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篇:勇闖蜥蜴島

日期:2016-08-12,農曆七月初十,星期五
地點:南水一帶
開始時間:09:45
結束時間:18:30

十吋長的狗棍
十吋長的狗棍

赤柱「大排」今天只有魚,用仕掛痛快地釣上了一大堆。六鉤的仕掛我嫌稍長,改成了三鉤。

「卡,卡,卡,卡,卡!」釣魚就是這樣,把仕掛放到底,慢慢拉上。你永遠不知道在那一個泳層,那種轟炸式的感覺會忽然出現。

「卡,卡,卡,卡!」又來了,這次有兩條上鉤。

「看,這釣大啊!」我說,這批魚又像大了些,平均六吋長,偶而有八吋的。

如果有金邊的就更好。

不久我們轉位;細陳的新艇是日本艇,快捷,穩定,不幾分鐘,就到了一塊大石和一個島的中間,找尋其他對手。

「拋劍勢!」把竿一揮,釣組落在不遠處。

其實船釣拋不拋也不打緊,只不過習慣了。

「噢!」忽覺輕了,拉上來一看,布線被雞泡咬斷。

「唔!」有點不高興,於是再縛釣組,再次放下。

「卡卡!」海底魚訊豐富。

「上劍勢!打個照面吧!」我說。

上水,是一條,小雞泡。

「原來是你,不要再見了!」隨手把牠拋回大海。

這裡流大,雞泡也多,於是我們把艇靠近一個無人海灘那邊。

Albert今天準備了好幾種餌,我把魷魚剪開,勾好後拋下。

「卡卡,卡卡!」忽然,傳來猛烈魚訊。

「去劍勢!」美兒立即還擊。

上水,是十吋長的狗棍!

「哈哈,用魷魚做餌真好,可以循環再用!」我笑著說,又再拋出去。

「卡卡卡,卡卡!」忽然,又傳來猛烈魚訊。

「落劍勢!」這次,美兒改變了招式,化解那種瘋狂的爆炸力。

「嘩,好大條狗棍啊!」魚上水的時候,我們不用甚麼詞語修飾;好大條就是好大條。

狗棍上水時不停搖擺。牠的口很大,牙很細但很多,而且密密麻麻的,樣子好兇。

看來我們闖進了狗棍的地盤。

同一時間,Albert和細陳也上了不少狗棍。

「好,這次試一試這塊大魷魚吧!」把魷魚頭剪開一半,勾上,再拋出。

海底似乎蘊藏殺機。

「卡卡卡卡,卡!」餓狗式的猛烈魚訊又來了,而且比上一次更強勁!

「落劍勢!」美兒大喜,挺腰還擊,不過…

「伏伏,伏!」對手上水的時候比上兩條多了分勇猛。

上水,是一條呎長,肥壯的,狗棍。

狗棍的口大,果然對大塊的餌似乎更有興趣!

不多久,整個生倉充滿大狗棍。老實說,我從來未見過這麼大,數量這麼多的狗棍。

依稀記得2012年香港仔有間出名的魚蛋粉食店結業,傳說因為主要的三種魚(門鱔,䱛,和狗棍)中的狗棍缺貨,但老闆又不想降低品質的一個商業決定。

「傳說而已。」毒王心想。

「卡卡!卡卡,卡!」又來了,一定又是…

「上劍勢!」美兒似乎習慣了招呼這種魚,這次輕鬆地捕捉了一條大狗棍。

其實這裡的狗棍想找一條細的也很難。

回程的時候,拿了十斤狗棍和魚,很豐富。

網上說,狗棍英文是Lizard Fish,又名狗母魚,一般八吋至十二吋長,最大可長至二呎,重兩公斤;繁殖期為一至五月。

「二月的時候再來,是否能碰上更大的巨蜥呢?」毒王在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