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篇:浪劍勢!

日期:2016-08-06,農曆七月初四,星期六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2:15

結束時間:18:30

鐵人的泥黃
鐵人的泥黃

「卡卡,卡卡!」今天的「一水」魚訊不錯。

「上劍勢!」當對手稍為大咬時,美兒立即發力。

「伏伏,伏!」竿尖傳來的強頑,別有一格。

「會是甚麼魚呢?」心裡暗喜,這麼早便遇到這種對手,實在太幸福了。

魚身漸現,上水是…

「是金頭鯛,黑人的至愛!」筏狂說。

這魚種源自大西洋和地中海一帶。這條約十兩,上水後仍非常強頑。

「美兒,做得好!」我說。

「卡,卡!」這時,水底又隱隱有些魚訊。

「上劍勢!」美兒自沈睡中醒來後,比以前更加精神,反應也更快。

「伏伏,伏伏!」回了幾呎絲,對手忽然發力。

「悔劍勢!」美兒變了個劍式,不給對手絲毫逃脫的機會。

上水,是一條十一兩的青斑。

十二兩青斑
十一兩青斑

這時,鐵人的森美,也彎了起來。只見鐵人回了幾手,對手仍未屈服。

「是黑沙!」美兒說。

果然,上水是一條十二兩的黑沙!

當黑沙熱潮過後,龍哥轉位。

天氣極好,艇在海面飛馳,偶而有些浪自前面湧上來,那多數是白沙灣開出的遊艇駛過而產生的。

「這個釣點,幾年前跟龍哥出海的日子曾釣上大泥黃。」我說,那是超過兩年半的事了。

這時,筏狂的竿有異樣,對手似乎不好惹。

筏狂不慌不忙地劃了一個漂亮的弧度,然後趁有虛絲的時候回絲。

「嘩,是巨狗!」我說,五,六兩的石狗可說是極品了,比石斑更好吃。

筏狂的巨狗
筏狂的巨狗

忽然,前面又一艘大遊艇高速駛過,一個浪又向我們打過來了!

「浪劍勢!」美兒和我最喜歡趁有浪的時候駛出這一式,因為這時候的魚訊似乎特別豐富…

「噢!」忽然,鐵人的竿大彎!

「要撈箕嗎?」我們都緊張起來。

只見鐵人上了幾手,忽然好像勾到石。

「入了石啊!」鐵人說,並嘗試把魚用陰力拉出。

「又出來啦!噢!」不多久,鐵人又叫起來,對手似乎並非泛泛之輩。

魚身漸現,那是…

「泥黃啊!就是這種魚了!」我們都興奮地歡呼著。

這條泥黃,接近一斤。

「卡擦!」立即拍下這個歷史時刻。

整天魚獲
整天魚獲

不久,筏狂的竿又彎了,這次是一條體形不錯的雞魚。

「今天的魚種真豐富啊!」我們都笑說,鐵三角的組合總有些看頭的。

忽然,又一個浪撲過來!

「毒王,小心!」美兒叫著。

「浪劍勢!」這次我也不敢怠慢,立即回敬;水底下出現急速魚訊。

原來是一條體形不錯的火點。

「美兒,你的反應快了啊!」我帶點驚喜地說。

「毒王,你也是啊!」美兒帶點頑皮笑著說。

週六的晚上,西貢吃飯的地方都爆滿。走了好幾間飯館,最後還是去了市中心的權記。

泥黃蒸了,別有一種清香;金頭鯛豉油煎封了,也甘美無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