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篇:我的9L冰箱

日期:2016-04-23,農曆三月十七日,星期六
地點:橫瀾一帶
開始時間:08:00
結束時間:17:15

今天的橫瀾
今天的橫瀾

「讓劍勢!」海底傳來一股蠻力把千千的竿腰彎出一個自然的弧形。

一條標緻的䱛又上水了。

「哎喲!」忽然,千千叫了一聲。

「噢,千千,沒事吧?」沒為意千千竿身長,勾魚餌的時候的碰到船頂的蓬。

「不要緊的,毒王。」千千說。

「卡卡卡!」海底似乎相當繁忙,南水的「䱛時代」又來臨了。

「悔劍勢!」另一條體形相若的䱛又上水。

「今天釣得真痛快!」心想;看著那個九公升的冰箱差不多半滿。

今天的白䱛
今天的白䱛

曾經擁有一個十七公升的冰箱。

「先生,你看,這個冰箱的設計有個去水掣的,扭開了方便把冰水放出,減輕重量!」漁具店的小姐如是說。

看著那個大手柄,白色的冰箱,和對於釣大魚的美好憧憬,於是買下了。

「嗨,你叫甚麼名字啊?」帶冰箱返家的第一天,便聽到小白問這位新來賓。

「甚麼名字?不知道啊。」新來賓顯得有點不解。

「小白,不如你幫忙起一個名字啦,好嗎?」其實有點擔心小白知道這冰箱的出現,是意味著今後帶他出外的機會會減少了,怕他不高興,希望這樣可拉近他們的距離。

「唔…」小白的眼睛在新來賓的身上打量了一下,然後說:「不如叫17號啦。」

「歡迎你啊,17號。」我笑著說。

出海的日子,有時累了可以靠在17號上,那是一種扎實的感覺。

有一天,忽然覺得自己贅極了,上落公車大包小包的。

「17號啊,明天我要把你交給夢人啦。」我對17號說。

「好的,毒王,你可要把我洗乾淨啊。」17號說。

「當然囉,夢人以後的大魚交給你啦。」最後一次給17號清潔,然後用膠袋包好。

於是那個星期日,在大學站匆匆落車,跑出去閘口立即把17號像接力棒般交給夢人,然後又趁車廂未關門快跑進去。

「謝謝你,夢人!再見了,17號,我們會再見面的。」我說。

然後買了一個十二公升的。

「嗨,你叫甚麼名字啊?」帶冰箱返家的第一天,再聽到小白問這位新來賓。

冰箱沒有說話,跟大多數的冰箱一樣,是一個冰箱。

用了幾個月,仍然覺得自己很贅。

每次出戰,少不了要帶背包,裡面有漁具箱,太陽鏡,防曬品等等;也少不了要帶魚竿,和冰箱。

出海一定要帶冰箱,裡面一定要有冰,尤其是跟龍哥的釣局;因為龍哥都是很盡力地找魚,而且捨不得那些魚因為沒有冰變壞。

「嘟!」過地鐵閘口的時候最覺贅,因為雙手都拿著東西。

「毒王,你真麻煩。」我的心說。

一堆小炸物
一堆小炸物

然後我終於忍不住,又浪費地換了一個九公升的。這種尺碼,仍然可以裝得下斤頭魚有餘,而且上南水的大艇,顯得輕盈得多。

「嗨,你叫甚麼名字啊?」帶冰箱返家的第一天,小白被問。

「我…我叫小白,你呢?」小白對於這種主動型的來賓,顯得有點失措。

「我叫做小滿,毒王說不需要一定爆滿,就像今天那樣已經很好了。」小滿自信地說。

打開小滿的蓋,那超過三份一箱的䱛嘩啦嘩啦地被倒了出來。

這個晚上,我們吃著那煎得金黃的小山堆,

吃著那種「放題」的感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