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篇:捕捉空氣中的時間

日期:2016-10-14,農曆九月十四,星期五
地點:西貢
開始時間:12:15
結束時間:18:15

大潭上水塘水壩
大潭上水塘水壩

「噢,我忘了拿竿!」替果頭的冰箱加添了冰塊後,果頭忽然想起中通竿仍留在茶樓裡。

「那我在碼頭等你,別急。」我說。

昨天的勝記碼頭,天氣好得有點過份。

「唏,龍哥。」中午未到,龍哥已拿著生蝦和一枝機油經過。

「高生,你稍等一會。」龍哥說。

這時,果頭也匆匆地來到碼頭。

「找到竿了?」我笑著說廢話,看見果頭已經把竿拿在手。

「是啊,那張枱已經坐了其他人,不過沒有人留意到這枝竿。」果頭舒懷地說。

拔少也來到碼頭。上了龍艇後不久,我們在「一水」停下。

「這裡是沙巴的排口啊!」我說,「一水」雖然範圍不大,但隱約狹窄的排口所釣到某種魚的機會率仍是有分別的。

「嗯。」龍哥含糊地回應。

自從上次幾乎打龜之後,我決定在釣法上作出微妙的改變:把釣組抽高少許,大約一呎吧。

水底似乎很靜。

今天的成和道竟然交通擠塞,由成和道慢步到藍塘道的頂端也沒有大改善。再走上黃泥涌峽道,然後是大潭水塘道,然後看到了陽明山莊,再進入水塘區,才開始有靜的感覺。

自從週六的日子被釣局佔據了,已經沒來這裡好一段日子了。

喝一口有氣礦泉水,讓久違了的感覺慢慢滲出來。

毒王的沙巴躉
毒王的沙巴躉

「毒王,小心!」水底忽然出現一個強橫的魚訊,美兒準備出招。

「讓劍勢!」對手愈強橫,這招式顯得愈有氣度。

「伏,伏伏!」對手顯得相當不滿。

「是沙巴!」龍哥說,似乎已十分了解這種魚的特性。

「悔劍勢!」讓了兩手後,美兒變招,然後一手手地回絲。

上水,是一條近斤頭的沙巴。

「哈哈,這次輪到我一魚在手了。」心裡沾沾自喜。

「我們為西貢水域的生態而戰!」我們都笑著說。

水塘區的路有一兩段兩當斜,更要慢行,否則對膝蓋磨損甚大。走過樹蔭路之後豁然開朗,看到熟悉的大潭上水塘。

「有次在這裡釣到隻大龜,被逼要走落水塘邊幫牠解鉤。」心裡回憶著。

沿著水塘走,來到上水壩。

「是這裡了。」心想。

「釣得。」轉位後,龍哥說。

海底似乎醞釀著一些動靜。

「卡,卡。」忽然,有一個小的魚訊。

「上劍勢!」不管它了,抽了再算。

「伏,伏伏伏!」忽然,對手露出真正實力,那個小魚訊瞬間變大!

「噢!讓劍勢!」由於對手的力度飄忽,唯有短暫一讓。

回了多手之後,魚身漸現。

是一條磅頭的石蚌。

毒王的石蚌
毒王的石蚌

「呀,今天的釣法有點意思。」心想。

有時候不知為什麼不喜歡自己跌入自然的人性表現的「規律」中。

「不過這次,算了吧。」心裡有另一把聲音。

不久龍哥再轉位,去到「高速公路」附近。

這時,果頭和拔少以閃電手的速度捕獲了體形不小的火點。

忽然,又聽到那熟悉的聲音…

「吱嗡…吱嗡…」心想果頭又遇到強敵了,以致中通波的功力被逼出來。

果頭的竿果然大彎,但見中通竿在陽光下顯得剛柔並兼。

上水,是一隻兩斤多的針墨!

果頭的大針墨
果頭的大針墨

「嘩,厲害啊,果頭!釣多一隻恐怕尤長也要拜你為師。」我笑著說,「不過,這東西膽固醇極高,一個人吃怕會壞身子吧?」

「那今晚號召飯局?」果頭雀躍地說。

曾經每個星期都來這裡。

那是曾經擁有第一隻電波授時的跳字錶,全黑色身,方型,錶背寫上甚麼5000B型號的那些日子。

試過很多地方都接收失敗,卻唯獨在這個位置,總可以接收到來自遠方(是上海吧?)的微弱授時電波。

「必!」授時完畢,電子錶發出清脆的微響。

「嗯,準了。」毒王微笑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