「讓我來!」我握緊美兒的手,用力地拉。

「格,格,格格格,格!」美兒緊皺著眉,忍受著碳纖維的張力…

「啪!」魚絲終於斷了。

這時,細陳決定前往附近的一個排口。

不經意地看看美兒,赫然發現每一節的導環上,都明顯有些裂痕。

「美兒,你沒事吧?」我緊張地問。

「甚麼事啊,毒王?」美兒張大眼睛 ,覺得有點奇怪。

「這些裂痕是怎麼一回事啊?」我問。

「不知道啊,」美兒說,「可能是每次掛底之後出現的吧?」

「覺得痛嗎?」我問。

「甚麼叫做痛?」美兒答得真妙。

在排口停下不久,坐在駕駛座位的細陳好像有異樣。

「毒王,你看!」美兒興奮地說。

只見細陳快速地起了一條斤頭紅魚上水!

「我今天夠了!」細陳幽默地說。

這時,在船頭的尤長,使出假餌派的絕學,瀟灑地把竿一揮…

待姣蝦遠遠落在二十呎外,然後上下揮動三下…

「唔,是尤氏起首式!」我悄悄地對美兒說。

只見尤長凝神望著遠處。

「中了!」不多久,眼力同樣銳利的細陳叫嚷起來。

只見尤長重新調較磅頂,又抽高,又回絲;回了幾手,又放了幾手…

對手開始現身,快上到水面了。

「啊!」忽然,對手又發力,想逃回海底。

尤長淡定地再放再收,這時,細陳的撈箕已準備就緒…

一條兩斤半級的大尾魷被逮捕了!

尤長的兩斤半大尾魷
尤長的兩斤半大尾魷

「真開心啊,從未試過釣到這麼惡的傢伙!」尤長歡然地說。

解下大尾魷之後,尤長再耍了一個起手式。

「毒王啊,不如我們用姣蝦好嗎?」美兒看著尤長這套出神入化的假餌功夫有點兒著迷。

「等我有空去漁具店看看吧。」我笑著說。

這時,尤長又有異樣了,這次的竿法有些不同,是多收少放。

不消半刻,一條斤多的大尾魷上水了!

「尤長不是吹的!」果頭在群組裡打氣。

當一切靜了下來之後,細陳再轉位,到了一個沙石底的釣點。

海底起初很靜,後來,出現試採性的魚訊。

試了幾下,忽然轉強了!

「悔劍勢!」美兒立即彎腰,一道悔劍勢耍得漂亮異常。

一條六兩的左口被請上船了。

「我也有魚獲啦!」我開懷地說,心想著餐桌。

傍晚的時候,在銀洲上了一批顏色,體形都相當高質的石狗之後,我們重回尤長上大尾魷的釣點。

南水的石狗
南水的石狗

「南水的水質最好,石狗也漂亮過人!」我對美兒說。

「是啊,毒王,的確比上次…噢…」美兒說到一半忽然神色有異。

「卡卡,卡卡卡!」一道強魚訊來襲!

「讓劍勢!」美兒伸直竿腰,再收回來的時候,我把握機會回絲。

上水的,是一條十二兩的沙鱲啊!

「毒王,這裡是甚麼地方啊?」美兒好奇地問。

「這裡是細陳的南水機密,不如替它起個名好嗎?」毒王故作神秘地說。

「好啊,叫甚麼好?」美兒天真地問。

「就叫做尤長排啦!」毒王笑著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