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篇:沖繩的第二天

日期:2016-04-16,農曆三月十日,星期六
沖繩島的第二天早上

旅舍的留言冊
旅舍的留言冊

「也許是那杯咖啡吧?」心想。凌晨兩點了,還未有睡意,獨個兒在Open Kitchen坐著,看旅遊資料;忽然留意到桌子上的那本留言冊。

「…Open Kitchen環境非常溫暖…」那種生活感忽然來了,於是提筆寫了些字。

喜歡用紙筆寫字的感覺。

跟在手機輸入文字的感覺非常不一樣;手寫,隱隱帶著一種藝術性的愉悅。愉悅中彷彿見證著:「我曾經在這裡存在過。」

不記得享受了那種存在感多久才開始有睡意。只記得早上八點左右我們便驅車,大約五分鐘就到了魚市場,然後很快找到一間食店安頓下來。

魚市場一角
魚市場一角

「這個,一個!那個,一個…」毒王指著圖片說。

「這個,…」店主打個交叉手勢,表示沒有得賣。

「那個,三個,蛋,一個。」毒王指著另一張圖片說。

「這個,一個,那個,三個,蛋,一個?」店主為免出錯,重複一次確認。

「係!」毒王立即以純正的日本語回敬。

十分鐘左右,細陳的吞拿魚刺身飯,和我們三人的吞拿魚湯飯也來了;頑童那碗跟一只溫泉蛋。

「好豪的早餐啊!」毒王說。熱騰騰的鰹魚湯,讓幾片厚切的吞拿刺身立時輕輕灼熟。其上再加一小撮山葵,和著湯吃下去好暖胃。

在魚市場吃早點
在魚市場吃早點

店子不大,只有四張枱,加上吧枱可總共坐約三十人。

「細陳的吞拿魚刺身飯五百円,白Sir和我的三百八十円,頑童加了溫泉蛋五十円,所以是四百三十円。」毒王在計算著。我們四人協定,所有開支當晚結算,一天的數一天清。

三百八十円,相等於港幣28元不到。

漁市場地方清潔,乾爽。沿著攤檔一個個參觀,教人心花怒放。新鮮的魚獲讓冰塊蓋著,排列齊整。魚的顏色鮮豔。青衣,黃衣,紅杉,沙立,赤立,雙帶烏尾鮗,鰤魚,還有很多不知名的魚。

青衣和黃衣
青衣和黃衣

雙帶烏尾鮗第一次見,魚身型有點像池魚,側線上方呈黑色,下方偏紅。

「鰤」是日本字,日文「ハマチ」(讀Hamachi),即是油甘魚。

也有魚身鮮黃,打橫有四條藍線的「四線笛鯛」,

「為甚麼沖繩的魚顏色那麼漂亮?」心想。

有檔攤專賣銀色身的魚類,例如立魚,煙仔。也有檔攤把星斑斬件,用保鮮紙包裝起來,賣二千円,港幣一百四十元左右。

銀色魚的檔子
銀色魚的檔子

「那是真鯛啊!」經過其中一檔,看到有條赤立放在冰面,份外有親切感;樣子跟香港的赤立一樣,相信屬同一品種。真鯛是日本名稱,日文「マダイ」,價錢不算特別貴。

「這張海報宣傳甚麼呢?」走到市場最盡頭,看到牆上貼著一張有孩子笑臉的海報。

吞拿魚海報
吞拿魚海報

走近看,原來是宣傳吞拿魚的。

牆上開了個大窗,可以看到市場的「中央屠宰部」,專門處理海產。這個大窗似乎在告訴顧客:「我們的海產處理完全公開,你可以放心。」

我喜歡那種把清潔和不清潔完全隔離的安排。

中央魚類處理部
中央魚類處理部

我們逛了兩個小時,是時候離開了。

「先到碼頭上船的地方確認今天是否能出海好嗎?」不記得是誰的提議了。

「好主意!」

於是車子又起動了,向著我們期待的地方進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