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篇:將軍!

日期:2016-07-16,農曆六月十三日,星期六
地點:西貢火石洲
開始時間:08:45
結束時間:18:00

安祖的兩斤級沙鱲
安祖的兩斤級沙鱲

「我們每次出海,總是碰上雨天。」安祖笑著說。

「是啊,今天難得好天。」我說,看著一片藍天,教人開懷。

根叔的艇在糧船灣海飛馳,伙頭墳一帶的海面出奇地靜。

「浪怪,我又來了,你們躲到那裡去?」我說,透過偏光鏡看到海的輪廓份外清晰。

橫洲多數是根叔的第一站,今天也不例外。

「極仙,美兒休息,今天靠你了。」把蝦勾上,然後拋出。

安祖和埃里克用手絲,也相繼拋出。

極仙是新竿,跟小美,美兒和小奧一樣,在觀塘那釣具店買的。一點五米長,用20至60號鉛(註)。除了竿頭白色部分是玻璃纖維外,竿身都是碳纖。用這個水域的水深作標準,算是偏硬了。

這時魚訊跟極仙這小伙子一樣靜。

「都冇魚咬嘅,高生我地過嗰邊囉。」過了不久,根叔第一個忍受不了,於是轉位。

極仙在橫洲
極仙在橫洲

忽然,安祖發功,以一種獨特的連環手法把絲拉上。

上水,是一條半斤裝的沙立。

「是否我的釣組有問題呢?」心想良久沒有魚訊,不如行動。

把原本鉛在上,鉤在下,中間隔著一粒太空豆的釣組,改為鉛在底的分鉤,子線八吋,距離底鉛約一呎。

「卡卡!」改了釣組後不久,魚訊來了。

「唔,是你了!」心想。

「卡卡,卡!」幾秒後,魚訊又來了。

「上劍勢!」見機不可失,於是立即抽竿。

「伏伏,伏伏!」有一種綿綿不絕的戰鬥力由海底傳來。

「武士,打個照面吧!」

上水,是一條六兩左右的沙立,威武非常。

中午過後,根叔轉戰火石洲。這裡也是他的拿手菜。

「卡,卡卡!」不久,又有魚訊。

「上劍勢!」極仙的感覺不錯,對付這類速度快的武士頗有優勢。

一條十兩的精銳武士又上水了。

在這個釣點也上了不少石狗,烏絲,還有白頸,狗棍。

埃里克也拿下了武士。

「噢!有一下好重手!」忽然,安祖叫道,嘆說走了魚。

倒是根叔厲害,過了不久又一條十二兩精銳武士上水了。

愈大的沙立,上水後愈要小心牠的牙齒,堅利非常,鰭也是硬刺得很。

未到一點,安祖的魚絲忽然畢直!

安祖這次使出連環手見有點吃力,一手一手,用拖字訣,慢慢地拉。

我立即拿出手機,這時埃里克也立即跳過去,拿起撈箕。

第七道連環使出時,對手開始現身。

「嘩!」上水的時候,大家的眼睛都放大了。

那是一條兩斤級的沙立!是將軍級啊!

「準備,一,二…卡擦!」安祖開懷地舉起大魚的歷史時刻被拍下了。

「這個季節這種尺碼的沙立真少見。」我們都驚嘆。

今天的收穫不錯
今天的收穫不錯

回程的時候,安祖安排了飯局,在鳳凰新村。

「小時候,會去慈雲山社區中心的圖書館看書,那時還可以借玩具的。」我回憶著說。

「我也是啊,說不定我們那時曾經見過面,」埃里克說,「不過兒童群益會已經不在上址了。」

那些日子,參加社區中心的象棋比賽,波子棋比賽,總之有獎品的我也很有興趣;那時的圖書館是一所讓我探索那個未知世界,與及跟其他棋藝高手相遇的神奇地方。

「將軍!」對面的小胖子把棋子挪開後,我的帥跟他的將中間沒有阻隔。

「這次還不贏你?」心想。

「噢,我不走這步。」對手說。

「舉手不回啊。」我心急了。

「跟我們去吃飯嗎?」安祖問。

「唔,不去了,有點累。」我笑著說。

至於那一局棋,仍隱隱在腦海裡,牽動著我的心靈。

(註:竿的號數多以日本鉛的號數表示其最佳鉛重,每一號代表3.75克,10號就是37.5克,即約一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