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篇:東龍走一圈

日期:2016-11-19,農曆十月二十,星期六
地點:東龍洲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6:00

鹿頸灣
鹿頸灣

「毒王你打算幾點鐘去東龍島?」何西問。

「或者九點鐘。」我說。

「釣魚嗎?」何西問。

「我在想,我從來未試過環繞東龍島走一圈,所以明天好想試一試。也許會帶支手竿,但志不在釣魚;而且也想回味,假日士多那碗麵的味道。」我說。

「明天我跟你去。」何西說。

東龍島有兩個碼頭,南堂碼頭又稱「舊碼頭」,佛堂門碼頭又稱「新碼頭」。何西上了三家村九點開的船,而我則上了西灣河九點開的船。

「嗨,何西。」船到了舊碼頭,何西已在等候。

來過幾次東龍島。有一次向左行到了新碼頭,假日士多,營地和炮台那邊;另一次向右行看到了石刻,然後到鹿頸灣走了一轉再由原路返碼頭。

「有沒有路可以環島走一圈呢?」心想;竟有一種走它一圈的情意結。

經過石刻梯級入口前的大平台,我們腑覽沿岸的魚排。

雞魚氹
雞魚氹

然後向著鹿頸灣方向走,到了一列向下的長石級。石級的盡頭貼近鹿頸灣出現分岔路,一條上山,一條走向海灣。我以為鹿頸灣盡頭有個導航站那裡有環島路徑,所以選了後者。

「好壯觀啊!」何西讚嘆著左邊雞魚氹的驚濤駭浪,而不是右邊那個寬闊的鹿頸灣。

再向前走,到了被鐵絲網圍著的「南堂尾導航站」,我們沿著鐵絲網走,忽然見到一群好像是小畫眉吧,在樹叢中飛出來,然後我們發現向下的石級。

「噢!是一個隱蔽碼頭,就在這試釣一會吧?」我興奮地說。

何西開竿試釣,我則懶洋洋地東拍拍,西拍拍。忽然有一艘船駛來。

船上來了兩位工作人員,身上穿上一間水利電力公司名字的制服。

「沙~」其中一位用強力水槍清洗碼頭的石級。大約十五分鐘,另一個在拍照,似在證明工作完成。

不久,我們回頭走,到了剛才石級盡頭上山的路。

我們一路走,一路閒談;不一會,何西拿出傘子擋太陽。

「幸好我也有。」打著傘子行山,還是頭一趟。

東龍洲導航站
東龍洲導航站

好不容易走到山頂,原來是另一個導航站,名叫「東龍洲導航站」。

「原來東龍島有兩個導航站!網上的資訊許多都沒有說明這一點。」真是有點讀萬卷書不如甚麼甚麼之感。

沿著「東龍洲導航站」的鐵絲網走,找到了往另一邊下山的路。

「小心啊,何西。」這條路不好走,要手腳並用,有時要靠路旁的樹枝借力。

「放心吧。」何西說。

東龍洲導航站的鐵絲網
東龍洲導航站的鐵絲網

真是一條山路。有時要坐在一塊石頭才能安然踏上下一塊,有時要試試腳下的石塊是否靠譜。

大約走了大半小時吧,眼前出前分岔路。

「不如向左吧,這裡有條樹枝掛著個水樽。」我說;不知是那位行山高人放的。

又走了半小時,出現流水和一個儲水池,然後又見到石級!

「噢!走石級路好寫意啊!」我說,走在石級的感覺踏實多了。

「是啊!」何西說。

下山的路
下山的路

「何西,我認為一個人如果碰上某種人生經歷,有種生命是撿回來的感覺,那麼他應該可以把平時認為煩惱的小事拋諸腦後吧!」我說,好像忽然有種感悟,或者肺部很久沒有這樣運動了,呼吸特別暢順,生命感也特別強。

「是啊!你知道嗎?我有次在魚排…」然後何西說著他驚險的故事。

然後,我們看到一個箭頭指著我們寫上「只往儲水池」的路標,假日士多就在面前出現了。

喝了罐不記得多少年也未嘗過的沙士,然後再喝何西在士多買的羅漢果茶。

「味道很清啊!」我說。

「是啊,應該加了甘草。」何西說。

魚片公仔麵
魚片公仔麵

我點了魚片公仔麵,吃著的時候,何西到碼頭視察環境。

「碼頭情況如何?」何西回來時,我問。

「有人釣到條兩斤紅魚!」何西說。

「當真?我們去看看吧!」我興奮地說,拿起手竿和背包就走。

碼頭已有五,六位釣手在作戰。

「就是這位師兄了。」何西指著其中一位師兄。

我走近前看。

「那不是漁隱嗎?」忽然眼前一亮,於是故意走得好近,頑皮地說;「唏!黃生!」

漁隱回過頭來,有點詫異,但隨即興奮地指著他吊在海邊的魚籠說:「我給你看看!」

「噢!好厲害啊!」我走近一看,真是一條大紅魚。

於是何西和我都開竿,而漁隱知道我第一次用手竿,還特意幫我縛好釣組。

「特,特!」手竿的魚訊跟船竿又是不同。

忽然,手竿大彎。

毒王的石剎婆
毒王的石剎婆

「噢!」手竿本身柔軟,「橫瀾竿法」這套船釣的竿法全不管用。

我笨拙地一抽,一條漂亮的石剎婆上水了!

「哇!」不知為什麼,釣上這條小魚的快樂感覺不亞於在船上釣到一條斤頭魚。

上一次來東龍島是何時,不很記得清楚。

只知道,每次來這裡,都是豐豐富富的。

 

Leave a Reply