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篇:天竺來客

日期:2016-05-07,農曆四月初一日,星期六
地點:南丫島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毒王的三牙
毒王的三牙

「Patrick,你的橫絞是印度做的嗎?」帕撒問。

「唔,不知道啊,」我看了看型號寫著「加爾各答」的橫絞,說,「加爾各答近海嗎?」

「是啊。」帕撒眼神閃亮,談到自己國家,總特別自豪。

帕撒是合作伙伴,開發外匯系統的經驗豐富,工作上我們常一起討論系統規劃和設計等課題。

今天風浪不大,我們五人,在不省油號的船頭安頓下來,船向西行,在南丫一帶停下。

「落餌!」船家一聲下令,我們紛紛起動。

帕撒說自己出海不多,但見其行動敏捷,甚有功架。瞬間一副手絲已拋出,釣組沈到海底。

「卡卡!」忽然,海底有魚訊。

「上劍…」欲使出橫瀾竿法之際,但發覺小奧未及反應。

「啊,毒王,有魚!」忽然,小奧慢了半秒才醒覺,隨即挺腰迎戰!

海底有一道沈著的蠻力在對抗,上水,是一條標緻的黃釘。

這個時段,果頭,Tyrone在船頭右邊作戰,強哥則主攻船頭左邊,也上了不少黃釘。

帕撒起初觀察各人動靜,未有上魚。各人起了不少黃釘之後,忽見啟動一股內力由心而發,達至其右手指尖。

「是天竺伏魚法!」心想。帕撒還說出海不多,怎會這種…

「天竺伏魚法」的功架跟龍抓手不同。前者剛勁凌厲,後者剛柔並重。

「毒王,又有魚了!」同一時間,小奧熱身過後也開始進入狀態。

「上劍勢!」對付黃釘不用太過禮讓,因為黃釘攻擊性相當強,肯追逐獵物。

帕撒和我竟然同時起魚,一人一條黃釘。

「來,我們一同拍照!」帕撒開懷地笑著說。

「卡擦!」小奧第一次上鏡,卻顯得充滿自信,真教人意想不到。

當船家轉位的時候,我看著水桶內的黃釘仍生猛非常,於是試著把釣組放在水中…

「卡!」竟然有一條黃釘游過來攻擊蝦餌!平時那些養在水桶的魚已經意興闌珊,食欲不振。

中午時份,也是午餐時候。

「帕撒,這裡有麵包和一罐沙甸魚給你,青檸辣椒味的,是我吃過最好的沙甸魚!」我說。

「噢,謝謝你,Patrick!」帕撒高興地說。帕撒不吃紅肉,魚和雞沒有問題。

第一次吃沙甸魚,想起來也四十年前了。那時在鳳凰新邨的一幢唐樓居住,鄰家的孩子們常相聚玩各種集體遊戲,燒烤,慶祝節日,特別是中秋節,那是乘機玩火的日子。

我買的沙甸魚,是直身圓罐,黃色的招紙印上一隻抬頭望天,神氣的公雞。慢慢拉開蓋子,茄醬夾著清新的青檸香味隱隱透出。那些沙甸魚大約三,四吋長,密不通風地拼在一起。把它們逐條拉起時要好小心,否則魚身不受力容易斷,雖然也沒有甚麼大不了。把沙甸魚塞滿在小熱狗飽的夾縫中,可以一口一口地品嘗那種難以言傳的樸實,陽光海風中那種遙遠的兒時回憶。

「卡卡!」忽然,有魚訊,小奧見狀立即搶攻!

是一條漂亮的小飛角魚,印象中是人生中的第二條;這條比第一條細小,但顏色更美。

小飛角魚
小飛角魚

「再見了,小飛!」拍照後,交還大海。

「卡卡,卡!」又有魚訊,這次有些挑釁的意味。

「讓劍勢!」力到之處只聽到小奧的骨骼微微擺動,蓄勢待發。

海底傳來一道跟黃釘不同的力度,似乎頗有能耐。

上水,是一條半斤的三牙䱛!

不久,船另一邊的Tyrone,手上的竿開始彎得頗有看頭!

只見Tyrone處變不驚,一手手地絞回。

未幾,一條十兩的芝麻斑上水了!

「果頭,借萬能手套一用!」果頭的手套,其布料厚而柔軟,比毛巾更勝一籌,是一件奇物。

芝麻兇猛非常,不過在手套協助下,解鉤非常順利。

船家在四時多回航。我們都釣到不少魚,而「天竺伏魚法」第一次在這水域使出便上了六,七條黃釘,成績相當不錯。

「再見了,我想在附近逛逛才回家。」上岸後,我們開心地道別。帕撒這次來港住在旺角,回程有Tyrone照顧份外放心。

香港仔海傍,帶著冰箱帶著竿出海回來的不少。

「先去吃個下午茶好不好呢?」毒王在想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