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篇:浮世八繪

日期:2016-09-30,農曆八月三十,星期五
地點:西貢
開始時間:12:15
結束時間:18:30

西營盤站的浮雕一
西營盤站的浮雕一
正街和第三街交界
正街和第三街交界

第一幅浮雕裡的正街,正在進行某種道路工程。左邊是一條扶手電梯,電梯近入口處有位婆婆拿著拐杖向右邊走。右上方某幢建築物伸出一個招牌寫著「鄧記水」。

這幅浮雕的感覺較像中環半山,近太子台的那一段。

「鄧記水是甚麼?」心想。

現代的資訊發達,搜索一下Google不難發現,浮雕裡的境象,跟正街和第三街交界非常相似。

Google中的大廈,在高街47-49號,跟浮雕上方靠左那大概六,七層高的大廈很像。

「噢,承記水電!」忽然看到相中的招牌,莫非就是浮雕裡的「鄧記水」?

這天跟內子第一次踏足西營盤地鐵站,站在浮雕前,有種說不上來的特別感覺。

西營盤浮繪二
西營盤浮繪二
德輔道西及東邊街交界
德輔道西及東邊街交界

第二幅浮雕是一條通往西港中心的電車路。西港中心的頂部是一個球體。街中有不少工人正推著桔呀,海味之類的貨品,是農曆年的景象。那些桔每一顆都飽滿,是上等貨色。右邊的大廈有招牌寫著「西營盤X光化驗」。電車站上方寫著「東邊街西行站」。

「哈,西環X光化驗。」在Google的相片,招牌名字跟浮雕看到的「西營盤X光化驗」招牌很像。

網上都說西營盤地鐵站有六幅浮雕作品,這類藝術作品英文稱為Bas-Relief。現場看到卻有八幅。

第三幅的左邊有一棵大榕樹佔著行人路的一大半。由於颱風過後,大堆被吹斷的樹枝堆積在路上正待市政的工作人員清理。有些被逼改道而行的路人表現出不滿的神色。可能是上班時間吧?路邊站著相當多的人在等候過馬路。

浮雕的右上角隱隱似暗示這裡是「梅芳街」,但梅芳街現場真有這樣的一棵擋路的大榕樹嗎?

西營盤站的浮雕四
西營盤站的浮雕四

第四幅是中秋節,婆婆背著孫女買了一個大的金魚花燈。右邊有個女子在街邊檔試鞋子。街的盡頭應是維港。左邊的大廈一樓,似是地產經紀在介紹樓盤。

「阿嬤也曾經這樣背著我去買菜。」心想。

第五幅是賣水果的婆婆,正滋味地吃著一碗麵。有位大姐剛買了個蘋果急不及待要咬它一口。婆婆除了賣水果外,也賣薑和蒜頭,生活真不容易。

西營盤站浮雕六
西營盤站浮雕六

第六幅,是一個魚檔。大叔正在把一條斤頭魚打鱗,相信是那位梳馬尾的顧客買了的吧?旁邊穿全藍色衫褲的大姐似乎對那些田雞很好奇。

「才不呢,她在想是否應該買些海蝦回家煮給家人吃。」心裡響著另一把聲音。

「龍哥有次在這個位置上了一條十三斤的泥黃呢!」龍哥的艇正停下時,我說。

那是兩天前,果頭,莊臣和我又上了龍哥的艇,因為內灣的釣況不濟,龍哥唯有駛遠一些。

忽然,果頭的竿有異樣。

「吱嗡!」一聽到這種聲音,心知是果頭的中通波在竿中激盪。

「噢!」果頭大叫,只見竿彎得更厲害。

「好大…」果頭全神貫注地迎戰,但對手似乎是非一般的級數。

「啪!」不幸的事情發生,絲竟在最後關頭斷了!

「你上次走了大魚也是在這個位。」龍哥說。龍哥擁有超強記憶,誰人在那個位置上過甚麼大魚都一一記得。

「吱嗡,吱嗡~」不知是否因為激動的緣故,中通波的響聲愈來愈大。

「來吧!」突然間,果頭的竿又大彎了,雖然跟剛才差得遠,但這個對手可是不弱的!

不久,魚上水了!原來是一條斤頭的石蚌!

「果頭每次出擊總有些好東西的。」我說。

第七幅是一間潮式燒臘茶餐廳。相信是午飯時間,燒味部還有許多未賣出的燒鵝,油雞和切雞。中間的桌子坐著一位打份入時的大嬸吧?聚精會神地看著部Macbook,不知是否在買賣股票呢?

那天除了果頭,其他人也釣不到較大的魚。我更是幾乎打龜。

「真是要檢討一下了。」上岸後,在茶餐廳吃著晚飯時,我苦笑著說。

第八幅是一間理髮小店。理髮師正為一位小妹妹修整她的長髮,不過小妹妹似乎甚不高興。門外的馬路劃上雙黃線,的士大哥正忙著向警察解釋一些甚麼,但相信也影響不了結果。

「那種說不上來的特別感覺,是甚麼感覺呢?」心想。

「下一站,是銅鑼灣。Next Station is …」由西營盤東行的地鐵車廂廣播著。

「那間理髮店,在甚麼位置呢?」毒王在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