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篇:塔門的草蜢王

日期:2016-10-22,農曆九月廿二,星期六
地點:塔門
開始時間:13:30
結束時間:16:05

塔門的草蜢王
塔門的草蜢王

「不好意思啊,根叔,因為打風明天不出海了。」昨天「海馬」來襲,雖然知道傍晚登陸,可也不敢冒這個險。

「那改日期好嗎?」根叔問。

一覺醒來,竟然陽光普照。

「上次我們去塔門釣赤鱲,我釣到的那條重三斤,朋友釣到最大的重七斤。」記得有天莊臣如是說。

把小背包掛在身上,裡面放了紙巾,戰衣,飲品,和一本電子書,在黃石碼頭等待的時候,竟有一種小學生去旅行的感覺。

高流灣碼頭
高流灣碼頭

碼頭來了一艘快艇,有一隊伍正在登艇。

「請問,是去塔門的嗎?」明知道去塔門的是街渡,但也急不及待地跑過去問。

「不,去灣仔的。」艇家說。

看看岸上的牌子,說的是塔門對面的一個島,靠著海下灣的「灣仔」。

塔門鄉公所
塔門鄉公所

在碼頭漫步,毗鄰泊著不少車,而且都乖乖地在擋風玻璃內放著這區的通行証。

「記得漁隱曾說過,黃石碼頭有地方泊車,相信是說這裡了。」心想。

停車場再過去是燒烤地點,地方大而且感覺舒服。

「噢,船來了。」

街渡把船頭頂著碼頭,尖端的位置有一條垂直的繩子,給上落的乘客借力保持平衡。

「我飛!」拉著繩子一躍而上,簡直覺得自己是武林高手了。

星期六的下午一時三十分,船上不夠二十人。

「有沒有人去高流灣啊?」船家問。

曾經在雜誌看過這名字。十五分鐘後,這個名字已經實實在在地出現在眼前了。

高流灣碼頭儘是一列列兩三層高的房子,人卻沒看到多少個。

有個小伙子在遠處跑來,上船後跟船長打招呼,似是熟客。

不多久,船在塔門停下。

「唔,右邊是漁民新村,還是先去左邊的食店看看吧。」心想。

隨便在一家食店坐下。店子不大,約可坐二十人。

蝦醬鮮魷炒飯
蝦醬鮮魷炒飯

沒有點海膽炒飯,甚麼海鮮之類的,只點了個蝦醬鮮魷炒飯,跟一杯沒有冰的凍奶茶。

看著師傅由廚房走出來,從電飯煲內盛起了兩大碗飯,入廚不久,香噴噴的炒飯出來了。

鮮魷沒有欺場,一粒粒新鮮,彈牙,夾雜蝦醬的惹味,如果冬天來更美妙。

「請問相片中的地方怎去啊?」結賬的時候,順便問一下店員,剛好店內張貼著一張像是旅遊雜誌介紹的塔門海邊的青草地照片。

「出門口走左邊,穿過廟後往左走。」店員姐姐熟練地答,

「塔門比想像中人少。」走在海傍街,只有一檔賣海產乾貨的;再往前走,另一檔賣柑桔水的。

穿過廟後的樹叢,看到警署,然後向上走。

「噢,好漂亮的海啊!」不久便看到草坡,草坡的背後是大鵬灣。

塔門海景
塔門海景

沿著草坡向下走,有人架起了一個帳幕,打算晚上在這裡過夜吧。

遠處的海浪打在石灘上,喜歡看海的可以呆望很久。

但我繼續前行。

走了不久,看到一個小孩蹲著,在研究甚麼似的。

「好大隻草蜢啊!」眼前是一隻四吋長的草蜢,青綠色的,一動也不動。

把手機慢慢放在牠旁邊。

小學的時候,學校附近有一小公園。那裡有許多草蜢,讓我們放學等保姆車時打發時間。

「快來,這邊好多啊!」我們都愛把捉到的獵物放進紙皮袋。

曾幾何時,可以毫無顧慮地徒手捕捉這種小昆蟲。歲月顯然玩了個小把戲,把這份「勇氣」磨鈍了。

「卡擦!」一幅超近照給拍下來。

漁民新村的小碼頭
漁民新村的小碼頭

再往前走,是漁民新村,那是上碼頭時向右邊走的方向。

經過一個大籃球場,場邊有兩個大的紗網籠子,裡面是…

「這條似是鱸魚吧?釣上來的時候可有八斤?」心想,籠內的是曬著的咸魚。

走著走著,又來到碼頭了。

街渡船頭的繩子
街渡船頭的繩子

「下星期六如何?」我說。

「好吧。下星期六。」根叔說。

回程的時候,船艙內靠左的一排椅子最涼快。

「我飛!」再次踏上黃石碼頭的時候,心靈已走了一圈。

舒暢極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