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篇:七十七天

日期:2016-05-20,農曆四月十四日,星期五
地點:南丫島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毒王看手機
毒王看手機

早上的香港仔街市,已不見有冰鮮赤米蝦。

「毒王,我們上不省油號嗎?」小奧問,似乎已熟悉了這一帶。

「是的,可惜南海休漁期買赤米困難了點。」有點無奈地帶著小奧離開街市。

「上次的黃釘不是也吃沙蝦的嗎?」小奧似在自言自語。

船家直出南丫和長洲之間的一帶水域。

「叮!」忽然群組多了張相片,原來給果頭拍下了。

網上說,南海休漁期在1999年開始。最初休6月和7月,後來改為每年的5月16日12時起至8月1日,共77天。休漁期間不絕對禁止捕魚,但只准許某些較為「溫和」的捕魚方式,包括刺網、延繩釣、手釣及籠捕。

「放餌!」船家下令,手絲的手絲,拋竿的拋竿。

「伏!」輕輕一揮,小奧把釣組送到二十呎外。

「卡卡!」魚訊來了,小奧隨即發動。這小子似乎已掌握了我的釣法…

「上劍勢!」把竿一回,海底的反應告訴我中了魚。

「噢!」原來是一條小小黃釘,手板大也未到。

「再見啦!」小東西因為沒有上氣,所以很快已鑽入海底。

「卡卡,卡!」不久,又有魚訊。

「上劍勢!」小奧叫道,我竟然立即「服從命令」並且發力。

上水,是一條「勉強可以帶走」的黃釘。

毒王的黃釘
毒王的黃釘

今天的魚訊豐富,整個早上,釣到不少黃釘。

果頭早上的釣況倒一般,「大家只相隔兩米,不知何故?」心想。

下半場剛開始,果頭手上的中通竿忽然發力。

「這道力好像是中通波啊!」小奧說。

「你怎知啊?」我驚訝地問。

「那支竿跟我是同一釣具店的。那裡有老友告訴我,中通竿的最高境界是當發力使出中通波的時候。」小奧說。

中通竿這時發出幾乎聽不見的微響。只見果頭神色凝重,一手一手地上絲。

「呀,不錯啊!」是一條八吋黃釘。

不多久,果頭神色又有異;只見其左手托著竿,一道暗勁自手臂傳到竿尖。

「吱嗡…」那是中通波的聲音!

又一條八吋黃釘上水。

「為什麼你的釘總是大些的呢?」如果心理因為比較而有些失衡,那是釣魚的大忌。

整個下午,果頭收復失地,而且綽綽有餘。

「大家只相隔兩米,不知何故?」心又想。

小奧默然地看著果頭的中通竿,但那竿不發一言。

回程的時候,船家過來「巡視業務」。

「你這箱魚在市場兩百元也買不到呢!」船家笑著說。

「果頭,這樣說來你那箱起碼值三百,賺了啊!」我笑著說。

是的,我們真的賺了,賺了在休漁期的悠閒。

上了岸,我們就像那些大戶,帶著兩箱貴重的資產,走在市中心的路上。

「來,前面有個好地方,讓我們坐下檢討投資策略。」毒王指著那間橙色調子,有個呈大字人型招牌的店子,快活地笑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