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篇:盛夏,在大角咀

日期:2016-06-25,農曆五月廿一日,星期六
地點:維港一帶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00

大角咀碼頭
大角咀碼頭

「是用手機拍的嗎?真漂亮啊!」看著莊臣手機內的相片,真難相信不是「相機」拍的。那隻顏色罕有的蝴蝶,在鏡頭前安頓下來,背景因為要突出主體而朦朧了。另一張相片是一隻近鏡的黃蜂…

「這張我可不敢拍得太近啊!」莊臣笑著說。

「當然了。」想著自己同一牌子的手機為什麼拍不出這種作品。

「來看這張。」莊臣展示剛拍的作品。

「噢,好美啊,我也要拍!」我說,走近碼頭的欄邊,也拍了幾張。

早上的大角咀碼頭,人沒幾個,有一條長長的海濱長廊,對著碼頭紅紅藍藍的工程船,別有一種風貌。

「可惜這碼頭的水真臭。」看到海上滿是垃圾,讓我不其然跟沖繩的碼頭比較。

不知是否想儘快離開這潭渾水,上船後船開得特別快,涼風把三十多度高溫煎出的汗水一點點抽乾。

常聽人說維港多細鱗,也有黃腳鱲,牛廣,紅鮋,斑類等等。

「美兒,你猜今天會遇到甚麼對手?」小奧走了後第一次帶美兒出戰。

美兒竟沒有回應。

「美兒,你怎麼了?」我開始有點擔心,於是再問。

美兒完全沒有反應。

到了釣點,我們都放下釣組。

「卡卡。」海底有微弱的魚訊,上水是一條石狗。

喝了一口750毫升一瓶的水。經過上次的教訓,帶了兩瓶。

後面忽然有聲響,回頭一望,原來黑人中了一條「假三刀」,正開心地把牠放進倉內。

我常把「假三刀」跟「包公」混淆,但參考「香港海魚採購食用圖鑑」,才知道是不同類的魚。

不久,船頭左面不知名的師兄有異樣,只見他小心翼翼地把控著手絲;是時候準備撈箕了。

船尾的黑人把撈箕由後面遞給莊臣,莊臣再傳給我,我拿著撈箕到師兄旁,方發覺柄太長不就手,於是又交給師兄後座的力蘇。

「大華牌的舊款,有二十年吧?」心想,留意到師兄的冰箱。

這時,力蘇開始把撈箕對準方向,忽地一個奇快無比的手影閃過,一條兩斤多的魚被請上水了!

「美兒,你看,是細鱗啊!」我說。

師兄的細鱗
師兄的細鱗

美兒仍然沒有反應。

太陽狠狠地照著,我拿起水瓶也狠狠地灌了兩口。

海底一時又靜了下來。船家試了好幾個釣點。

「卡卡!」忽然有魚訊;上水是一條䱛,尺碼不大,顏色比南水的暗啞。

莊臣見時機成熟,於是施展「龍抓手」。不消一刻,一條標緻的沙立上水了。

海底似有異樣。

「卡卡卡,卡卡卡!」一個沈重的魚訊忽然出現了。

「上劍勢!」一抽之下,竟然感到一道前所未有的拉力在對抗!

「伏伏,伏伏伏伏伏!」天!美兒竟然大彎。

「美兒!」我一面叫著,一面使出「讓劍勢」。

「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這時,美兒已經讓無可讓了。

「啪!」心感不妙,魚絲輕了。

拉上來一看,5號炭絲作的子線被扯斷。

「唉,磅頂不應鎖得這麼緊啊!」但後悔也沒用。

一個釣局,不一定碰到大魚,碰到的話要好好把握機會。

「美兒,回程啦。」我說,真盼望美兒有回應。

下午的大角咀碼頭,人沒幾個。

我們穿過奧運站,穿過匯豐中心,沿著富貴街走,在西九龍走廊西天橋底經過一直走到博學里。

「就是這裡了!」我說,並進入一間小廚坐下。

這一刻,方覺有點累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