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篇:千千,加油

日期:2016-03-25,農曆二月十七日,星期五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2:30
結束時間:18:45

毒王和千千
毒王和千千

船停下不久,阿瑟王手上的Black Lady開始有反應。

「毒王,這裡就是美兒說的『一水』嗎?」千千首次出海,對於周遭環境非常好奇。

「是的。海底情況如何?」我問。

「有許多搶餌的訊號,但非常快。」千千說。

這時,Black Lady劃出一個漂亮的孤度。不久,一條標緻的黑沙上水了!

「亞瑟王,好!」我說。

「Black Lady,好!」千千也跟著說。

忽然,海底出現一個強魚訊。

「悔劍…,噢,這不是美兒!」正在起竿之際,發現感覺完全不同!

千千比美兒長,導環更密,而且更柔軟,起竿時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時差」!

「唔,那是由『誓不』過渡至『美兒』時的那種感覺。」毒王在想。

「毒王,你為甚麼不用橫瀾竿法?」千千不明地說。

這時,對手已逃脫了。檢視蝦餌,頭和尾被咬掉,只剩下中間部分。

「你懂橫瀾竿法?」我以為這是我和美兒之間的秘密。

「美兒已傳授了給我啦!」千千得意地說。

忽然想起美兒那個神秘的微笑。

「千千,不過你的竿身比美兒軟得多,我未習慣啊!」我有點擔心地說。

「美兒和誓不也是這樣說,他們說毒王你不要心急就行了。」千千認真地說。

「天啊,我竟然買了批奇竿!」心想,真不可思議。

今天的黑沙似受過特訓,盜餌速度極高,比起幾星期前黨大會的那批黨員更高速。

這時,只見龍哥開始熱身,運勁使出龍抓手的「雙龍取魚」!

「嗖嗖!」只見龍哥手勢奇快,一條高速黑沙上水了!

「今天的魚真難釣!」看著黑沙放在倉內,體驗到「粒粒皆辛苦」。

五時之前
五時之前

龍哥在科技大學一帶兜了一圈後,也沒有甚麼發現,於是直驅高速公路一帶。

「毒王,你試試待我的竿腰彎得三份一左右才抽竿?」千千望了我一眼說。

「好的,千千。」為甚麼總是碰著些奇竿呢?心裡仍然不明,自誓不開始,這是第三枝;不,是第四枝。

千千的竿頭捕捉了細微的魚訊,起初輕輕點了幾下,然後,再稍為大力地又點了一下。

「毒王,出招啦!」千千忽然急著說。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千千的竿腰被拉得大彎,已經超過三份一。

「悔劍勢!」這次發力,由於竿腰已彎,時差減少,力到之處頓然發揮作用!

上水,是一條好尺碼的黑沙!

「太好了,新竿終於上到魚了。」心裡好像放下心頭大石。

不過,龍哥似乎另有打算,趕著五點前出席黨大會,故此在高速公路不久留。

黨大會的海面上一向風平浪靜,雖然,海底卻是「風起雲湧」。

在這個釣點,細陳右手拿竿,左手邊不知何時開始多了副手絲。

忽然,細陳的竿大彎,上水是一條標緻的黑沙!

我們都打趣著說,細陳愛等到五時後才上魚。

這時,龍抓手又發功,只見龍哥快速地抓了兩下,上水是…

一個空鉤。

「哎,咁難釣!」龍哥嘆著說,邊說著,邊運勁,只見其雙手隱隱透出紅光,似乎要推動內勁使出高一層次的龍抓手功夫。

閃電黑沙黨
閃電黑沙黨

這刻,輪到千千大彎!

「上劍勢!」我立即把握機會,一道力旋即由竿尖傳來。

「伏伏,伏!」只見海底深處有一道銀光,不一會,黑沙黨中的閃電手被請上水了。

「千千,做得好!」我說。

「過獎了,毒王。」千千微笑著說。

「嗖嗖!」忽然,一道紅光在左邊隱隱略過,原來龍哥使出高階龍抓手,又上了一條黑沙。

奇怪地,細陳的手絲同時被搶絲;細陳也使出龍抓手,功架跟龍哥沒有兩樣!

「嗖嗖!」又一條黑沙上水。

這個時段,上黑沙和走黑沙的聲音此起彼落。

上了多條黑沙之後,開始掌握千千跟美兒性格上的分別:美兒較硬,故此黑沙吃餌的時候阻力較大,所以使用讓劍勢的時間較多。反之,千千讓黑沙吃餌時不那麼頂口,鼓勵了黑沙追擊蝦餌,引得其大口吞食。

「上劍勢!」那種忽然大彎的感覺好新鮮,又一條黑沙上水了。

回程的時候,我們一共釣了三十八條黑沙;龍哥把三條較細的放回大海。

「毒王,我們回家了嗎?」小巴在彩虹地鐵站停下時,千千問。

「前面有間漢堡包店,先喝杯毒藥吧。」毒王笑著說。

在咖啡部找到一個轉角的座位,然後把背包和冰箱卸下。

「千千,你靠在冰箱旁休息一下吧。」毒王說。

呷一口濃濃的咖啡,靜靜地享受那刻,存在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